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彬遇害 50 周年 — 歷史在這裡沉思

2017/8/23 — 16:19

林彬

林彬

明天(24 日)是林彬先生遇害50周年,只要談起六七暴動,經歷者都會馬上想起林彬及宗弟林光海被左派暴徒活活燒死之慘劇。

殺林彬的兇手誰屬,這些年傳言不斷。

從兇案發生後《英文虎報》及《明報》[1]指兇手及同黨藏匿在澳門,港英政府未能透過澳葡政府引渡兇手歸案,到後來傳說兇徒落戶福建。上月前新華社統戰部部長何銘思出版回憶錄,在《何銘思口述史》中明確承認事件「是共產黨組織的,但是由哪一個部門執行,到現在還是一個謎。」[2]

廣告

前港共地下黨員梁慕嫻在《我與香港地下黨》[3] 一書中指出:「林彬一案從幾位黨員和多位在暴動中加入「青年先鋒隊」的隊員以及一些親共者的口中輾轉相傳,知道是「XX總商會鬥委會」屬下的「戰鬥隊」幹的。」這些傳言當中,個人認為以關押過左派高層的摩星嶺集中營流傳的相對靠譜。他們指行動由左派政軍醫工會執行,案發時掘爛路面及修路工具,是政軍醫工友的本行,亦能調動資源。

50年過去,林彬兇手仍未歸案,建制派前議員陳鑑林及黃定光先後推卸是「懸案」,更多左派人士狡辯,說未拉到兇手就和他們無關,完全無視兇案當天早上九時前燒車,中午出版的《新晚報》已用二條,2000字報導林彬出事經過,更列出四大罪狀 — 指他死心塌地賣身投靠港英法西斯當局、勾結美蔣特務、仇視祖國、惡毒攻擊毛澤東。聲言是懲戒林彬後由「地下鋤奸突擊司令部」執行格殺令並作出公告。

廣告

如今新聞碎片化、娛樂化,動輒就是即時新聞。不過,50 年前發稿要經由採訪、寫稿、改稿、排版、印刷等連串工序,缺一不行。在未有傳呼機甚至固網電話也不多的年代,於事發三小時後即以半版篇幅發行,速度之快兼鉅細無遺,單憑這一點已證實左派扮演關鍵角色。

林彬主持的《欲罷不能》及《大丈夫日記》節目深受歡迎。《明報》在「敬悼林彬先生!」的社評中描述:「每逢節目播出,全港千千萬萬人微笑傾聽,有些家庭婦女在播放這節目期間,必定停止一切工作和應酬,不肯錯過了一天。這千千萬萬聽眾本來未必都反對共產黨,但林彬先生一死,他們都成為共產黨的敵人。殺害一個林彬,使得無數本來完全不理政治、不懂政治的普通市民對港共強烈的憎恨。」

1967年8月25日《明報》社評「敬悼林彬先生」。

1967年8月25日《明報》社評「敬悼林彬先生」。

事發後,商業電台董事總經理何佐芝發表聲明譴責暴行,又懸賞十萬元緝兇。警方亦懸紅五萬,給予提供消息人士協助破案。

六七暴動是香港人無法忘懷之痛,這道無法跨越的坎,說到底還是因為發動暴動的一方 – 港澳工委及工聯會至今未向市民道歉和承擔責任。工聯會前會長楊光更在2001年,於董建華任內獲得大紫荊勳章;同一年,反對暴動的商業電台董事總經理何佐芝獲金紫荊勳章,這種本末倒置之對待對市民造成二次傷害。

文運道街頭,是林彬被襲擊後座駕撞牆位置。

文運道街頭,是林彬被襲擊後座駕撞牆位置。

上周六黃昏,聯袂多位媒體前輩及關心歷史的學者、研究者們到林彬先生遇害現場致祭。

沒有宗教儀式,也沒有鮮花。我們來到文運道街頭,在林彬座駕撞牆位置以讀舊報章、社評及悼文方式紀念。陳兆基為《消失的檔案》配樂,這天他吹奏【安魂曲】,音符於空中迴旋,歷史在這裡沉思。

 

微風吹送,我們在這裡讀史。

微風吹送,我們在這裡讀史。

佇立街頭無處擺放樂器,陳兆基改以口琴表達哀思。

佇立街頭無處擺放樂器,陳兆基改以口琴表達哀思。

音符於空中迴旋,歷史在這裡沉思。

音符於空中迴旋,歷史在這裡沉思。

六七暴動期間,原名林少波的林彬在商業電台主持午間新聞後的《時事評述》,晚上7時15分《欲罷不能》及晚上10時《大丈夫日記》。7月12日開始滿城炸彈,市民陷入極度恐慌,拆彈專家及軍警俱疲於奔命。林彬在節目內嚴厲批評左派暴徒到處放炸彈,他的名句對聽眾耳熟能詳:「無恥、低能、下流、賤格」,卻惹來左派不滿,每天都收到恐嚇信,只是一直不以為然。

林彬深愛市民愛戴,去世後紀念影集紛紛出爐。

林彬深愛市民愛戴,去世後紀念影集紛紛出爐。

林彬舊居,文福道仁華園今貌。

林彬舊居,文福道仁華園今貌。

1967年8月25日《明報》,詳細記錄事發經過。

1967年8月25日《明報》,詳細記錄事發經過。

1967年8月24日早上8時10分,林彬如常離開文福道12號仁華園寓所上班,同行的還有宗弟林光海。他每天行車路線總是出門口往右轉,斜路往下滑行一分鐘就到文福道與文運道交匯處。這天交匯處路面一大截被掘爛,一名男子手持紅綠兩種旗幟擋路,示意停車。旁邊豎立「前面修路」標誌。

 

被掘爛的路面有修路標誌,行車被阻,林彬將車停下來。

被掘爛的路面有修路標誌,行車被阻,林彬將車停下來。

林彬停車後,三名男子中的兩人拿著兩桶電油向林車內潑去,另一人以電油彈投入林之駕駛座位。隆然一聲,汽車前座如煉獄,林彬及林光海如兩個火人。

1967年8月25日《明報》,暴徒擲電油彈投向駕駛座位。林彬及宗弟被燒成火人。

1967年8月25日《明報》,暴徒擲電油彈投向駕駛座位。林彬及宗弟被燒成火人。

來到這個交匯點,對比著地形及舊圖片,很有現場感。資深傳媒人區家麟朗讀舊報章。畫面重現,能想像左派暴徒設計這個局的惡毒。

 

區家麟像說書人朗讀舊報章,情景歷歷在目。

區家麟像說書人朗讀舊報章,情景歷歷在目。

1967年8月25日之《華僑日報》。

1967年8月25日之《華僑日報》。

 

汽車失控撞上行人路,衝向圍牆而停。四名暴徒即棄紅綠旗,坐接應房車逃去。

汽車失控撞上行人路,衝向圍牆而停。四名暴徒即棄紅綠旗,坐接應房車逃去。

「汽車亦失控直撞上行人路衝入明德圍牆而停,四暴徒即棄去紅綠旗,坐大房車逃去。困在車內的林光海似火球般開了一邊車門逃出,倒在地上打滾,但滾來滾去仍不能壓熄滿身火燄。後來仁華園及明德圍目擊其事的看更人首先大聲呼救,而附近居民即奔下,用滅火筒噴熄。林彬無法逃去車外,後給鄰人拖出,撲熄身上火燄,已不省人事,傷況奇慘。」(摘自1967年8月25日《明報》)

 

於今天的文運道,我們試圖將案件重現。

於今天的文運道,我們試圖將案件重現。

區家麟於第三個事發現場讀稿。

區家麟於第三個事發現場讀稿。

「燃燒中的汽車已不能用滅火筒救熄,汽車的電油箱已爆炸著火,整座汽車有如一座洪爐,直至可供燃燒的燃料及物體自行熄滅為止。」(摘自1967年8月25日《明報》)

 

汽車被電油彈造成的大火高溫燃燒,房車被燒成廢鐵,只剩下鋼筋枝架。

汽車被電油彈造成的大火高溫燃燒,房車被燒成廢鐵,只剩下鋼筋枝架。

汽車被電油彈造成的大火高溫燃燒,房車被燒成廢鐵,只剩下鋼筋枝架。

汽車被電油彈造成的大火高溫燃燒,房車被燒成廢鐵,只剩下鋼筋枝架。

林彬傷勢嚴重,翌日死亡。震驚之餘,市民難以接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悼念文章眾多、緝兇呼聲不絕。幾名市政局議員認為對付暴徒恐怖手段,應以「死刑」對待。他們支持簡悅強議員在立法局提出以「死刑」對付投擲炸彈之暴徒。張有興議員主張對 「街上謀殺」者執行「公開絞刑」以消滅恐怖手段,又相信會得到大多數市民支持。

 

 時事評論人吳志森選讀三篇社評,包括《天天日報》、《工商日報》及《明報》。

時事評論人吳志森選讀三篇社評,包括《天天日報》、《工商日報》及《明報》。

1967年8月26日《天天日報》社評,以「我們控訴」為題。

1967年8月26日《天天日報》社評,以「我們控訴」為題。

「以殺戮手段來拑制異己言論,這是過去專制時代暴君之所為,亦是法西斯主義者的看家本領,港共口口聲聲說「港英」專制與法西斯份子,現在竟用這些手段,無疑自摑咀巴,更顯出其猙獰的真面目。」

 

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讀悼文【悲憤的心聲】。

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讀悼文【悲憤的心聲】。

【悲憤的心聲】反映香港人在「借來的地方」的只求溫飽之心情。

【悲憤的心聲】反映香港人在「借來的地方」的只求溫飽之心情。

悼文【悲憤的心聲】反映港人在「借來的地方」只求溫飽。「雖然我們有家歸不得,被迫寄托異邦,但在這小小的殖民地中,我們能夠過著自由、溫飽的生活,但是,最近的騷動,卻使我們親眼看到香港有史以來最悲慘的局面;中國人殺中國人,中國人炸中國人的慘劇不斷發生。

 

《時代論壇》總編輯羅民威讀悼文【為林彬先一的死而寫】。

《時代論壇》總編輯羅民威讀悼文【為林彬先一的死而寫】。

教授歷史的陳仁啟老師讀悼文【林彬雖死精神永在】。

教授歷史的陳仁啟老師讀悼文【林彬雖死精神永在】。

(圖二十四)從左至右,研究歷史的資深傳媒人鄭明仁、歷史檔案處前處長朱福強及嶺南大學文化研究陳清僑教授。

(圖二十四)從左至右,研究歷史的資深傳媒人鄭明仁、歷史檔案處前處長朱福強及嶺南大學文化研究陳清僑教授。

為免被左派騷擾,1967年9月6日林彬突然下葬。風雨中送別,遺下太太及三名年幼子女。

為免被左派騷擾,1967年9月6日林彬突然下葬。風雨中送別,遺下太太及三名年幼子女。

 

林彬遺下太太鄭潔梅,三名年僅一歲、三歲及六歲的女兒。

林彬遺下太太鄭潔梅,三名年僅一歲、三歲及六歲的女兒。

林彬喪禮在不公告下突然於9月 6日舉行,警方在馬會會員大堂內舉行公祭及辭辭靈禮。附近街道派出二、三百武裝警員把守,會場內有數十名警員戒備,如此陣容折射當年社會安寧受到多大挑戰。林彬遺下太太鄭潔梅,三名年僅一歲、三歲及六歲的女兒。為了免於恐懼地生活,鄭帶著孩子先往台灣,後定居加拿大及法國。

 

備註:

[1] 1967年 10月21日《明報》,標題為「殺林彬兇手群匿澳 葡警不敢合作引渡」,副題為「殺人後乘機帆逃澳大排慶功宴」。

[2] 《何銘思口述史》,何銘思口述,廖迪生編,頁72。中文大學出版社,2017年7月初版。

[3] 《我與香港地下黨》,梁慕嫻著,頁136。開放出版社,2012年2月初版。

 

消失的檔案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