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子健有沒有愚弄大家 都不再是重點

2017/8/16 — 11:38

林子健

林子健

假設,片中人真是林子健,假設。

那只是說明林子健講了大話而已。他究竟有沒有被強力部門綁架,大腿上的十字架釘究竟是哪裡來的,並不能就此一躍得出結論。

現在一是做偵探探案,一是揣測林自導自演的心理動機,都急於想探究真相,或者得出一套能說服自己的「真相」。

廣告

這種心情可以理解,想約莫一周之前,如何為林子健打抱不平,而到今日忽然出現這樣的「反轉」,肯定有一種受到欺騙的感覺,懷疑自己的同情心,正義感是否被利用了。在無法和林子健面對面對話的情況下,只有自己去梳理去辨析,其實都是想要拿返一個交代。

但問題是,縱然各種憤怒或者懷疑,但首先,林子健所要面對的,不是感到被愚弄的大眾。他首先要面對的是執法部門。而在此次執法部門的異常動向和反應中,即便他們沒有參與陰謀,但懷有的惡意是昭然若揭。而在沒有實實在在的被告的情況下,林子健的一切控訴都是單向的,雖然指向的是共產黨,是內地政府或者強力部門等等,但這些都是概念,卻不是實體。所以最後,沒有當事人能與林子健對質或者佐證他的說法。一方面,這似乎給人造成「他說什麼都只有信他」的錯覺,話語權讓他把持;但另一方面,更因此讓他說什麼都值得懷疑,因為是一家之言,所以一旦有任何疑點出現,都似乎可以讓這個人的所有話語都變得不可信。而後者,正是現狀。他的證詞必須完美無懈,他的每一個細節都不可以有任何證據可以推翻或質疑,才能讓人覺得他的話語有信服力。

廣告

林子健有沒有愚弄大家,或者是強力部門是否導演了這樣一場戲,都不再是重點。

中共一向擅長的,是作為掌權者,作惡者,卻躲在暗處,當受害者希望正義得到伸張的時候,正因為加害者在對簿公堂上的缺席,他必須是一個「完美的受害者」,才能證明自己的訴求是正義的。他必須自己舉證,自己為自己抗辯,自己把自己的所有動機剖析說明沒有夾帶私貨,甚至還要做足準備回應任何的質疑……可是不是應該是加害者更應該出席,舉證,抗辯,來證明自己是無辜的嗎?要求受害者為自己辯護,只有受害者證明自己前後一致,沒有不合常理邏輯之處,動機清白,物證人證確鑿,才能勉強說服公眾,他是一個受害者,不是別有用心的不法之徒,也是中國法治的一個奇觀。

另一個值得警惕的,是以後當我們在面對銅鑼灣書店或者林子健之後事件的單方面發佈,會否也會「吸取教訓」,不要被愚弄,而「坐等反轉」,看看情況發展,或者以懷疑的態度對受害者提出一些質問以驗證他的真實度和純潔度。而在這個過程中,還自以為自己是變得理客中了,不被政客所控制了。但,這種「坐等反轉」的心態,保證自己每次都站在正確的立場,而不顯得愚蠢,卻不會讓自己變得智慧,只會讓人逐漸變得犬儒,冷漠,更讓那些被隱藏起來的政權所傷害的弱者,更不敢發聲,更感社會的冷漠與世道的黑暗。那些所謂理智的看客,也是政權的幫兇。

「完美受害者」和「坐等反轉」,才是整個事件很可能對香港社會造成的最深重的破壞。

滿懷熱情,對他人懷有同情,甚至是單純,無知的同情,敞開自己,願意接受可能被欺騙傷害,被嘲笑幼稚的可能,而不讓一個靈魂被撇下,一個受傷的心靈被再次傷害,是值得我們在此刻更應時刻銘記的。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