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完成的一堂課

2016/6/2 — 18:33

Meny Hilsenrad〈Studio Aiko〉短片截圖

Meny Hilsenrad〈Studio Aiko〉短片截圖

這天是六月二日星期四,天晴,天文台發出了酷熱天氣警告,不到兩天學校下學期就要完結了,同學下周開始考試,所以這兩個星期都趕緊批改積存著的文山簿海,希望快快在這周內派發給學生,在堂上跟他們討論如何改進答題技巧。

下午在課室裡,我細緻地向同學講解他們練習中的表現,例如如何審題、具邏輯力地回應問題,又以同學佳作垂範,費盡九牛之力講解後,看看手錶剩下十五分鐘,於是想起這是中五班這學年最後一節通識課堂,而昨天學校已舉辦第27次六四周會,我就準備以南韓光州事件來說明民主化的歷程。

首先,我以光洲事件的相片為引子,請同學猜猜這是什麼事;之後播放電影《華麗的假期》的Trailer,以影像呈現光洲事件;最後以時序的方式敍述光洲事件的經過:

廣告

・1979年10月26日 朴正熙總統被中央情報部長槍殺﹐韓國宣佈全國戒嚴。
・12月12日 保安司令官全斗煥發動政變﹐任命其妻子的弟弟出任戒嚴司令官。
・1980年4 月中旬 爆發工人及學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
・5 月上旬 示威浪潮擴大﹐要求撤銷戒嚴令和全斗煥下臺。
・5 月15日 在漢城﹐5 萬名群眾示威。
・5 月16日 在光州﹐3 萬名群眾示威。
・5 月17日 全斗煥禁止一切政治活動﹐查封大學﹐禁止召開國會﹐禁止批評國家元首﹐並拘捕金大中與金泳三等民主人士和學生。
・5 月18日 在光州﹐1500 名學生開始示威。全斗煥派部隊展開武力鎮壓行動﹐幾十名群眾死亡。
・5 月19日 封鎖光州﹐軍隊開始使用暴力鎮壓。
・5 月20日 20萬以上市民參加抗爭。幾百架公共汽車、出租汽車帶頭衝破軍隊的防線。電臺一直沒有報導「光州事件」﹐市民對此十分憤怒﹐到電臺縱火。軍人開始用槍、火焰噴射器鎮壓民眾。
・5 月21日 30萬市民參加抗爭。光州市市民提供抗爭人士食物及日常補給及捐血﹐醫生、護士全力搶救傷者。光州對外的通訊被截斷。
・5 月21日 抗爭隊伍獲得軍隊的武器﹐開始武裝﹐並佔領了全羅南道廳。
・5 月26日 坦克進城﹐市民躺在路上阻擋坦克﹐可是坦克照樣壓過他們入城。抗爭隊預料軍隊將要入城﹐決定疏散其他人﹐只讓「抗爭領導部」的人留下。在200 多名留下來的人中﹐有10多名女孩子及60多名高中學生﹐因為親友被殺害而堅決留下。
・5 月27日 美國國務院發表「不能坐視韓國的無秩序和混亂」聲明﹐正式容許韓國以軍隊鎮壓光州的抗爭者﹐數千名軍人開著坦克進入﹐瘋狂屠殺市民。
・5 月28日 幾千名市民被逮捕、扣押﹐金大中被判死刑。

當我讀到「高中學生」四字,又想到在我眼前的也同樣是高中學生,我頓時語塞,淚水也順著臉頰流下,根本無法按原有「劇本」比較香港、台灣及南韓的民主化歷史。那時我向同學說:「對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無法上好這一堂⋯記得幾天前你的師姐問我:『阿sir,你教六四時還會哭嗎?』我笑而不答。現在我告訴你們,其實這麼多年來,教六四實在使我很十分難過;政府如此冷酷,竟屠殺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我真的無法接受。但是我嘗試把這些傷心與憤怒轉化成長久的堅持:就是在我這教學崗位上,堅持給你們立體地認識六四史實,也解釋六四對香港及中國的意義,無論你們的立場如何,我認為我是完成了香港教師的歷史意義。」

廣告

同學都異常地沉默,直到說「老師再見」時仍是沉默,這一堂無法完成,未知同學學了什麼?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