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發生過(多圖)

2016/9/29 — 9:53

其實即使 Facebook 那「當年今日」設定不作提醒,我都不會忘記,兩年前的那幾天,我是如何過的。

2014 年 9 月 27 日(六),我在銅鑼灣站拍了這張照片,然後上載 Facebook ,說:「今天雖是週末,但銅鑼灣站卻人少得有點詭異。」然後,我在金鐘下車,走到政府總部前的空地,發現原來通常在銅鑼灣流連的年輕人,原來都聚集於此。他們大概跟我一樣,完全沒有預期那天之後發生的事情。

廣告

9 月 28 日(日),我們都不會忘記。那天我在家裏看著電視螢光幕,憂心忡忡。一切來得太快,消息混亂。那天示威人士抵抗了八十七枚催淚彈,拒絕退後,最終正式將香港最繁忙的馬路佔據了。

廣告

9 月 29 日(一),我們都要上班。佔領的初期,未有元善的通報系統,我們其實都不太清楚要如何支援。記得那天我打開 Firechat 的信息,有人說金鐘只剩五千人,守不住了。於是便趁課與課之間的兩小時空檔跑過去聲援。眼見金鐘站的每個角落都是大學生,我按照網上傳閱的那份臨時物資需要清單,盡綿力把便利店裏的日用品清水及乾糧統統買下,然後請同學幫忙搬運。下午一時,眼見人群有點疏落,心裏有點擔心。 Facebook 看見的盡是打氣字句,我們這班以工作為由未能長守的人,向佔領區的學生承諾:「頂住,放工即刻趕到。」然後他們果然頂住了,入夜後,剛下班的各位終於前來,將馬路填滿。直到晚上九時二十分,我們肩並肩,一起高唱《海闊天空》。 

9 月 30 日(二)那天,每個人其實心緒都很混亂。佔領實現了,然後怎樣?我們其實不知道。就連人群能否捱到晚上而不被驅散也是未知數。於是有人開始自備坐墊及帳幕,打算就地過夜。那時心態是,捱得一天得一天。我們都知道,這次佔領要守住的不只是腳下那一小片的石屎地,而是一些不能妥協的價值與作為香港人的尊嚴。那天晚上,我與友人的據點是紅棉道的天橋上。我還是首次從那個角度仰望猶如刀鋒的中銀大廈,心裏想:「香港為何走到這一步?」

10 月 1 日(三)是國慶假期。入夜後,我與友人離開紅棉道。看見中銀大廈門口的一幅「慶祝國慶」的金色標語。有人用 A4 紙草草寫下鏗鏘八字「港難當前  慶你老母」,簡直道出所有佔領者的心聲。

離開中環,我們徒步走到灣仔。沒有一輛車的告士打道比沒有人群的銅鑼灣站更詭異;那是一生裏其中一個最忘不了的畫面。然後我們經過被佔領了的銅鑼灣到維園旁的巴士站登上過海巴士,在佐敦下車再走到同樣被佔領了的旺角。那段路途,我們沉默比說話多。經過數晚的觀察和沉澱,我才認真覺得眼前的一切正在發生。

佔領運動歷時七十九天。佔領區從起初的混亂慢慢變成一個亂中有序的小社區。每一次到訪,我都百感交集。兩年已過,但當天見過的,從頭頂上的每一把傘、隨風飄揚的每一幅標語、到石壆上的一張快剝落的海報與重在路中央的小花,依然記憶猶新。

兩年前那幾天間發生的一切改變了你和我,我們從前互不相識,卻因為八十七枚催淚彈、七十九天和一個霸道的政權而變成同路人,從此以黃傘為記。香港人向來各自忙,團結的意識特別薄弱;可是經這一次洗禮,我們終於明白團結即使未能扭轉局勢,卻起碼勉強能守住僅有的一切。

實際看來,前面的路看似只會越走越窄、越走越難,但為了下一代,我們如何也要撐下去。

我們每人都有一個有關佔領的故事,每年到了九月底,請不要因為時間過去而不再提起;也不要嫌自己囉嗦,讓我們每年都將 2014 年發生過的事特地搬出來從頭想一遍、說一次。因為只有這樣,人們才會記得,一切有發生過;因為只有這樣,透過佔領釀出來的覺醒和精神才能一直承傳下去。

(文章圖片全部由作者所攝)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