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風中之燭的我說(二)

2018/6/4 — 17:19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文:陳穎忻(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編導)】

這次我要談愛情。

文化大革命開始,她才剛剛小學畢業。一場文革把她的學業推遲了,晚了讀高中,晚了考上大學,讀化工,人生軌跡也改變,但她沒半點怨言,這是國家給人民的命吧,當然逆來要順受。她說以往穿上布甸褲子,還是很自豪。在閉關鎖國的年代,她認為在中國生活是最好的。

廣告

三十歲的她,是時候要談婚論嫁了。她透過親戚,認識了她的愛人,一個黨委法律部職員,她說她很穩重善良。半年後便結婚了,婚後一年生了兒子,好像一切來得很順利,很想這樣一生一世就這樣活下去。三口子住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

1989 年,中國反腐敗,愛民主的聲音充斥北京每個街角。同樣是知青,同樣愛國,兩夫妻帶上孩子,經常去看看廣場的學生,看看學生們有什麼需要,聽聽他們的發表。「說得真對啊」,他們都認同學生,支持學生,覺得學生們有這麼光明的未來,卻付上青春來為人民爭取改變,心中感動了。當然彷佛都看到了美好的中國,原來還可以走前一步,變得更好。

廣告

那夜凌晨,她去不了,要照顧五歲的孩子。送了丈夫上計程車,又想起了政府宣布了戒嚴,又說什麼會有緊急行動,剛關上車門就後悔了。看著計程車完去,卻不願意回家,和街上圍觀的群眾在討論政府會有什麼行動,要出動橡皮子彈了嘛?想不到,是真槍,是實彈,是坦克,是國防軍。六月的今天。

她聽到了槍聲。

結婚六年,本來以為可以探索一生,卻在子彈橫飛的一夜,改寫了他們的愛情故事。

自此,她上班集中不了精神,下班看到小孩好像看到了丈夫的影子。原本要她自豪的國家,卻無情地殺了自己的丈夫,換上了暴亂分子的罪名。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29 年後,她還是不理解。

訪問中,她常說,「我的愛人當時」,「我的愛人他沒想到」。愛人,29 年都沒有變,情定一生,就是這一紙婚書。

後來,這種愛讓她肩負起死難者家屬群體的發言人。她說丈夫的死,不是意外,不是天災,就是這種冤,這種無辜讓她更加要愛,要有朝一天,還丈夫一個清白。

她說這次之後流乾了眼淚,就連自己母親離世時,也哭不出來。

聚散有時,但愛本是永恆,生死相隔,卻沒有半點被風雨吹散。我在她身上看到了這種無盡的愛,夫妻間的愛,再艱難也要堅持下去,因為愛。

想起佔領行動,催淚彈催淚了,失散了,重聚了。然後大家也忘記了。

悶熱了一個星期,香港也下起雨來,風雨會把燭光熄滅掉嗎?

下一次,我想談母愛。

《鏗鏘集》風中之燭
6 月 4 日晚上
18:00 無綫電視翡翠台
20:00 港台電視31

 

#鏗鏘集
#風中之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