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任內的兩個黄金交叉

2016/5/17 — 14:44

香港要接待國家領導,真是 bad luck。行獅子山都分分鐘被截查搜身,怕的就是黄色 banner恐怖襲擊。張德江不想看到「我要真普選」,而梁振英怕的是「689下台」 — 即是說他們害怕的是寫在牆上的事實。如果是這樣,他們應該更怕看到這篇文章呈現的事實 -「一國兩制」早已中伏,而梁振英則補上一槍,make sure它返魂乏術。

中共對港政策在回歸前採取懷柔統戰手段,攏絡華人精英,以「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安撫民眾。回歸初期,中共採取寬鬆政策以穩定人心,但20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失敗,中共判斷香港「人心仍未回歸」,且有外國勢力煽動民眾對抗中共,開始採取更進取的對港政策。中央對港事務開始由「高度關注」發展至「以我為主」。通過各級官員的談話,提醒港人「一國先於兩制」,中央除了外交和軍事外,對特區擁有多種權力。

中聯辦不單在香港各級選舉時協調建制力量,更公然就立法會應否運用特權法調查「免費電視發牌事件」向建制派議員發出指示。至2014年有關普選特首爭議白熱化的時候,中央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指出中央對港有「全面管治權」,公然撕毁高度自治的承諾。今年「兩會」期間,中央官員談到對港政策,提出「嚴依憲法」,有別於以住強調「按基本法辦事」的說法。這些提法與行動都在削弱兩制的重要性而強調一國的超然地位,衝擊高度自治。

廣告

中共自2003年後對港事務加強干預的結果是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漸失信心和對中央政府的觀感愈來愈差。我分析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與香港電台每年七一回歸紀念日前所進行的民調可見到兩個重要的黄金交叉點。

圖1顯示港人評估中央否落實一國兩制的情況。在2002年,有近六成人認為「有落實」,而只有14%認為沒有,認為「一半半」的亦只有二成。

廣告

但自從2003年後,認為「有落實」的百分比一直下降,到了2015年跌到23.5%。而認為「沒有落實」的,在2003年後有所上升,在董建華下台後曾大幅回落,然後慢慢回升至2015年的27%。多年來,對一國兩制持正面態度的人都比持負面態度的人為多,直至梁振英上台後才出現黃金交叉,即持負面態度的人較正面的人為多。但更多人其實是從正面態度轉向觀望態度,認為「一半半」的人由2002年的20%增至2015年的46%。

圖1:

資料來源: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

資料來源: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

圖2顯示香港市民目睹中央對港政策轉變後,對中央政府的印象亦同時變壞。2002年被訪者有近六成對中央持正面態度、而只有4%左右負面,35%是沒有變化,可見港人覺得中共在回歸後信守高度自治的承諾,因此有非常正面的形象。但自從中共對港政策轉變後,市民對中央的印象開始變壞,至2015年只有二成對中央仍持正面態度,而持負面態度的則上升至2015年的36%,比2002年足足翻了4倍!這個黃金交叉同樣出現在梁振英任內!

圖2:

資料來源: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

資料來源: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

梁振英任內情況所以急劇變化,有多種原因。

首先,他的支持基礎主要來自傳統愛國力量 (如親北京的政黨、工會、社團和紅色商人) ,又與中聯辦關係特別密切(梁當選後首先拜會的是中聯辦官員),令人覺得他儼然中共在港的代表,他的表現便直接影响港人對北京的觀感。

另一方面,梁振英性格孤辟(競選後未能安撫對手陣營)、好勇鬥狠(動員群眾鬥群眾、鎮壓示威) ,令傳統商界精英(如自由黨) 、泛民政黨和公民社會都對他不滿,而中央卻一直表示支持梁依法治港,結果令北京的形象被嚴重拖累。

張德江來香港 sell一帶一路,若他要帶甚麽信息回北京,應該很簡單: 

一,「一國兩制」幾近玩完;

二,「我要真普選」仍掛在許多港人心中;

三,換特首。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