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的母語,真是「廣東話」嘛?

2018/5/9 — 14:28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近日,一篇 2013 年被教育局收錄在小學普通話課程配套資料的文章,莫名奇妙地翻了出來。該篇由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榮譽專業顧問宋欣橋所寫的文章,認為「一種語言中的方言不能視為母語」,所以他認為「香港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粵語他則改稱作「母言」。

在粵普之爭越演越烈的香港,宋欣橋這篇文章自然惹來了一大堆批評。及後,特首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的答問大會,泛民的邵家臻議員便借機問對方的母語是什麼,林鄭則回應:「對不起,我不會回答這樣無聊的問題」。友人蔣彥亮撰文批評林鄭,指她這樣回答會失去市民的支持,又指她縱使覺得問題無聊,「都應該先答自己母語是廣東話,才再批評問題無聊」。

問題又回來了,林鄭的母語,又是否所謂的「廣東話」呢?同情地理解,坊間所慣稱的「廣東話」即是廣府話,或是指廣府話傳入香港之後,所衍生出來的港式粵語。然而,林鄭雖是香港出世,但她祖籍是浙江舟山,父親則是上海移民,即使他懂粵語,也肯定第二語言。若「母語」是一個人出世之後,從父母教育之下學曉的第一種語言,她的母語還真有機會不是粵語,而是上海話或舟山話。

廣告

事實上,香港的原居民本來是講圍頭話和客家話,水上人則講蜑家話,而其他上了年紀的老移民,抑或是抵壘政策結束後來港的新移民,只要祖籍不是廣府一帶,他們的第一語言(母語),都不可能是「廣東話」。那些人所生的子女,即使是在香港出世,母語也有可能不是「廣東話」。

以鄙人為例,父母是福建人,母語本來是福清話,三歲來港讀書之後,才學會了「廣東話」。由於「廣東話」在香港是共同語,日常生活用得太多,反而使我的母語溝通能力倒退了,倒退到不能用母語講出完整句子。鄙人的前度女友,則是原居民,母語則是客家話,但是父母見她讀書後,因為講客家話而遭人白眼,從此跟她傾談時,改用「廣東話」,導致她長大之後,只懂聽客家話,不再識得講客家話。

廣告

由此可見,一個人的母語是否「廣東話」,跟他/她的「廣東話」會話能力,根本沒必然關係。相反,由於「廣東話」在香港是共同語,使到一些母語是其他話的人,逐漸不再懂用母語溝通,甚至不再用他們的母語教育下一代,從而使到現在很多香港出世的年青人,祖籍明明不在廣府,母語卻是「廣東話」。

正因如此,邵家臻議員問林鄭的母語是什麼,不是無聊,而是不知所謂。因為「廣東話」在香港的共同語地位,是建基在一大堆香港原居民、舊移民、新移民,為了適應香港的語言環境,甘願棄用自己的母語,甚至不把自己的母語,傳授給下一代。如果林鄭回答,她的母語是舟山話,是否代表她日後出席立法會,可改用舟山話回答問題?還是她沒資格再當香港的特首?

不諱言的說,鄙人實在不明白,為何要不斷強調「廣東話」是不是一個人的母語。是不是我們的母語不是「廣東話」,便不用理會「廣東話」是否香港的共同語?還是要蓄意建立的標籤,香港人的母語是「廣東話」,母語不是「廣東話」的人,便不配做香港人呢?對於母語並非粵語的族群來說,若是「廣東話」在香港的共同語地位,只會帶來歧視和逼迫,所謂的「普教中」還是「粵教中」,又有什麼分別呢?

原刊於《線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