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動罪案 小販管理隊主任:有人推滾油小販車,圖撞同事

2018/2/23 — 18:19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夜晚的流動小販,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旺角騷亂夜晚的流動小販,圖片來源:朝雲 攝

2016年年初一發生的旺角騷亂,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名被告被控暴動、煽惑暴動、非法集結等罪名,高等法院今日下午繼續審理案件。控方於下午再傳召兩名名食物環境衛生署職員作供。

第二名控方證人張文毅(音),於2016年時的職位為署任首席小販管理主任,2016年2月8日當晚便裝在旺角當值。張指,在2016年2月8日當晚大約9時40分左右,他在旺角雅蘭中心、莎莎化妝店對出一帶巡查,他看見有幾個穿著藍色、背面寫有「本土民主前線」外套的蒙面男子,「傍住」幾輛小販車推向小販管理隊人員方向。張稱,當時其中一名車上裝有滾油的小販,看見他們穿著制服,就有意圖地撞向他們:「動作就係推來推去,維持20秒鐘左右。」張又透露,該名小販其後已經被警察拘捕。

廣告

控方於庭上播放一段小販管理隊人員拍攝片段,顯示一名推著裝有滾油的車的小販向鏡頭方向移動,並叫「走鬼啊!走鬼啊!」張解釋,企圖撞向他們的就是這名小販。

張又稱,當時他看見在砵蘭街、奶路臣街一帶聚集了幾百人,非常嘈雜。張稱,他其後於大約晚上9時45分左右收到一名同事的電話,稱他在莎莎對出被人衝撞,食環署職員的帽子被搶走,左手受傷,因此他就打了第一次的999報警,要求警方將該名同事送院。張續稱,在大約十分鐘後,他就接到上司指令,要求小販管理隊人人員在旺角港鐵E1出口集合,如果遇到緊急情況就撤退。張稱,後來他繼續留在現場觀察,見情況越來越混亂,就打了第二次999報警。張其後在辯方盤問下亦透露,當時他的上司亦曾頒布行動指令,指如果當晚有事情發生,可以打電話去旺角警署求助。

廣告

張在控方盤問下表示,當晚小販管理對人員並沒有採取過任何口頭警告、票控、驅散或拘捕行動。

小販管理主任:唔可以話可擺賣至凌晨,因不合法

張在辯方大律師蔡維邦盤問下表示,在2016年年初一當晚,小販管理隊因為人手不足,在請示上司指令後,原定將驅散行動押後至2月9日凌晨3、4時,等待人流減少後才進行。蔡維邦問,這是否代表小販可以於當晚擺賣至凌晨3至4點,張表示:「唔可以話係可以,因為係唔合法嘅。」

首名作供證人、旺角區小販管理事務的食物環境衛生署高級衛生督察賴友裕(音),今早曾稱基於人手和資源問題,一向他們有關農曆新年期間的指令,都是維持主要道路暢順,不要讓小販阻塞。當控方問是否採取容忍態度,他說,「可以咁講」。說法與張文毅有異。

辯方大律師姚本成盤問張時問,是否知道當晚在場的群眾和食環署人員之間在「拗撬」什麼,張顯得稍微激動,拍了一下掌心,道:「我諗就唔係拗撬啦,喺我嘅立場,我哋係俾人推撞!」 姚又問張,是否有在法庭上播放的片段中聽到有人說:「搞錯,年初一都唔俾人搵食」,張則表示沒有這個記憶。姚繼續問,是否有留意到片段中小販管理隊人員和該名小販互相推撞,張則肯定地表示,只是該名小販推撞小販管理隊人員,「我同事無掂過嗰部車。」

第三名控方證人,助理小販管理主任陳卓彬(音)則供稱,他當晚大約8時半左右身穿便服在砵蘭街、山東街巡查,並於大約9時左右看見有約15檔小販在「觀奇洋服」後巷擺賣。陳指,在大約9時40分左右,有大約4-5名本民前成員帶同10多名穿便裝的人士進入後巷,他們再出來的時候就看見有5-6名小販尾隨他們將小販車推往砵蘭街、奶路臣街方向。陳又指,當時聽到有人大叫了兩、三次「行喇,推出嚟喇」,他於是就用手機將事情通知上司及同事。陳又指,當時他在砵蘭街朗豪坊對出,看見有大約100-200人聚集,不少人用粗言指罵食環署人員及著他們離開。

第三名證人未完成作供,法庭將案件押後至下週一下午二時半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