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俊華 彭寶琴 黃傘婆婆

2018/6/12 — 11:39

彭寶琴、黃婆婆、曾俊華

彭寶琴、黃婆婆、曾俊華

今天的判刑很重是一件令人十分難過的事,而同樣 disturbing 的是法官彭寶琴在判刑時所說的每一句話,那種恐怖的論述,令你明白這個社會已經淪陷到什麼地步。法庭法官赤裸裸的執行他們的政治任務還要大條道理,說這些年青人窮凶極惡,受到重判是咎由自取,blah blah blah。

她說你的學歷/年齡/家庭狀況/政治背景/理念/價值/動機/社會制度的不公/警察的挑釁,一切的前因後果都不能成為求情和減低刑罰的理由,因為「在法律面前只有守法和違法的人」。她代表的法治理念幾咁狹窄,還要大義凜然,現場的人都為之側目,大家的心都向下沉,知道大鑊。

彭寶琴這一種言論令我不能不想起星期六 Project Citizen Forum 曾俊華說的一套,兩者不謀而合,都是關於要保護制度,即使這是一個不合理的制度。曾俊華說:「議會就是紳士和淑女辯論的地方」,現在搞到「冇規冇矩」,令香港失去了昔日的 decency,他的一句「在文明與反文明之間沒有退讓的餘地」,繞樑三日。他說立法會議員就要尊重議事規則/制度/程序和傳統,幾大方得體呀!好多人都好受曾俊華呢套,加上佢還識得搞個爛 gag,笑吓何君堯,又笑啲議員淨係識玩「mud wrestling」……然後大家叫呢啲做英式幽默,覺得佢好 gentleman,完全不覺得這個說法好有問題,一直令我很氣憤。

廣告

很多人以為有權力的人出來講兩句,重伸一切的前因後果都不重要,只要守規矩。沒有不守規矩的 justifications 係 justifiable,幾咁清晰呀。如果他笑何君堯 pre-school,他的程度也只是小學鷄。如果我們對事物的判決只能像彭寶琴 and friends 那種法律裁決二分法,只是把一套偏頗和狹隘的管治理念用高姿態說出來,扮哂到大義凜然,就係保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真的是層次很低呀,我想話。

曾先生和彭寶琴一様,字字鏗鏘,同様令人誤以為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就是加此「直過間尺」先至係身份的象徵。希望市民不會受這種邏輯荼毒,以為伸張正義就真係咁簡單,以為警察真的是無能力抵抗襲擊的 victims,以為他們跌落地就會 1% 永久傷殘,以為警察開槍是合理的,我們怎能忘記了先前社會上發生過的所有事情,是怎樣不公平,才會有年初一的事件。

廣告

我好怕以後所有不守規矩的抗爭者就是這樣被我們打落十八層地獄。我認識很多有識之士都會認為這些說法可以教好年輕人,他們越講越大聲,誰不知在同學心目中,在他們雪亮的眼中,這些有識之士是多麼令人嘔電,只不過時勢已經不容許我們大叫。

黃傘婆婆在聽完判刑之後,大聲嚎哭,用高八度的聲音大叫「政治檢控可恥」,很多人上前安慰她,叫她冷靜下來,法庭不可以這樣呀。她說:「我不怕,就判我終身監禁吧。」呢條女真的是與眾不同。

今晚跳番芭蕾舞,但我的心越來越覺得,時代那麼壞,我好似更加適合跳現代舞。我希望自己有勇氣和黃傘婆婆一齊跳番一 part 挺身而出呢!

(原文題為【「在法律面前,只有守法和違法的人」and 「在文明與反文明之間沒有退讓的餘地」】,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