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杏林覺醒及真普選醫生聯盟就陳沛然投下棄權票之聲明

2017/12/18 — 8:46

杏林覺醒圖片

杏林覺醒圖片

日前,立法會終於就修改議事規則議案進行表決。醫學界功能組別陳沛然議員,竟然就議案投下棄權票。「杏林覺醒」及「真普選醫生聯盟」就此感到極為失望。

放眼世界各地的代議政制,議事規則的原意為保護議員自由發言的空間,使議事過程公正有效,用以監察政府。反觀現今香港立法會為配合專權政府施政,居然自斷一臂,限制議員發言空間,實是匪而所思。香港議會本屬畸型。除了小圈子議席佔半外,非建制派在歷屆立法會選舉一直都得票過半,卻一直只能當少數派。尤其六位民主派議員被粗暴褫奪議席後,其代表性更堪成疑。自此,議事規則已然成為議會「幾乎失效」和「完全失效」之間唯一的分界線。這一點,在去年醫委會改革期間,可謂不證自明。

去年,政府假借醫療民生議題之名,強推政治任務為實。政府提出《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企圖硬闖立會,為未來降低海外醫生來港門檻鋪路之外,亦無助改善醫委會的現存漏弊。猶幸,時任醫學界功能組別議員的梁家騮醫生和一眾反對派議員積極發言,負隅頑抗,最後得以在當時尚算健全的議事規則下,力抗惡法,保衛民康。

廣告

爾後,今年政府提出的新方案雖然仍然未如理想,但政府終於同意增設獨立的大型偵訊架構。如無意外,將來負責審理醫務投訴的人手,將會由本來30多人大幅增加至約200人。增加效率之餘,又有高度公眾參與,醫醫相衛的疑慮可望從此消失。但如果沒有去年的「拉布」,就沒有政府今天的妥協,新方案也難有見天之日。

醫委會改革一役清楚證明,議會失衡加上威權政治底下,健全的議事規則已經成為議員爭取公義、推動社會進步的最後屏障。凡此種種,醫生業界、普羅市民都看在眼內。

廣告

因此,即使陳議員手中的不是關鍵一票,即使不能改寫結局,我們以為陳議員至少會憑着良心和專業精神,為香港人投下神聖的反對票。始終,身為去年醫委會改革風波中的抗爭者之一,陳議員實在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是次修改議事規則的表決關乎大是大非、關乎程序公義、亦關乎香港議會政治的未來。但我們赫然發現,陳議員在發言質疑「修改議事規則有違反基本法之嫌」的翌日,投下的竟然是棄權票。

歷史會記載,2017年冬天,當香港的議會被人凌侮、瀕臨淪陷、危急存亡之際,我們的醫學界立法會代議士沒有擇善固執,反而選擇「棄權」。

無論作為議員或者醫生,陳沛然一向專業持平。對陳議員這次的選擇,我們極為詫異,並要求陳議員盡快公開交代投下棄權票的理據。

杏林覺醒
真普選醫生聯盟
2017年12月17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