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審訊】憶述佔中參與 梁天琦:1130 龍和道目撃同學被警追打 「我還可做什麼?」

2018/4/17 — 14:19

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一案今日於高等法院續審,第一被告梁天琦今早出庭作供,在辯方提問下談及自己升上大學後的政治參與,包括佔中及加入本民前的經過。

梁天琦提到,928 時曾目撃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他認為那是定義香港怎樣「普選」的很關鍵時刻,因此繼續參與,「如果我就咁走,就會就咁完。」梁天琦指自己亦有參與1130 學聯包圍政總的行動,並在前線目撃身邊同學什麼都沒做,卻被速龍小隊追著用警棍打,頭破血流,甚至被警察罵是「垃圾」,「渣滓」,感到非常深刻。

廣告

還柙將近三個月的梁天琦,今早身穿深藍色西裝,在辯方提問下,開始作供,期間談及自己 2011 至 2016 年的政治參與。他表示,自己於 2011 年考入港大文學院,主修哲學,副修政治,讀最多的是政治哲學。他形容,經常在遊行集會聽到口號「權力歸於人民」,但現實中權利卻歸於政府,由於理想和現實之間有很大鴻溝,他希望找到堅實的理論去理解,亦因此讀到許多社會契約的學科。

香港社會契約為《聯合聲明》、《基本法》

廣告

梁天琦形容,從社會契約論學到,政府是為了保障人民的福祉而成立,因為人將自己的權力交給政府,政府才成為合理使用暴力的唯一機構。辯方問到香港的契約是什麼,梁天琦答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保障香港 50 年不變,以一國兩制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終實現普及和平等的普選。他指,自己當時覺得這非常重要,因為他眼中很多社會問題,貧富、樓價、工時,都需要一個重視人民的政府才能得到解決,亦因此他一直注視普選落實的情況。

梁天琦表示,2014 年夏天人大設定 831 框架,令他覺得政府不打算遵守承諾,因此他參與九月的學聯罷課,926 他留守在公民廣場外,928 則在夏愨道留守。他指之後雨傘運動 79 天,很多日都有去。

他形容,928 當日看到防暴警察放催淚彈 ,甚至有消息指會開槍,但由於認定當時是定義香港有什麼普選的關鍵時刻,因此留守,「當時覺得如果我咁走,就會就咁完。」

加入本民前 冀令更多人認識訴求

被問到佔領期間特別深刻的經歷,梁天琦提及 1130 學聯號召包圍政總部的行動。他供稱,當晚走在前線參與,身邊的人什麼都沒做,只是用言語表達不滿,警察就突然舉紅旗,幾十個速龍小隊成員,追著示威者用警棍打,梁天琦指看到同學被警察拘捕,亦有人被打到頭破血流,又或被按坐在地上,被警察罵「垃圾」,「渣滓」,他形容經歷非常深刻。

梁天琦指,雨傘運動告終,當時什麼都沒改變。因此他再次反思,為了令香港變成民主社會,「我還能做什麼?」

在辯方律師問及下,梁天琦又談及加入本土民主前線的經過。他作供指,本民前其中一個發起人李東昇,是他中一就認識的同學,及後少聯絡,至佔領期間,重遇對方才知道對方亦參與社運。他指,2015 年在李的介紹下認識了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但當時仍未正式加入本民前。

至 2015 年七一,本民前成員邀請梁天琦一起參與遊行,遊行後再相邀加入組織。梁天琦作供指,本民前核心價值有「本土」及「民主」,前者指向本土文化、香港人獨有的身份認同,後者則是對民主政制的爭取。他稱,由於當時社會對本民前這個未算主流的政治組織,有很多負面標籤,他期望自己加入有能力將其訴求帶給更多人認識;梁又指,本民前成員對社會現狀很不滿,但他們是想香港變得更加好,稱加入為大家發聲,是一件重要的事。

梁天琦稱,其後成為本民前的發言人,負責接受傳媒訪問,出席不同論壇,做網台節目,拜會不同學者等;並於 2016 年 1 月初,宣布參與同年的 228 新東補選。他形容,之所以參選,因立法會是主流政治平台,可提供量化指標,看到本土主義有多少人支持,又可與其他候選人公開辯論,同時他期望鼓勵更多年輕人參與政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