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權位永續 問題永續

2018/3/22 — 22:03

習近平

習近平

北京劃時代的倒退勝利完成,全國人大終於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中國要走回頭路,一黨專政將變本加厲,由集體領導走向個人獨裁。

從策略角度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一面嚴打貪官移除政敵,一面鼓吹民族主義,大力向外擴展,同時快刀斬亂麻,在全國人大開會前八天才公開二十一項修憲建議,表明無庸討論,結果迅速通過,可見其計算精準,分秒不差。

個人獨裁看來勢不可擋,但個人獨裁無法克服的問題,不會因為修憲成功而消失。首先是接班人問題。毛澤東當年登峰造極,也不能擺脫挑選接班人的困擾。他吸收史太林的經驗,為免重蹈覆轍,被繼任者批判、否定,不惜發動「文化大革命」,把政敵拉下台,又以念念不忘表忠的林彪為接班人,並且扶植「四人幫」,以保江山萬代紅,卻又搞得一塌糊塗,林彪身亡之後,「四人幫」也不能接班,結果第r一把交椅只好讓給各方反對最少的華國鋒。

廣告

當憲政不成人治當道,誰去繼任最高領導人一職,就由掌握最大實權者話事。毛澤東和鄧小平其實都一樣,怎樣繼承誰去繼承,都由他們一錘定音,分別是後者挑了人選,還定出一套規則,講明任期以十年為限,更嘗試以集體領導保住黨內團結。今次習近平一舉推翻近三十年來的規矩,日後如何接班,當然由他決定。如果重覆毛澤東那樣欽點接班人,後果如何可以預料,但復用鄧小平的規矩,也難以令人信服可以長久保留下去。

其次,個人獨裁誘發激烈的權力鬥爭。毛澤東年代以政治劃界,黨同伐異,全面打壓黨內外反對聲音,陰謀詭計亦在所難免。究其原因,在於權力一人獨攬,勝者全勝,敗者全敗,保不住自己的權位,可頓時貶成牛鬼蛇神,掉進萬丈深淵。過去老革命變了「黨內走資派」,以至鄧小平的三上三落,不僅叫人吃驚,也反映最高領導人對眼中敵人寧枉毋縱,免留後患。

廣告

當政治競爭者清空之後,矛頭便指向政權內部,甚至連第二把交椅的接班人物也不放過,彼此諸多猜忌,不斷自製政治危機。其實「文革」殷鑑不遠,統治階層內部爭權奪利的兇殘暴戾,絕不下於對敵人的專政,反正誰叛逆領袖誰聽命朝廷,都由一人定奪,宮廷政治不大行其道才怪。

其三,獨裁領導講求下屬的效忠多於才幹。不要說毛年代一切政治掛帥要紅不要專,鄧小平最後十年先棄胡耀邦再棄趙紫陽,寧願由李鵬、江澤民執政,擺明也是政治忠誠比治國才能重要得多。一些體制內的歷史學家曾經深入研究當年蘇聯分崩離析,發現一個重要原因是集權體制的負責人只會任用條件比自己差的下屬,因為領導容易駕馭,下屬也甘於服從。

不過如此類推下去,整體地看,就是政治人才一層比一層差劣,長遠來說,更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一個點,治理能力和權威就每況愈下,以至無法管治下去。放眼近年中國大陸,總書記提拔的親信部屬在不同層次迅速上位,他們才幹如何出眾,外人無從得知,究竟能否避免蘇聯崩潰的歷史重演,只有寄望習近平可以擺脫獨裁體制任用庸才的慣性。

隨着習近平的權位走向終身,接班人制度消失,政治權鬥暗湧處處,幫派政治堵塞人才等等問題亦接踵而來,甚至變本加厲。與毛年代不同的是,當今中國社會以實利掛帥,若就業機會縮減、個人入息下降,除了社會人心不穩,更直接削弱政權和領導人的認受性。

因此,總書記即使獨領風騷,也跟過去三、四十年來的最高領導人不一樣了。他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既然是為了中國走向小康社會再晉身強大國家,便不容有任何閃失,否則他便需要負上最大的責任,就如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大躍進徹底失敗,毛澤東也要被迫退居二線一樣。

但個人獨裁體制本質所限,又如何可能善用人才,和平擺平政經矛盾和派系鬥爭,並處理權力過渡問題,從而全心致力發展經濟,把中國推上一個又一個台階,以保權威恆久不墮?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