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園中不能承受的獨

2018/3/8 — 13:40

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去年九月懸掛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文化廣場,校園氣氛繃緊,輿論爭議不絕,及後多間大學的民主牆相繼出現港獨標語,十間大學校長聯署聲明反對港獨。橫額拆除後仍有餘波,中大有學生近月籌備成立「香港獨立研究學會」,大學發表聲明,重申堅決反對港獨立場。一個獨字,令校方學生關係緊張。

記者│李文軒 杜廣霖 編輯│周煒晴 攝影│馮婥瑤 周煒晴 美術│馮婥瑤

由橫額事件觸發

廣告

港獨學會透過CUHK Secrets匿名發帖招募幹事。(CUHK Secrets截圖)

港獨學會透過CUHK Secrets匿名發帖招募幹事。(CUHK Secrets截圖)

港獨立研究學會今年一月於Facebook專頁「CUHK Secrets」上匿名發帖招募幹事及會員,引起傳媒廣泛關注。成立學會的意念由五、六個中大學生萌生,就讀工程學院的KC是籌委成員與候選幹事之一。KC由2012年起開始參與政治活動,隨著雨傘革命、新東補選等香港一連串的政治動盪與本土派的興起,他逐漸認同香港獨立的思想。

廣告

KC透過電話訪問指,雖然掛港獨橫額與他無關,但校方要求拆除橫額是成立學會的觸發點。他認為懸掛港獨橫額並沒有違反《基本法》,校方只是以「沒有合法學會申請」作藉口,消滅校園政治異見聲音。KC甚至比喻港獨為「佛地魔」,在校園或社會連提也不能提,學生討論自由被收窄:「如果校方今天不讓我談港獨,明天能以其他理由不讓我們談其他議題,安全線便會愈押愈後。」故他希望成立香港獨立研究學會,以學會名義申請懸掛橫額,並舉辦電影會、論壇及設立展板等,提供平台讓同學名正言順討論港獨並了解背後思想,捍衛同學的言論自由。

KC甚至比喻港獨為「佛地魔」,在校園或社會連提也不能提,學生討論自由被收窄:「如果校方今天不讓我談港獨,明天能以其他理由不讓我們談其他議題,安全線便會愈押愈後。」

目前香港獨立研究學會已正式成立,現時為試辦期,由學生會組成的監管機構,委派成員觀察學會試辦的活動,只要學會運作正常,便能通過為期半年至一年的試辦期,此後不需再受監察。就讀理學院的A同學為另外一位候選幹事。他多次拒絕電話訪問,只允許透過KC以文字回覆本刊。他的香港獨立思想在雨傘革命後萌起,認為香港只有成為一個獨立的政體,才能夠建立民主國家。他希望透過成為學會幹事,喚起同學對香港現況及前途的關注:「無論同學支持港獨與否,也希望他們能在真正了解香港獨立思想後,將港獨納入香港前途的選項之一。」

然而,被問到為何拒絕露面接受訪問,他表示在現時社會政治對立的情況下,任何形式、任何程度的政治參與也有可能影響前途。同樣地,KC為了避免校方打壓行為或遭「起底」、甚至恐嚇等批鬥行為攻擊,故此才透過CUHK Secrets匿名發帖、以Google Form招募會員、不接受露面訪問以隱藏身分,保障自身安全。他指,所有候選幹事在學會通過試辦期前皆不會露面,即使舉辦公開活動也有機會找其他人士主持,視乎情況而定。

校方間接施壓 代表會擔心

學會進入試辦期前必須向中大學生會屬下團體委員會(下稱屬委會)提交申請,會章需得到代表會的通過才能開始試辦會務及招募幹事。校方在香港獨立研究學會公開招募幹事後發表聲明,雖然校方沒有點名譴責,但再三強調「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本刊曾就此事追問學生事務處學生發展及資源組,該組負責指導及支援學生團體事務,但負責人卻表示不予回應。屬委會署理主席、就讀政治及行政學系三年級的潘智鍵指,一般通過學會成立申請,主要考慮兩個因素:「一是學會會章與中大學生會宗旨沒有牴觸,二是與現有的學會沒有相似或相撞的情況。」

潘智鍵曾向中大新任校長段崇智提出,關注校方干預學生自治。(周煒晴攝)

潘智鍵曾向中大新任校長段崇智提出,關注校方干預學生自治。(周煒晴攝)

他表示,學會的政治立場並非屬委會與代表會的考慮,即使同學想成立其他政治立場或主張的學會,如「愛國研究學會」、「共產黨研究學會」皆可。潘智鍵也認為註冊學會是同學擁有的權利,只要他們沒有違反中大學生會宗旨所述的民主精神,能夠促進同學的福利與互相之間的聯絡,沒有理由會駁回申請。

他又透露於香港獨立研究學會成立後,曾有中層階級的大學職員主動詢問他有關該會的註冊資料,包括學會會章與幹事名單,他當時回覆校方稱:「香港獨立研究學會」是按照相關章則成立,拒絕提供任何資料。學會成立前後,有關籌委、幹事、會員名單都由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及屬委會持有,校方無權查看。即使成立後,假若該學會只借用學生會的場地、會室和儲物櫃,幹事資料也只會落在學生會手中,校方不會得知相關同學資料。換言之,香港獨立研究學會的成員、籌委及幹事可以一直隱藏身分。

就校方希望取得與學會相關的同學名單,潘智鍵擔心此舉會影響學生會自治權,打壓學生言論自由:

「現在(香港獨立研究學會)才剛剛成立,校方已立刻發聲明譴責,日後當學會真的開辦有關香港獨立研究的活動時,他們還會做出什麼?」

現時香港獨立研究學會已經踏入試辦期,除非有幹事退出導致幹事會人數不足五人、學會自行提請解散或會務涉及嚴重錯失,否則學會將繼續運行。但潘強調,大學不應該是政治角力的場所。中大校方拒絕就事件回應,暫時香港大學、城市大學、教育大學都表示未有收到類似學會的申請,理工大學、科技大學、浸會大學及嶺南大學在截稿前沒有回應,樹仁大學則因幹事會出缺而未能回應 。

​法律「講」獨各執一詞 言論自由有界限

在校園內,香港獨立研究學會事務由學生會管轄,但在法律上,學會又是否站得住腳呢?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難以一刀切指出類似的組織有否犯法。因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尚未立法,表達政治思想甚至討論港獨均不屬違法,但假若宣揚港獨的行為或言論影響大量社會人士支持港獨,而干犯者有鼓吹他人支持港獨的意圖,就會觸犯「煽動罪」,又或者香港獨立研究學會解釋章程時令人萌生學會是在宣揚港獨的想法,出現「寫者無心,聽者有意」的情況,同樣會犯法。

湯家驊指執法者可以決定和考慮別人的犯罪意圖,而何君堯早前於公開揚言「殺無赦」正正踏入《煽動罪》的灰色地帶。(馮婥瑤攝)

湯家驊指執法者可以決定和考慮別人的犯罪意圖,而何君堯早前於公開揚言「殺無赦」正正踏入《煽動罪》的灰色地帶。(馮婥瑤攝)

然而,何俊仁律師卻對「煽動罪」另有見解。他認為干犯者意圖與煽動罪無關,視乎的是煽動會否產生暴力或迫切危險。他指,煽動必須牽涉到引起破壞社會安寧,甚至刺激人使用暴力的元素,才可入罪。香港獨立研究學會就著議題作學術研究,或如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般打正旗號贊成港獨,均屬純粹的言論自由,在普通法原則下不會被入罪。除非一些打著港獨名號的群眾帶備武器佔領政府總部,宣稱要香港獨立,造成即時危險,才會觸犯法例。

到底言論自由有沒有界線?湯家驊指出《國際人權公約》中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列明言論自由可因國家安全而受法律限制。換言之,無論是言論、學術、結社、示威自由,只要觸及國家安全的議題,都可以被法律禁止,執法者亦不會被視為違反人權。不過,由於現在法例沒有清晰界定,難以釐定犯法界限,在港獨討論處於模糊界線之時,他建議同學想清楚是否要以身試法,不要「踩界」。

何俊仁則認為《國際人權公約》相等於《基本法》條文的地位,任何刑事限制均要符合人權法。若言論影響到國家安全也可被限制,但限制要必須和清晰,刑罰要合理,與罪行相稱。何俊仁也提醒學生,做任何決定前都要先估量及願意接受行為帶來的後果。

何俊仁指法庭會否以言入罪,會考慮《人權法》所指,言論有否影響國家安全。(周煒晴攝)

何俊仁指法庭會否以言入罪,會考慮《人權法》所指,言論有否影響國家安全。(周煒晴攝)

 

(原文刊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學生實習刊物《大學線》第134期,《立場新聞》獲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