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禁區,就不再是言論自由了

2018/4/7 — 10:01

戴耀廷 l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活動片段(圖片來源:Bulam Yang短片截圖)

戴耀廷 l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十周年紀念活動片段(圖片來源:Bulam Yang短片截圖)

「 ... 台灣知名人士沈君山親口告訴我,在美麗島案件審判時,他受蔣經國之托,到監獄探訪施明德,對施表示,只要他不出庭應訊,就不會判他死刑。這是當時威權政治凌駕司法之下,完全可以做到的事。施明德口頭也同意了。豈料第二天他仍然走向法庭,並說出『台灣人民應有宣傳台獨的言論自由』這句震動台灣內外的話,帶來整個社會對民主化的推進。

宣傳,不就是鼓吹嗎?冒着必死的風險也要爭取言論自由,與為了保議席或說不出來的利益,連維護已有的言論自由都遲疑,道德勇氣的差距何止霄壤?

香港人應有鼓吹港獨的言論自由!這是愛護香港的人今天應該說的話。我說了,你要分享嗎?」

(節錄自李怡〈鼓吹與討論〉,2018年4月6日《蘋果日報》)

言論自由有任何禁區嗎?

可能有,例如是帶有誹謗、恐嚇、或在當時環境會帶來即時危險的言論。否則,根本就不轉應該有什麼言論的紅線。

廣告

更不應該以「動機」這一類誅心之論作為判斷有否違法的準則。

要以政治原則劃定言論禁區,就更明顯只是對言論自由的限制,是要扼殺言論自由了。

廣告

無論你是支持港獨,還是反對港獨。這個說話都應該謹記:「言論自由如果有禁區,特別是如果有從政治判斷上作出的紅線,那就不再是言論自由了」。

李怡先生今天(編按:4月6日)的專欄文章說:「香港人應有鼓吹港獨的言論自由!這是愛護香港的人今天應該說的話。我說了,你要分享嗎?」

有何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