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殺無赦!」—僭越者的武器

2017/10/8 — 19:32

2017/10/8    聖靈降臨後第十八主日

(太二十一33~46)

不久前,有一位立法會議員召聚群眾,聲討「港獨」人士,表示對這些人要「殺無赦」。因他自己宣稱是「一位謙遜又開明的基督徒」,引起了不少人對他的信仰的質疑,基督徒怎會殺人?

廣告

其實這並不為奇。今主日的福音經課記載了耶穌所講的一個比喻,談及一個葡萄園的園戶殺人不眨眼的事——「惡園戶的比喻」。

一個主人開墾了一個葡萄園,將之租給一個園戶,讓園戶種植葡萄,而自己則收取其中一些果子作為租金。怎料,他多次派僕人去收取果子,都給園戶打死殺死。最後以為派自己的兒子去,他們或許會尊重這是他的兒子,怎料也給園戶殺了。園戶認為若連主人的兒子也死了,沒有人承受主人的產業,他便可侵佔產業。這算不算是今日法律上所說的「逆權侵佔」?

廣告

當然大家都會因這園戶所作的事感到忿怒,也會覺得世上怎會有這事。家主派第一個僕人去收果子時,被園戶殺了,已會將他趕走,請租給其他園戶了,怎會多次派人去收果子,收不成,給園戶殺了,連兒子也給殺了。相信古今中外,都難找到這樣的主人。耶穌所講的,一方面指出了上主對以色列甚至是人類的寬容。但另一方面,也指出在以色列歷史中,他們的領袖,不論是君王或宗教領袖,將上主所派的先知僕人,殺的殺,斬的斬,真是「殺無赦」!耶穌講這比喻,正是要指出他時代的宗教領袖,「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聽見他的比喻,就看出他是指着他們說的。」(二十一45)

園戶的問題,就是忘郤他只是受託人,去管理葡萄園。反之,他將園主的權力、地位和產業奪取過來,成為自己的利益。為達至這目的,他打壓被派來的僕人,「殺無赦」。這些事情,其實不只是一個比喻,或只是針對以色列或耶穌時代的領袖,在現今生活中,不論是個人,教會,社會,甚至國家,也不難找到這些事情不斷發生。

基督徒相信生命由上帝所賜予,我們只是生命的受託者,負責管理生命,上帝是生命的主人。但多少時候,我們僭越了上帝的主權,以自己的心意或是社會的價值觀來操控自己的生命。或許我們只是追求自己的目標理想,沒有傷害任何人,但我們得記得聖經記載上主的說話:「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六8)忘郤公義,忽略憐憫,也是對人的傷害。

在教會的事奉,也會容易發生僭越的事。教牧強調自己的權柄,或是長執視自己是教會的掌權者,都是忽視了惟有基督是教會的主。教牧是教會的牧羊人,信眾有皆祭司的角色,但大家都是同歸於一位大牧者,就是耶穌基督,他才是引領教會的牧者。教會中,不論是教牧或信眾弄權,也會傷害不少脆弱的心靈。

僭越權力的事,不只在有宗教信仰的人士中出現,就是沒有宗教信仰,這種事也常遇見。香港近年來出現的對立與撕裂,很多時候也皆由於人的弄權,不明白自己只是權力的受託者,也不知權力的真正來源。

大學近年來出現校委會或校董會的對立,源於前特首以大學有學生提出「港獨」為由,加強管轄,委派自己的心腹進入校委會或校董會。數年前,校委會在沒有給予任何解釋下,否決物色委員會所推荐的副校長,事情給學生揭露,有校委提出荒誕的理由,否決與特首政見不同副校候選人。大學為一個城市最高學府,負責培育社會精英,校委會或校董會,雖由特首或某些人士所提荐,他們的角色是謀求大學的發展,也是受託於廣大市民,而不是為特首或某些政見人士服務。當然他們願意為特首或某些政見人士服務,都是因要得到個人之名利,但扼殺了能為大學服務的人材。

香港的立法會基本上不是一個公平公義的組成,多數市民所支持的議員只能佔立法會的少數。反之,少數市民所支持的議員佔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議席。不過,無論怎樣選出來,他們或許沒有民意的授權,但他們除了代表自己的界別外,他們也有責任監管政府的施政,以符合大眾的期望。可惜的是,他們都以自己的政黨利益為依歸,「一吹雞」,便不理誰對誰錯,便立刻歸隊,攻擊異見者。他們可以控訴別人使用暴力,污衊國旗,但假若是「自己友」,「殺無赦」也沒問題,國𣄃用完掉在垃圾埇也沒問題。殺的只是敵對者。立法會被人譏諷為「垃圾會」,這實有負市民所託,也扼殺了社會大眾,特別是弱勢社群的福祉。

特區政府官員,雖然都是欽點,毫無民意授權。過去殖民政府也讓人知悉,官員只是「公僕」,為人民服務,但今天的特區政府,官員好像有無上權威,很多政策,不經諮詢便刻意推行,例如在西九建立故宮博物館,一地兩檢等。對於異見者,予以鞭撻,又指責反對的議員和市民。年青人為保家園,重「奪」廣場,被指為暴力,要重判他們入獄;對於議員提出「殺無赦」,則提也不敢提。特區政府事事只看中央的意旨,忽視市民的訴求。

中共以「為人民服務」口號奪得政權,但得到政權後,便打壓人民對民主、人權、言論、信仰等訴求,這也實在有負人民的期望。

聖經說:「沒有權柄不是來自上帝的。」(羅十三1)當然不少掌權者不認識上帝,是無神論者,甚至是要與上帝為敵,他們不會接受權力是來自上帝,但可惜的是,他們連權力來自人民也不明白,反而扼殺,甚至是打壓殺害人民。惟有這樣,才能鞏固自己的權力。在香港,掌權者以為權力是來自北京,事事以中央旨意為依歸,其實他們都不是忠於中央,只是看重自己的權力與政治利益。從他們一面講「愛國」,但另一面,他們的家人郤擁有別國居留權便可明白。所以其實他們也不是忠誠的園戶。

不過,令我感到最痛心者,是不少擁有權力的人,特別是在香港,宣稱自己是基督徒,參政是上帝的呼召,負上帝的軛等,口說「行公義,好憐憫」,郤塞住了憐憫和公義的心,雖或沒刻意殺人,但「不殺百人,百人也為你而死」。

耶穌講完「惡園戶的比喻」後補充的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上帝的國必從你們奪(這字是否有暴力的意思?)去,賜給那能結果子的民。誰跌在這石頭上,一定會跌得粉碎;這石頭掉在誰的身上,就要把誰壓得稀爛。」(二十二43~44)這是對弄權者,對僭越的受託者,對殺人者的警告,他們最終會被除滅,他們受託的身分會被褫奪。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只要有衣有食,我們就該知足。但那些想要發財(包括權力)的人就陷在誘惑、羅網和許多無知有害的慾望中,使人沉淪,以致敗壞和滅亡。」(提前六7~9)要明白我們生活在世,只是受託者,受託於上帝,也受託於鄰舍。「行公義,好憐憫,存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不是口號,而是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