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自稱內地遊客男子 疑拍攝梁天琦五人案陪審員 官:信無心之失不需擔心

2018/2/23 — 15:07

主審法官彭寶琴

主審法官彭寶琴

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五名被告因涉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事件,被控暴動、煽動暴動、非法集結等罪名,案件今早在高等法院續審。在大約中午時份,負責審理案件的彭寶琴法官向控辯雙方大律師指出,法庭書記收到一名公眾人士舉報,指有一名自稱內地遊客的男子在庭內拍照。

據該名女士稱,該名男子疑似向陪審員方向拍下的照片,並看見他用微信軟件將照片傳送出去。法庭和雙方律師商討過後,相信該名男士只是犯了無心之失,但已經指示了司法機構人員作出跟進,包括考慮是否需要報警處理。

廣告

在大約中午十二時的時候,彭寶琴法官於庭上指出,法庭有事情需要跟雙方大律師商討,請陪審團先行離席,並指為免影響司法公正,頒下禁制令,要求傳媒在商討期間暫時不能報道法庭內討論的內容,法庭會於稍後再決定是否剔除報導禁令。彭官隨後於庭上表示,剛收到法庭書記通知,指收到一名公眾席上人士舉報,有一名自稱內地遊客的男子於庭上以手機拍照,認為需要在庭上和雙方大律師商討如何處理事件。

舉手機向陪審團方向拍照 用微信軟件轉寄

廣告

法庭傳召舉報有人於庭上拍照的女士於庭上作供。該女士稱,在今早開庭前,她從一名朋友得知,該名坐在她旁邊的男子在法庭上用手機拍攝了一張照片,並在陪審團出庭後,再嘗試用手機拍照,但因為留意到該女士瞪著他,就將相機功能關閉。該名女士續指,在上午審訊進行期間,大約在傳召了第一位證人,即食物環境衛生署小販管理隊高級衛生督察出庭作供後,她見該名男士再用手機向著陪審團方向拍攝了一張相片,並用微信軟件將相片傳送了給他通訊錄上的聯絡人。這名女士稱,她首先將這件事情透過電話訊息告訴了辯方律師團隊,其後律師亦將事情轉告法庭保安及執達吏。

該名女士稱,因為怕對方會刪除相片,她並沒有清晰看到對方的照片拍攝到什麼。

法庭隨後傳召辯方律師文浩正作供。文浩正指,當時坐在他旁邊的一名律師收到該女士的訊息後向他查詢如何處理,他便通知了法庭保安,並陪同該名女士向保安簡述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點出該名男子。

自稱內地遊客 不知道不能拍照

兩名於庭內的執達吏作供時稱,他們當時收到消息後,便邀請了該名男子離開法庭以便了解情況。其中一名執達吏指,當時該名男子自稱是一名內地遊客,並不知道香港法庭不能拍照。執達吏稱,他們當時檢查該名男子的手機,發現裡面有大約7-8張相片,並有一段短片,但由於檔案太小,看不清楚被拍攝的對象是什麼。執達吏指,這名男子當時已即時從手機中,及手機的「垃圾桶」刪除了這些相片,之後亦回到法庭公眾席就座。

彭官問執達吏,是否有查看該名男子是否已經用微信將照片傳送出去,執達吏回覆指,他們當時只是勸這名男子將照片刪除,並沒有查看他的微信軟件。代表第二被告的姚本成大律師問執達吏,是否能夠肯定對方真的是一名遊客,執達吏回覆指他們當時並沒有深究,當時亦沒有記錄該名人士的個人資料。公眾席上一度議論紛紛。

控辯雙方及後再就是否剔除報道禁令及將有關事情告知陪審團商討。控方最初陳詞指,為了確保審訊公平公正,法庭不應該剔除報道禁令,亦無須告訴陪審員,因為控方認為如果陪審團看到報道,會影響他們對於案件議題的處理,對案件的公平性有損害。辯方各大律師則看法不一,有人認為剔除報道禁令有助提醒其他人不要干犯同樣錯誤,但亦有律師認為不應該讓媒體報道。

彭官則指出,由於根據該名女士的說法,該男子已經用微信將照片傳送出去,難保照片日後會在社交媒體流傳,不過控方初時認為,有關問題可以在發現照片在網絡上流傳後再作處理。

法官籲陪審員無須過分憂慮

法庭將案件押後半小時後處理。彭官指,綜合考慮情況及雙方陳詞後,她傾向相信該名人士拍照的舉動純屬無心之失,因為他在開庭前已經拍過一張相片,並已於勸喻後立刻刪除照片,相信他的舉動並非針對陪審員。彭官又指,雖然法庭現階段並不知道照片的內容,亦很大機會會拍攝到陪審員,但認為陪審員無須過分憂慮。控辯雙方認同可以剔除報導禁令。

彭官其後向陪審團表示,相信該名人士只是不熟悉香港法律而作出無心之失,希望各位陪審員不需要擔心。彭官又指,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任何人都不得在在法庭大樓內拍攝,而任何人繼續發表或轉發違法拍攝的照片,亦同屬犯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