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鈺成 — 獨留碧血祭軒轅

2016/8/26 — 10:59

曾鈺成

曾鈺成

今日曽鈺成在報紙專欄上寫到當他宣佈可能參選特首之後,有各方好友對他的言論有所意見,支持反對各有。到了最後,曽鈺成提及有一名港大師兄寫了幾封電郵給他,希望他想起回想大學裏的崢嶸歲月,問他年輕時的銳氣於今何在。他於專欄直認自己深思了半天,然後決定改了一改之前曾引用過的一首詩回贈師兄:「靈台遲暮逃神矢,風雨如磐闇故園。寄意寒星荃不察,獨留碧血祭軒轅。」

他將第一句中的「無計」改爲「遲暮」,原本此句説的是當年魯迅回國後被迫接受傳統禮教下的訂婚,所以有了靈臺(意即心)無辦法逃離愛神射出的箭這一句。現在曾鈺成將其改作遲暮,一來指出自己已經一把年紀,二來指出自己已經本可以已年紀大逃離欽點,遠離凡塵事務,但是當我們看一看下一句,轉折就來了。「風雨如磐闇故園」指的是政治上的風風雨雨,在魯迅寫作的當下,他指控的是封建制度以及殖民者的束縛和壓迫。置放至現今,曾鈺成想説的應是雖則自己已屆黃昏遲暮、可以逍遙度日,但是鑒于時局灰暗、制度腐朽,也許他應該要出山。

而第三句則話鋒一轉,寄意寒星,意即將希望寄托給黑暗夜空中那顆閃閃發亮的星星,而這顆星星也許我們要面向北方才能看到。「荃不察」出自《離騷》中荃不察余之衷情兮,反信讒而齋怒這句話,指的是君王。其實整個第三句合起來在這語境中理解就是說北大人們的決定是香港的希望,但是至今仍有未察之事,是遭人矇蔽還是其他情況,這無從得知。而最後一句則是曽鈺成的投名狀,他狠絕地指出他將要將自己碧血留給這被軒轅二字借代的中華民族,他也許希望自己的赤誠能夠感染他人,尤其是北大人讓他出選。

廣告

先前我跟一些朋友談起最近政事,有一個深明大局的人認爲現在北京是一個人話曬事,就算是在俗稱七巨頭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亦僅有一個人在當今局面中有能力下最後定案,而大家亦是在等他的最後定案,所以香港裏面的各野心人士都是在等候消息。他突然在結尾時說了一句笑話:「這就是所謂的一人一票,一個人,一張票。」雖則不爭氣地笑了出來,但卻是苦笑居多,自己地方的事竟然要向他人低頭,而一個地區的領袖竟然不是向地區人民投下投名狀,這你說可笑不可笑。

 

廣告

原題為〈曾鈺成的獨留碧血祭軒轅〉;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