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月娥,消失中的行政長官

2017/10/20 — 11:58

特首林鄭月娥經常誇讚她的管治團隊有破格思維,但總料不到,她首份施政報告最破格之處竟是自廢武功,自動放棄領導港人的政治角色。

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年來,各屆特首都各有期許,希望自己可以帶領港人在政治、經濟上跨步向前,從而締結他們認定是良好的中港關係。首任特首董建華雖然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總有說不完的經濟藍圖和政治大計。除了什麼“中國好、香港好”的民族主義陳腔濫調,董建華提出由數碼港、中醫港到鮮花港等等經濟主張,都是為了建立香港有別於內地的獨特經濟地位。政治上,董建華不惜犯禁,最後更碰得一鼻子灰,也要為國家安全立法,而即使港人非常討厭其帶領,但他從沒有放棄領導的角色。

到曾蔭權的無為而治,香港的經濟前景已拼入中國的發展版圖。不過,政治上他總算策動了兩次政制改革,其中一次成功,得到立法會三分二議員支持,頓時成為跨政治光譜的領袖,但他又深懂休養生息之道,沒有乘勝追擊,為國家安全立法。

廣告

再到過去五年的梁振英年代,經濟上中門大開,任由大陸資本來港炒高樓市和地皮,政治上則轉向威權管治,一面加強政治檢控,限制公民言論自由,一面製造港獨議題,以便把不同政見者打成港獨分子,同時借題發揮,以反港獨之名諸多設限,由立法會參選資格到當選者就職宣誓,都建立關卡,結果稍有不慎,不管是否支持港獨,都被摒諸立法會門外。梁振英的政治作風令人倒胃,卻絕對不能小覷他的政治企圖。

反觀林鄭月娥,中港政治上只會任由擺佈。她既無梁振英報效黨國的氣概,也沒有勇氣撥亂反正,一切只當沒有發生,但一切不堪狀況却又會延續下去。在首份施政報告中,她當然大力唱好“一國兩制”,並且誓要確保其發展方向正確,大概是不走樣、不變形之類,但她只看到“一國兩制”變形走樣不外由於兩大挑戰,一是“港人衝擊國家”(大概意指主張港獨、奏國歌時喝倒采),二是下一代欠缺國家觀念。

廣告

這種狹隘的觀念,明顯源於她只從北京角度看香港,也就輕易加入喝罵港人的行列,卻無心做好港人與中央之間調停人的角色,增加中央對港人的理解。林鄭欠缺對港人的同理心,只看到港人在衝擊“一國兩制”,卻對國家衝擊“一國兩制”置若罔聞。因此,由強調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理權”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到剝奪港人真普選的人大“八三一議案”,再由銅鑼灣書店經營者紛紛被帶返大陸拷問以至囚禁,到人大常委會釋法以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在林鄭看來,統統都不是問題。

接着下來,林鄭也許不會如梁振英般小事化大、挑動矛盾,卻肯定只會依從北京的政策,去處理中港關係涉及的政經問題。因此,李波、肖建華被押走事件不提也罷;政制改革只能按“八三一”假普選方案辦,否則不會再放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情勢許可當然去馬,不許可也可以化整為零,先借反港獨之名削弱言論自由;至於香港高鐵站內“一地兩檢”,當然是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沒有再討論的餘地。

再者,經濟發展和區域規劃方面,林鄭只會順應中央派給香港的角色,即全力推動“一帶一路”的國策,並配合“粵港澳大灣區”的地域整合。無疑,搭經濟便車,求香港利益,本身無可厚非,但整個過程涉及不同地區的利益競逐,一切順從中央的特區政府如何追求自己最大利益,實屬疑問。單從以近千億元建造只有香港一半人口使用的高鐵香港段,以完成全國高鐵網絡通行,大家看到的,只能是孔融讓梨的故事。

當中港之間出現政治、經濟衝突,特首若只會乖乖執行北京的既定政策,卻不會為香港人說句公道話,眼前這位特首又跟梁振英年代全力支持特首施政的那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究竟有何分別呢?

 

原刊於rfa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