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搵葉劉做政務司長,有冇得諗?

2017/3/4 — 14:05

曾俊華、葉劉淑儀

曾俊華、葉劉淑儀

醉臥沙場君莫笑,浪子回頭金不換。經過77日的選戰,葉劉終於光明磊落地戰死沙場。這次宣佈,沒有哽咽,沒有落淚,只是將滿腔辛酸,埋藏在一堆冷冰冰的數字裡面。但這場選戰給她的覺悟,只怕比當年23條一役還要深刻。

想當年,葉劉只是中共的爛頭卒,問責下台就如黑社會「交人」一樣,願意忍受一時屈辱乃是要換取日後更高的權位。事實上,她自2006年重返政壇,其後參選、組黨亦得到中聯辦大力支持。2003年的挫敗,可能壓滅了她的氣焰、磨平了她的麟角,但她對這個制度的信念,卻依然堅定不移,而民主派市民對她的憎厭,亦無絲毫退減。

相較之下,這次特首選舉才是她真正的政途轉捩點。選戰之初,葉劉是繼梁振英之後最受乞人憎的潛在候選人,「不投葉劉」就是部份民主派選委在ABC以外的首要政綱。其後梁振英棄選,林鄭露出真面貌,加上中央全力支持,令林鄭毫無縣念地繼承了人民公敵的地位。反觀葉劉,雖然一直未能洗脫葡萄之名,但市民對她的態度已漸漸由「討厭 + 恥笑」,變成「純粹恥笑」,而近日更有變成「憐憫+ 恥笑」的趨勢。

廣告

淺藍聯盟 互補不足

這些發展,令葉劉在香港政壇的地位變得更加獨特。在中央眼中,她雖然不是特首的最佳人選,對北京的忠誠卻是毋庸置疑;但在市民眼中,她卻由enemy變成了enemy of the enemy,由建制猛將變成了遭中央遺棄的underdog。驟眼看來,這兩個形象似乎互相矛盾,但實際上卻和曾俊華現在的路線不謀而合,一方面希望取信中央,另一方面亦不忘討好市民──實際施政反屬其次,最重要是在選戰期間,對不同人發出不同訊號,令各方都覺得其可以信賴。葉劉在退選後表明會重新定位,「冇咁建制」,明顯就是希望進一步向中間靠攏。

廣告

曾俊華和葉劉,正正能在這條路線上互補不足。曾俊華因獲民意支持,多月來被左派媒體不停砲擊,但在政制、中港關係等議題上始終謹言慎行,未至於真的被打成反對派。如果將香港的政治光譜以黃藍劃分,他大概是在淺藍貼近淺黃的最邊緣。葉劉雖然不受年青人歡迎,但實際上在中產階層卻有穩固民意支持,加上近日形象稍為改善,在光譜上可說正是自深藍步入淺藍。如果兩人拍住上,未必不能建立一個既獲中央信任,又有一定社會認受性的政府。

如此說來,曾俊華能否以政務司司長之位拉攏葉劉?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談麥齊光拍片支持曾俊華,指曾俊華有能力利用民意支持,扭轉社會對一些建制中人的印象。雖然葉劉形象比麥齊光差上百倍,但如果他能夠盡地一搏,吸納葉劉加入管治團隊,可能有機會扭轉劣勢,為這場選戰帶來決定性的影響。

曾葉聯手 斷臂明志

曾葉聯手,最明顯的效果當然是吸納新民黨20餘張選委票。但現時曾俊華的選情嚴峻非常,就算全數取得民主派326票,加上商界35名公開提名他的選委,仍要200多票暗票才能當選。若非林鄭爆出甚麼僭建、婚外情等驚天大醜聞,局勢似乎已是無法扭轉(買廁紙、助長行乞等只能算是「出醜」而非「醜聞」,是建制派早就習慣的事,不會影響選情)。因此拉攏葉劉,不可能只是為了那幾張選票,反而是要斷臂明志,自行套上枷鎖,向中央展示忠誠,以求絕處逢生,殺出一條血路。

所謂斷臂明志,就是犧牲部分民意,自動自覺將中聯辦的心腹放在身邊。中央不信任曾俊華,是覺得他不夠強硬,如果由葉劉這等悍將出任政務司司長,兩人一軟一硬,未嘗不能減輕中央的疑慮。事實上,假若曾俊華真能當選,中央亦必定會找兩個能制衡他的人出掌政務司和財政司。當年董建華配陳方安生、梁振英搭曾俊華,就是中國特色checks and balances的最佳例子。這些掣肘既然早晚要來,不如先自行設限,藉此爭取中央信任。

另一方面,雖然民意必然會反彈,曾俊華卻可善用近月的形勢將負面影響減至最低。一方面,葉劉現時對政改、23條等立場已經放軟口氣,加入曾俊華團隊後大可塑造一個痛改前非、從善如流的開明建制形象。另一方面,在面對市民時,曾俊華亦可將此著包裝成葉劉棄暗投明、兩人聯手對抗中央欽點的舉動。簡單來說,就是要用將一個聯盟用兩種方法呈現出來,在中央看來是自己向葉劉靠攏,對市民則是葉劉順應民意支持自己。

落花有意,葉子無情?

此著對曾俊華有益,但葉劉又能從中得到甚麼好處?不論是市民口中的葡萄,還是她自己所說服務社會的心志,葉劉對權力的欲望已是路人皆知。從今次中央的態度看來,她的特首夢恐怕已是終身無望。雖然中聯辦可能會給她一個安慰獎,讓她接替梁君彥出任立法會主席,但在香港的制度下,立法會主席始終沒有甚麼實權。擔任政務司司長,也可算是更上層樓,達到從政生涯的最高峰。

而且,在曾俊華麾下當政務司司長,雖無特首之名,亦有半個特首之實。要知曾俊華被中央猜疑,假若當選,葉劉就會是中央在港的最高代理人,在牽涉到北京利益的事情上,實權可能比曾俊華更大。另一方面,她多年來幫助起機的政助、AO、區議員不計其數,在政界中人脈甚廣,擔任政務司司長亦不愁駕馭不了公務員團隊,甚至可以令新民黨變成de facto的執政黨(即使她屆時應已退黨),實踐她的政治理想。

和曾俊華聯手對抗中央欽點的候選人,似乎於中聯辦的顏面大大有損,但葉劉的忠誠乃是有往績可尋,今次選舉雖然偶爾表露不滿,但對中央仍是十分客氣。如果中聯辦對她有足夠信任,甚至可以容許她食兩家茶禮。曾俊華勝出則當政務司司長,林鄭勝出則當立法會主席,不論結果如何,都無損她和中央的關係。對中聯辦來說,亦可當是買個保險。假若曾俊華真的能撬走林鄭200多票,到時再來談判,曾俊華必佔上風。倒不如兩邊落注,及早鋪好後路,以免到時被殺個措手不及。

她最大的顧慮,可能只是自己的心理障礙。要知曾俊華曾是她的下屬,她未必願意就此屈居其下。然而,公務員體系雖然講究年資,但當官至高位,其從屬關係就不是那麼明顯,而地位逆轉亦非罕見之事。縱然會被網民抽水,亦無損其尊嚴。

結語

因此,曾俊華要突破困局,不妨考慮邀請葉劉出任政務司司長。站在葉劉的立場,和曾俊華聯手亦是百利而無一害。對於支持曾俊華的市民來說,固然未必是最佳結果,但若非如此,曾俊華似乎已無力扭轉中央的心意。畢竟在這場特首委任戰裡,再高的民望也只是浮雲,犧牲一點民望換取中央鬆綁,未嘗不是明智之舉。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