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教會領導層選舉制度之(一)「變相的會長終身制」

2017/12/27 — 14:15

資料圖片 l Waiting For The Word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Waiting For The Word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先此聲明,筆者以逾四十年的基督徒身分撰文,有關立論與所屬教會或堂會完全無涉,只是必要時援引教會的實例說明觀點。 再者,筆者必須坦言對教會的管治理論並無專業方面的深究,所論述的只是個人生活經驗、事奉體會和一般常識而已,關鍵在於希望以最大的民主因素彰顯出「教會屬於眾信徒崇拜敬禮的殿堂」,並非乞靈於小圈子的、寡頭式,以至獨裁專權的管理。 「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全房靠祂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聖殿。你們也靠祂同被建造,成為神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 (以弗所書2:20–22)

首先,從基本信仰理念說起,所有信徒確認人的罪性與生俱來,除原罪外,性惡的劣根性一直支配著人們的所言所行,盡顯驕傲自大和縱慾貪婪。 事實上,俗世中戀財好名和爭權逐利已是常態,以至成為多數人的人生價值觀。  每一個人都是罪人,教會中人同樣陷於罪惡的誘惑和慾望的試探當中,因此,心靈軟弱的世人並不可靠,只能在組織內建立較健全的運作制度,盡量抑制人性的放縱不羈,淡化人們罪性的迸發。 筆者以為,教會管理和領導層選任制度上的考量也應該作如是觀。

教會管理當然涉及權力的分配和資源的調撥。 就以筆者所屬的香港路德會為例,是一個中型規模的教會,轄下直接和間接管理的包括堂會、教育機構和社會服務組織,而堂會運作主要由教友以奉獻形式支持外,其他的教育和社會服務總的來說都是由政府資助,教會以辦學團體或服務信托機構形式營運。 因此,前者基本上是教會內部自行處理的事務,後者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政府當局的規管和督導。  無論如何,名義上和法理上教會在管理堂會、學校和社會服務機構方面肯定有所介入,以及承擔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教會管理層在權力分配、資源調撥,以至其他邊際利益方面有著掌控的實權。  那麼,在教會管理架構和人事任命制度上便更應該顯示公平、公正和透明度,否則,人的個人意志凌駕其上,人的罪性妄念和言行未能受到適當約束,教會領袖層的所作所為容易讓教會蒙羞,玷辱基督的名。

廣告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是警惕掌權人的經典名句,其實只不過是普通常識,一般人也深明箇中道理。  在政治上選任制度中的「限任制」制衡作用就是要防止權力長期集中於一人身上,造成獨夫攬權的局面。 就算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在毛澤東以後鄧小平也立意廢除「終身制」,所謂「隔代接班」、「七上八下」的規矩,以及「十年任期」的不成文規定等等,都是嘗試確立有效制度,避免掌權者借故延長任期,坐擁無上權力。

可是,反觀筆者所屬教會會章,有關選任會長一節明言:「連選得連任」,也就是說只是在每次任期年限上有所規定,卻沒有年齡、健康和限任期方面的條件限制,只要連續當選為會長便可以一直連任下去,正是「變相的會長終身制」。  戲謔一點說,只要一日尚未「蒙主寵召」,理論上會長一職可以透過正式的選舉制度成為「千秋萬代的終身會長」!   平情而論,當一個人長期佔坐著組織的最重要位置,長期擁有著組織的最大權力,長期享受著組織的最高榮譽,以及長期運用著組織的最權威管治方法,個人的思維、心態和言行習性到底會有怎樣的變化呢?   位高權重的人在沒有制度上的權力制衡和監察時,恐怕人性的罪惡弱點更容易令人偏離應該堅守的聖經訓誨、個人操守和公義原則!

廣告

筆者當然明白「人無完人」的真理,因此期盼選出個人魅力的「德高望重」、學養修為的「淵博識廣」、人際關係的「親和相睦」,以及處事能力的「大度有為」等條件集於一身的人而成為教會會長,確實是不切實際的「非份之想」。  正因如此,筆者以為會長選任制度除了持守「選賢與能」的重要原則外,分散權力的「集體領導模式」和民主問責的「教友監察機制」才是必須探究和發展的方向,而且不能容許鑽空子的「會長終身制」繼續存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