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是容海恩的 lesser evil 嗎?

2017/2/13 — 15:46

容海恩、林鄭月娥

容海恩、林鄭月娥

林鄭最近大受西環小明力捧,令尊貴的容海恩議員深深不忿:明明我才是對黨忠心耿耿的「西環契女」,為什麼我的寵幸可以被林鄭你這個臨時接替 689 的港英餘孽搶得乾乾淨淨?

於是,容海恩決定報名參選特首。西環立即「龍顏大悅」,改為支持容海恩競逐下一任特首。就像葉劉之前被冷落一樣,林鄭也立即被打進冷宮,無人問津。

民主派的選委和評論員中間立即出現了一種聲音:在西環力捧之下,容海恩毫無疑問會得到西環的選委鐵票。而面對抗這個既無恥又只懂問「不如你話我知」的「西環契女」,惟有林鄭有能力可以和容海恩一戰。林鄭雖然同樣無恥,但好歹也做了三十年公務員,論能力應該遠在容海恩之上。在「兩害取其輕」的 lesser evil 原則下,民主派應該提名甚至投票給林鄭,讓她和容海恩一拼。

廣告

只有不踰越底線的 lesser evil 才有考慮的空間和價值

容海恩參選特首當然只是虛構的情節。但這個 lesser evil 的論述是否有點似曾相識呢?當你將容海恩和林鄭的名字換成林鄭和曾俊華,上述的論調正正就是過去數週不少自命民主派的選委和評論員的「薯粉」用以轟炸公眾的論調。在缺乏任何事實基礎下,他們一味力陳如何只有曾俊華才可以和林鄭一戰,所以我們必須支持曾俊華。

廣告

這些「薯粉」堅持這個 lesser evil 的原則到一個盲目的程度,甚至在曾俊華坦言在 2020 年前推動廿三條和 831 政改後仍然面不改容,彷彿這些我們堅守多年的原則只是無關痛癢,似乎這些底線也是可以妥協的「歷史沙石」。

但這種論述有一個基本的謬誤,就是忘記了什麼叫做底線。那些踰越了我們底線的候選人,無論他們在理論上如何是另一位候選人的 lesser evil,他們本身已越出我們的考慮範圍了:就像林鄭雖然可能是容海恩的 lesser evil,但因為林鄭本身已踰越了我們的底線,所以無論她在學術理論層面是否容海恩 lesser evil,對我們來說,已經是無關痛癢。

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底線也是可以用作妥協的籌碼,但大概他們永遠不會明白底線二字應該怎樣寫。若廿三條和 831 政改也不是我們的底線,那到底什麼才是呢?

我們願意被「good cop/bad cop」操控嗎?

傳聞美國中央情報局有一個稱為 “good cop/bad cop”(善惡警察)的偵訊方法:偵訊開始的時候會有兩個警察,一個靜靜的坐在一旁,另一個則會對疑犯以威嚇甚至暴力強逼疑犯招供。當疑犯拒絕就範時,兇惡警察便會離開偵訊的房間。這時候,那個一直默不作聲的善良警察就會扮好人,例如提出幫疑犯買咖啡,或者安慰他等等。當疑犯放下戒心後,善良警察就會對他說,兇惡警察稍後就會回來,而雖然其實我也想幫你,但如果你不起碼招一點供,當兇惡警察回來時,我也無能為力了。

很多疑犯往往就會在這個時候招供。當然,疑犯絕想不到的是,一切其實只是精心的設計。例如這個表示無能為力的善良警察,其實根本就是兇惡警察的上司。

當然,我們無從得知林鄭和曾俊華是否北京對付港人的 good cop/bad cop。但無論如何,接受一個踰越底線的 lesser evil,這等於向北京傳達一個清晰的信息,就是以後它可以更輕易地操控香港的特首選舉。北京只需要在它想欽點的候選人(例如林鄭)外找一個更差的選擇(例如容海恩),我們就會甘心被愚弄,接受被欽點者這個 lesser evil。

結語:在扭曲的小圈子選擇 lesser evil 等於拱手投降

自「唐梁之爭」開始,港人似乎就認定了我們只能在兩個北京批准出閘的候選人中選一個 lesser evil:於是我們只能在「蠢/奸」的唐梁之間,選擇一個「奸」的 lesser evil,或在「善/惡」的「689 2.0」和笑臉迎人鬍鬚叔叔之間,選擇一個看似較善良的 lesser evil。即使這個 lesser evil 已明言會毫不理會我們的底線,力推廿三條和 831 框架政改,我們也似乎毫不在意。

但我們卻似乎從未想過改變這個格局和現實,或至少拼力一試。為什麼當我們認定某人不會被北京接納,我們就自動認定他只是陪跑呢?如今北京推兩個 evil 出來給我們選擇了,我們是否就甘於選擇一個 lesser evil,甚至為此沾沾自喜呢?

這種操控比赤裸裸的欽點更可怕,因為它令我們在被操控的同時,還以為自己有選擇 lesser evil 的自由。

有人說民主選舉從來就是選擇 lesser evil,我同意。但以此論調支持曾俊華的「薯粉」,大概遺忘了千二人的小圈子選舉從來就不是什麼民主選舉。在這個由參選到當選,以至「誰能當選」的公眾觀感都嚴重受到北京操控的「偽選舉」中,天真地接受什麼 lesser evil,就等於放棄抗爭,容讓北京在不論有沒有 601 鐵票的情況下,都能透過「good cop/bad cop」的技巧,安排一個 greater evil 去映襯被欽點者,吸納民主派的選委票。

這和拱手投降有什麼分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