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經緯案】以球員插水為例 辯方:抱頭不能證明後頸被擊中

2017/11/13 — 17:22

朱經緯

朱經緯

退休警司朱經緯涉於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以警棍毆打途人,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案件今日進入結案陳詞。控辯雙方先後完成結案陳詞,案件押後至星期三下午三時三十分,屆時麥禮士將就法律觀點再作進一步回應。

主控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結案陳詞時指,要證明被告干犯「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法庭需要信納有充分證據證明六個元素,包括:被告有襲擊當事人,被告有意圖襲擊當事人,當事人受到實質的身體傷害,當事人所受到的身體傷害為被告的行為所造成的,被告當時並非在行使其合法權力,及被告當時並非真誠相信需要用到該武力。麥禮士指,從片段可見,鄭仲恆被擊打後緊抱後頸,雖然事發後兩日為鄭仲恆檢查的袁煦照醫生作供時稱,鄭仲恆當日頸上的傷勢與片段所見警棍擊打的角度不盡相同,但袁也同意單從片段難以判斷警棍尖在鄭身上的擊落點。

麥禮士指,朱經緯當日用於鄭仲恆身上的力度難以說為執法所需的最低武力。麥禮士反駁辯方在作供時嘗試指出朱經緯當日使用武力是為了防止罪案及防止罪案繼續發生的說法,指當日鄭仲恆在行人路上的行為並沒有違法禁制令,亦已經跟從警方指示逐步沿新之城方向離開,鄭當時並非正在犯罪或將會犯罪。麥禮士指,朱經緯當時從後擊打鄭仲恆,實質上並不是擊打以逼使鄭服從指令,而是一個報復的行為。

廣告

辯方大律師彭彼得在結案陳詞中則指,朱經緯當日只是行使《公安條例》賦予自己執法的權力,亦沒有干犯「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的相關意圖,即意圖在他人身上使用非法武力。彭彼得指,從影片證物及朱經緯證供可得知,當日行人重複不停地橫過馬路,行為帶有侵略性,警方重複使用大聲公要求人群離開現場及使用港鐵出入口橫過馬路無效,場面失控。

辯方:信念真誠但錯誤地使用武力 不構成襲擊

廣告

彭彼得指,朱經緯當時真誠相信在上海商業銀行外,包括鄭仲恆在內的四名男子是示威人群的最後一群人及抗拒警方命令離開,因此使用當時認為是合理的武力驅散他們。彭彼得指,即使法庭並不信納這四名男子事實上拒絕離開現場,只要朱經緯當時的信念是誠實及真誠的(honest and genuine),並使用基於此真誠但錯誤(mistaken)信念的合理武力,亦不應構成襲擊。

彭彼得反駁控方指鄭仲恆於影片中被擊打後連忙以抱著後頸的說法,並以球員「插水」為例,指抱頭動作並不能夠證明其後頸被擊中。彭彼得指,朱經緯當時擊打的力度是經過計算,「點到即止」及最低的,亦沒有瞄準鄭的頸部擊打。彭彼得又質疑,如果鄭的頸部在當日被擊打後有受傷,為何當時在港鐵站的時候只是為手肘拍照,而沒有為頸部拍照。

今午及連日審訊以來均有「撐警大聯盟」成員在庭外聲援朱經緯,但如之前數日,朱經緯乘坐私家車抵達法院後每次均急促步入法庭,沒有與聲援者作任何交流。

控辯雙方完成結案陳詞,但由於控方需要就個別法律問題再作回應,案件押後至星期三(15日)下午三時三十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