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局長共產黨員幽靈上身了!

2018/4/20 — 20:54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京港大學聯盟」成立典禮上致辭。(資料圖片)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京港大學聯盟」成立典禮上致辭。(資料圖片)

今天早上(20/4)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出席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時回應議員提問,就日前中國歷史教科書評審的爭議「解畫」。  雖然日前蔡姓副局長也曾辯稱「不必過分解讀」有關問題,但是,如今楊局長親自在立法會回應,算是對口機構最高階級官員的正式官方解說,應該是要釋除這幾天以來不少專欄作者、政論家、學者和社會人士的多番揣測猜度了。  報載「對於『中國收回香港』一說,楊潤雄指,歷史上中國一直具有香港的主權,所以不涉及任何收回,或由英國交回香港主權的說法。」(註),筆者閱後頓時感到耳邊響起「一語定音」的鏗鏘聲,深感楊局長完全通曉而緊貼堅守「政治正確」之道,簡直就像共產黨員幽靈上身了!

須知共產黨黨員對於政治用語的一字半句都十分小心謹慎,這是黨員在政治旋渦中求存打拼而得著的練歷和修為。  如果在文革的狂飆年代,一字的偏離足以受刑陷獄,半句的差池甚或招致喪家滅門,如今雖然已進入習氏帝國的風光盛世,維穩仍是國策的主旋律,而所謂「與時並進」基本上就是要看準當前政治風向標所指,與黨的宣傳口徑一致。   況且,在共產黨的眼中,「歷史問題」從來就是「政治問題」,必須從現實政治中考慮,解述,演繹,修飾,甚或不惜篡改,以求達到宣傳、教育和歷史存檔的「政治目的」。 近年來共產黨早已透過編印教科書、製作電視劇和拍攝電影等手段,不斷想方設法的改寫歷史,「八年抗戰」寫成為「十四年抗戰」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由此看來,當前中國歷史教科書評審小組一事,透過傳媒廣泛報道後,難怪全港社會人士嘩然,尤其是教育界中人,更感困惑和疑慮。

就以今次評審「收回香港」或「收回香港主權」的寫法被指為「措詞不恰當」或「用語不清晰」,不少人翻查多年前資料,顯示過去官方也曾如此表述:1982年鄧小平說過「在1997年收回香港……」;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寫道:「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收回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以下稱香港)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2014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表示:「……實現了長期以來中國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願望……」;外交部網站亦聲稱:「中國政府決定在1997年收回整個香港地區……」。  有人指出多年前教科書也曾用上相類的描述詞句,卻完全沒有問題,如今卻「此一時彼一時」,當然引起有關是否教育局收緊審查,以及有意控制教科書內容的憂慮和質疑。 

廣告

究其實,楊局長關心的豈是修辭方面甚麼用詞遣句的「含糊不當」。 從共產黨經年累月推動文宣的經驗來說,筆者相信,共產黨中人對於語言學的認識必然與政治鬥爭哲學的策略相應運用。 所謂語音學、語義學和語法學等相對來說並不重要,因為他們著意的只是「語用學」(pragmatics),重視和關注語境對語言含義所產生的影響和作用。 因此,共產黨的文宣工作必須有所配合,發放當前香港政治環境需要的訊息:強調國土完整、確保國家安全、打擊「港獨」意識……。  就算教科書稍後終歸還是要符合當前「政治正確」的說法,修訂為:「中國收回香港,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難道共產黨會就此放心罷休嗎?

 誰人可以預料,從學術評審課本制度到政治審查教材內容,以至從開放式自由市場印製教科書到統一由教育當局包辦印發書本,或許已在共產黨的授意和教育局的策劃之中,並不一定遙遠。  筆者以為,去年安插的蔡姓副局長已儼如教育局的「黨委書記」,如此一來,楊局長除非掛冠歸田,否則共產黨員幽靈上身實在難以避免了! 

廣告

 

***************

註:詳見《立場新聞》(20/4/2018)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