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凱廸劍指鄉事委員會 姚松炎締連反對人工島陣線

2016/10/3 — 16:36

(朝雲攝;左起)姚松炎、朱凱廸、劉小麗

(朝雲攝;左起)姚松炎、朱凱廸、劉小麗

【文、圖:朝雲】

2/10 旺角 小麗民主教室

朱凱廸劍指鄉事委員會;姚松炎締連反對人工島陣線

廣告

***

朱凱廸(朝雲攝)

朱凱廸(朝雲攝)

廣告

朱凱廸解釋,「摸底」源於不民主的制度。政府不欲還政於民,唯有拉攏地方權貴,潤飾統治。

當年高鐵車廠,原有兩處選址,一地以倉庫為主,另一地即菜園村。但政府找過鄉事委員會「摸底」,遂向後者下手。鄉事派的眼光與眾不同,儘管菜園村民較多,但非原居民;儘管當地仍在耕種,但價值不如棕土。

所謂棕土本屬農地,政府亦規定屬農用。然而一旦破壞,經營停車場、劏車場,租值頓升百倍以上。

現時被迫遷的農村,每每是鄉事委員會創立時的骨幹。但當土地開發有利可圖,一些鄉紳就不惜犧牲同鄉,「我從來冇見過一個會,對創會會員咁衰格」。

他透露下一戰場,就是由下而上,組織地方,進軍鄉事委員會。

最後朱提到,康文署曾經致電,向他推銷興建農業園。朱笑說何須好大喜功,如數碼港般製造地標?康文署轄下已有千頃公園,立即可以劃出空間,予以農用。

至於梁志祥揚言告他誹謗,他請對方儘快。只要鬧上法庭,就可迫政府披露更多文件。

***

姚松炎(朝雲攝)

姚松炎(朝雲攝)

姚松炎先感謝傳媒、朱凱廸和一名「無名英雄」,「我諗係一位公務員朋友」,有賴他們一起冒險,才令橫洲黑幕曝光。

姚解釋新界農地,呎價約一兩百元,政府如欲徵收土地,收購價每呎約千元,已近原價十倍。但當不法商人將農地毀壞為棕土,每呎土地月入達十多元。

政府遲遲不收回橫洲棕土,稱難以搬遷重置。姚質疑真正原因,是賠償談不攏。各方證據都表露,搬遷問題不大,是鄉紳嫌收地價不夠高。結果「鄉紳吹雞,官員跪低」。

姚引述李鵬飛道,過去縱有跨部門計劃,亦由律政司統籌,而非由港督自任。為何梁振英不循慣例諮詢村民,卻「摸底」放任鄉紳橫行?拼圖愈來愈多,終會水落石出。

姚狠批政府,自 1983 年打輸官司*,敗給劉皇發後,本屬農用的土地被大肆破壞,棕土蔓延全港,但港府從無行政和立法措施補救。更何況橫洲屬霸佔官地,卻坐視枉法。「土地係屬於我地嘅。。。冇辦法處理好香港嘅土地,你就下台!」

1200 公頃的棕土,已經無法復原。姚建議一方面要制止棕土擴散,二來可收回興建房屋。

至於所謂丁屋,不過是 1972 年後的事。未有丁權前,村民如有土地,自可補地價申請建屋,那才是原居民的傳統權益。

姚建議取消丁權,回歸 72 年前的真正傳統,在村界內用回自己的土地,不能再向政府申請撥地。如是 900 公頃的撥備,就能立即釋放,回到市民手中。

有些人仍然擔心,即使取回千二公頃棕土,九百公頃撥備,依然不敷應用。所以政府才覬覦郊野公園,更想大花公帑建人工島。但姚說不需要。

他引述統計處最新數據,因為人口老化,香港人口將於 2042 年起萎縮,為戰後所未見,即房屋會供過於求,「有屋冇人住」。政府只要取回棕土,加上丁屋撥備,已足可應付香港的長遠需要。

朱凱廸呼籲市民,不要再被政府洗腦,以為香港要不擇手段,無止境地起樓。他們已聯絡學者,締結聯盟,反對政府勞民傷財起人工島。料政府將於今屆立會申請勘探撥款,他們必全力抵制。

最後姚松炎強調,未來房屋供過於求,不等於效寬限制,給予中國移民。香港自行決定入境申請,實理所當然,一定截力取回香港的審批權,兩者並行不悖。

***

劉小麗(朝雲攝)

劉小麗(朝雲攝)

劉小麗說理大已完成她為小販抗命,留下案底的調查。不予追究,保留原職。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