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衰係支聯會!」

2017/6/5 — 7:04

2017年六四晚會

2017年六四晚會

每年六四總會有班大學生「衝出嚟X」,攻擊支聯會「消費六四」,其實作為大學生,抄襲網上鍵盤戰士之言論做聲明,都幾好笑。「消費XX」是近年網上爭議常用的萬能Key。你支持悼念六四,就叫做消費六四,「支聯會不思進取,行禮如儀的悼念,意於消費六四,利用民眾之道德感情,換取政治本錢。」

遮住中文大學學生會個名,肯定以為係《文匯》、《大公》,呢種言論其實十幾年前已經每年在黨媒左報發表過N次,今天由中大學生接力,又真係幾好笑。

佔領運動後年輕人認為要拆散大台,除咗本土派外,所謂自決派也對大台保持距離,早前支聯會宣傳六四橫額刪除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名字風波,表面睇是一場誤會,但細心睇朱凱廸回應:「支聯會透過立法會同事借位掛banner,我目前在社區有未用的banner位,按給予同路人方便的原則同意借位,但同時間我希望對六四給出自己的看法,而不是馬上跟大隊,因此我提出不要落名的要求。」我好想問問呢班議員對六四有乜嘢獨特看法,因而唔能夠跟大隊?

廣告

對中大學生會當然冇任何期望,但對自決派當選後的表現,其實好失望,本身已經係少數派,部份又面臨DQ的迫害,這是一場政治角力,本應是團結一切有可能團結者,共產黨最希望是內鬥內訌,公眾對DQ事件冷漠反應,原因為何?共產黨28年來最想做的就是拆大台,摻沙子、挖牆腳、色誘、收買乜都做齊,但仍然未能成功滲透教協、支聯會、職工盟、民陣、工黨、民主黨及公民黨,點解?因為有組織力量,而且由89年一路走到𠵱家,即使政見有分歧,例如長毛、陶君行唔妥民主黨,亦唔會當對方係死敵,呢個基礎同六四有關。如果冇組織力量,如果淨係靠搞運動,就最啱共產黨。組織是長期工作,建立核心義工、組織者,大家有一段共同經歷及工作關係,要破壞其實幾困難。相反,要搞掂社運就容易好多。

社會運動本身先天存在可持續性問題,因為群眾不可能長期被動員,而且群眾是要見到有機會成功先會跟隨,當師老無功後,運動就會陷入低潮。再者,共黨要滲透群眾運動,簡單好多,只需現場擺幾個人就足以搞亂檔。另一方面由於群眾運動的邏輯,會不斷走向激進化,也會不斷分裂,所以對家只要坐定定,等你班人自己散。旺角掟磚之後,運動可以說去到了樽頸,一係就再升呢走向暴力鬥爭,一係就收工。而當社運組織化,就等於建立大台,呢班昔日高舉拆大台的人,等如打倒昨日之我而被指搬龍門,陷入進退不得兩難局面。

廣告

組織工作同運動好唔同,靠「X」人係冇可能得到支持,靠「諉過於人」的loser哲學來爭取群眾?更只會被主流恥笑。下次如果要爭取某個目標,真係唔好仲講「最衰係支聯會」、「最衰係泛民」、「最衰係長毛」、「最衰郭紹傑」,呢幾年,大家真係已經聽到厭。畀心機提出個似樣少少的論據。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