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可避免的靖康之難

2018/7/10 — 13:47

宋徽宗趙佶畫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宋徽宗趙佶畫像(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除了 755 年唐代的安史之亂以外,另一個令人黯然神傷的,是 1127 年北宋的靖康之難。

跟安史之亂一樣,靖康之難,是人禍,大可避免的。

多得唐末內戰,宋代開局先天不足,東北給遼國拿走了,西北又在西夏手上,長城這線防線沒了,牧養戰馬的草原也沒了,因此不到幾十年,就給遼國鐵騎迫近首都開封,但那時的皇帝有骨氣,要打就打,遼國看見沒有必勝的把握,於是要錢了事,宋就這樣用錢買和平,一買就買了一百多年。

廣告

之前說過多幾次,宋是中國歷代最繁榮的時代,不論經濟、文藝、技術,海上貿易也是世界第一。無他,自由也,在四圍都係強敵下,沒有本錢在國內搞鎮壓,結果反而多姿多采。

北宋的皇帝雖然不是英明神武那種,卻大多四平八穩,以那個時代來說算十分不錯,但到了第八任皇帝趙佶就出大事了。

廣告

趙佶即是宋徽宗,本來不可能當皇帝,但他的皇兄早死又沒有男孩,於是帝位就落在他身上了。趙佶很有才華,喜歡中國書畫的一定聽過他的大名,但他是個有才華的敗家仔,除了書畫以外,強項就是亂花錢跟玩女人,大權都交給馬屁精,水滸傳中說那些迫上梁山的慘況,就是宋徽宗底下發生。

本來宋有的是錢,給趙佶亂花一下,死不了的,但他生性輕挑,沒有本事卻希望當英雄,亂打仗,結果出事了。

當時的東北,出現了另一股勢力,叫金,金火速崛起,威脅遼國。本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最好遼金之間打生打死,然後宋坐享漁人之利,但宋徽宗卻不惜違反宋遼和約,聯合金來滅遼,約好金從北攻佔遼長城以外的遼土,宋從南攻佔長城以內的,瓜分是也。

先天不足兼後天的重文輕武,的確令宋的軍事實力打了折扣,但並非一文不值。宋跟遼國和好的百多年間,但跟西夏的戰事沒有間斷,互有勝負,宋的弓弩更是先進的,更何況,若果宋軍真的那麼不濟,遼國還管什麼和約嗎? 一早南侵了。

但宋徽宗趙佶卻不想一想,國家給他胡搞了廿多年,軍隊還打得的嗎?結果金南下滅遼了,但宋卻大敗特敗。

金國見宋軍一無是處,當然不放過大好機會,剛巧宋還要不顧跟金的約定,收編遼國將領,金國於是長驅直進,迫近開封。

宋徽宗沒有老祖宗的骨氣,一見金軍就逃命去也,把帝位塞給長子。宋在僅餘的忠臣良將的支撐下,頂過一次,金軍拿了錢,走了,跟著徽宗父子以為又再歌舞昇平,結果金軍幾個月後又再回來,這次攻破開封,把徽宗父子擄走,殺人放火,好事做盡,那就靖康之難了,那一年是 1127 年。

金軍雖然破開封,但還沒有佔領北宋的能力,另邊廂,徽宗另一個兒子趙構在開封以外登基,宋室有了向心力了,再加上人金軍一下子攻得太急,在往後的十多年,宋本來有機會守住北方的,大家聽過的岳飛只是其中一例。

但趙構一不想冒險,二不想父皇跟皇兄回來爭帝位,於是寧願不顧北方子民,以淮河為界,自己在杭州當南宋皇帝了。

一個領袖,就足以把無數人在百多年的基業摧毀,這就是人治社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