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鈺成拉布的那些年與《桂河橋》

2017/12/14 — 22:24

2017年12月7日,立法會外反對修改議事規則集會。

2017年12月7日,立法會外反對修改議事規則集會。

那些年說的是1999年12月,當時立法會恢復《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又稱為「殺局」條例草案)二讀辯論,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以以下一番言論,成功運用拉布策略, 令「殺局」條例草案二讀獲得通過:「本會的同事,也許除了涂漌申議員外,像我這個年紀的,大概都會看過一齣名為《桂河橋》的電影。該齣電影有數個場面是令人印象難忘的。其中一場是關於一個英國軍官,不知大家是否仍記得,當他知道要他負責炸毀那度橋時,他便想到那度橋是他的同事經過流血、犧牲和長時間而建成的,只是在建成後,被日軍佔用了,所以現在他奉命炸毀那度橋。他經過一番掙扎後,到了最後,也不願意炸毀那度橋。可是,後來這名軍官中彈身亡時,他的身體卻壓在引爆器之上,諷刺的地方便在這裏了。」

(1999年12月1日立法會會議紀錄)

相信大家未必會有曾鈺成和涂漌申議員的年紀,未必認識《桂河橋》這部電影,所以先在這裏簡介一下(利申:我也是剛剛才看) 。《桂河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在1957年發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等七項大獎,劇情是講述1943年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軍上校Nicholson和部下被日軍俘虜,負責修建連接曼谷和仰光的鐵路大橋。同為戰俘的美國軍官Shears向 Nicholson提議逃亡計劃,但Nicholson表示上頭落了指令要他們投降,逃走是嚴重蔑視軍令,所以拒絕了。Nicholson是堅守原則的英國紳士,對於日軍大佐齊藤粗暴對待戰俘,拿出了《日內瓦公約》國際人道法來跟齊藤議論,結果激怒了齊藤。修穚任務就像高鐵工程,不得民心, 監管不效,工人怠工,完工日期一拖再拖(但電影並沒有交代有沒有嚴重超支,以及泰緬兩國有否一地兩檢的問題)。齊藤最終因為死線將至(不是聖誕節),只好妥協特赦Nicholson,讓他們不用再做苦力,但要求Nicholson指揮部下,確保大橋在限期前修好,讓日軍「高鐵」如期通車。

廣告

另一邊廂,美國軍官Shears成功逃脫,但在返美期間遭英軍徵用,行動目標是炸毀桂河橋。行動期間,他們發現桂河橋被修造得十分精良,顯示了在Nicholson領導下英軍的質素。Shears等人已成功在大橋底下裝好炸藥,準備當日軍火車經過時就炸毀大橋。Nicholson得知消息後大為震驚,出盡辦法阻止以保護自己的心血。如曾主席所言,諷刺的是最後Nicholson被殺,並且錯手炸毀了桂河橋。

18年後的今天,重溫這個故事,充滿寓意。不知道曾主席還會不會覺得諷刺呢?還是覺得自己功得圓滿?基本法、三權分立、立法會等制度都是香港的桂河橋,香港議會的議事規則保有英國議會的優良傳統,環環相扣,權力互相制衡,可是在回歸後,近年香港日益赤化,大家曾用血汗努力建成的桂河橋不知道能否保得住。不過相信沒有人希望自己與Nicholson同一命運,不但性命不保,更事與願違,弄巧反拙,摧毀了桂河橋。

廣告

昨日,葉劉淑儀議員在調查領展的時候鶴立雞群,今日又是建制派少有有發言的議員,不禁為她拍掌,由衷欣賞葉太的勇氣和獨立性,幾經民主選舉的洗禮,果然是不同凡響 。希望葉太這次能力挽狂瀾,汲取去年醫委會的教訓,帶頭請廖長江議員收回一籃子修訂,與非建制派議員好好溝通,把沒有爭議和有爭議的修訂分開提出,不要再浪費雙方的時間與消耗市民對議會的期望了。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建制派坦言修例並不能根本性地杜絕拉布,那麼CHUR盡加急開會的意義在哪裹? 作為普通市民,看在眼內,只覺立法會愈加無稽「小學雞」。心水清的市民都知道,拉布的起因是政制不公,立會權力不公不均,無法真實代表民意,制衡政府。在政制還未能妥善改革時,議會要重拾秩序,關鍵不是修改議事規則,而是每位議員對立法會議員身份的自我尊重,以及各黨派間的互相信任。以曾主席與葉太的議政經驗和人生閱歷,應該不會毫不覺得這次的部分修訂、補選前連日加開會議、十五分鐘發言時限等手段是過猶不及,招人話柄和勝之不武吧?可以的話,好好勸一下始作俑者臨崖勒馬,看建制派的議員,雖然很多都沒有發言,但都累了。

以同理心換位思考,不難理解雙方的立場,但維護少數派的利益和權力是多數派應有的風度,恃著形勢比人強乘人之危實在道理有虧。而且在DQ事件上,曾主席也發表過「先等法院作出裁決,否則主席就是越權」的言論,為何這一次的議規修訂,在同樣有可能違憲和司法覆核等不明朗因素下卻不先等法院裁決,這不是自打嘴巴嗎?

做人天真一點其實是在讓步,是因為仍存一絲寄望。一念之差,若把這丁點信任都撕破,令社會進一步撕裂沉淪的責任誰負得起?梁振英曲線鼓吹港獨的方法已不合時宜,聲稱要修補撕裂的林鄭月娥不會笨到重蹈覆轍吧。

容我把曾主席十八年前的發言稍作修改為此文作結,括號為有修改部份。「既然這是一個重大的問題,大家(有可能)把它視作憲制上的改變,最少是(議事規則)的重大改變,我們是否應該讓本會同事和公眾有機會清楚知道,有過甚麼爭議,希望有甚麼改進(…如果非建制派在這個階段不阻止表決)的話,這頁辯論便會立即終止,我們(以多年建造的桂河橋,便會遭受破壞)。」建制派應收回廖長江提出的一籃子議事規則修訂,顯示出作為多數派的善意和風度,並支持其他合情理的修訂,帶領立法會重回正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