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毛澤東和馬寅初的人口論爭

2018/5/16 — 10:19

毛澤東(資料圖片)

毛澤東(資料圖片)

日前,專欄作家渾水寫了一篇《毛主席、馬寅初比壞蛋 Thanos 更叻》的文,當中提到上世紀五十年代,毛澤東跟中國經濟學家馬寅初在人口問題上的一場論戰。話說當年,馬寅初認為中國人口增長率太快,於是提出《新人口論》,主張避孕、抽稅和推遲婚齡,但是毛澤東主張「人多好辦事」,結果被打成右派,「老屈佢質疑社會主義優越性之類」。

好明顯,渾水沒細閱中共黨史和理論,談到該段論戰時,自然講得一舊一舊,有些論點還要搞錯了。第一點,渾水認為馬寅初提出的《新人口論》,「論調不新」,顯然是不知他加上「新」字,目的是要跟馬爾薩斯的《人口原理》區別,他的主張跟馬爾薩斯不同。歸根咎底,是源於馬克思曾經批判馬爾薩斯的人口論。

什麼是馬爾薩斯的人口論?

廣告

要談馬克思的批判時,也要談談馬爾薩斯的人口論。渾水談到馬爾薩斯的人口論時,把對方的理論說得太簡單了。的確,他確實提過人口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但生活資料以算術級數增長,但是他的論點是建基在一個前提,便是「一切生物都有超越為它準備的養料和範圍而不斷繁殖的經常趨勢」。

在這個前設下,他認為失業、罪惡和貧困,並非社會制度造成,而是人類自然繁衍的結果,反而是社會的財產私有制,會使人們不會因為縱慾而繁殖太多子女。因此,他反對英國當時奉行的濟貧法,而是主張利用道德抑制,教導贍養自己的子女者不要結婚或晚婚,反對婚前性行為,以及工人工資需要按人口增減而釐定。

廣告

馬克思為何批判馬爾薩斯?

馬克思則不贊同他的論點,他認為失業、罪惡和貧困,不是人類自然繁衍,亦有自己一套人口的理論,統稱為「相對過剩人口理論」。他認為,由於資本家追求剩餘價值最大化,即利潤最大化,社會隨著資本的累積而變得集中,資本在集中的同時,資本家則會想盡班法,加速資本累積技術和方法,從而減少對勞動的相對需求,最終產生出相對過剩勞動人口,統治階級卻會將勞動人口過剩,包裝成「人口過剩」。

馬克思因而認為:「每一種特殊的、歷史的生產方式都有其特殊的、歷史地起作用的人口規律。抽象的人口規律只存在於歷史上還沒有受過人干涉的動植物界」。(《資本論》第 1 卷,第 23 章)。

在馬克思的眾多著作中,他不只一次批評馬爾薩斯。歸納起來,他認為馬爾薩斯的人口論,主要有三個問題:

第一,馬爾薩斯認為人口會以幾何級數上升,生活資料以算術級數增長,只是根據幾個個別情況而得出的定論(見《剩餘價值理論》)。
第二,馬爾薩斯完全忽略了科技的進步:「應用資本、勞動和科學就可以使土地的收獲量提高」(見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
第三,他的論點忽略了失業和貧困,是源於社會因素,包括所得分配和技術的因素,他是為資本主義辯護。(《資本論》第 1 卷,第 23 章)。

馬寅初被批,與大躍進失敗

說完馬克思和馬爾薩斯,這些跟馬寅初有什麼關係呢?首先,馬寅初最終被批,不是什麼「質疑社會主義優越性」,而是指他的論點是唯心歷史觀,跟馬爾薩斯的人口觀點一樣。其次,在馬寅初提出《新人口論》前,一九五五年的中共八大報告是主張「生育方面加以適當的節制」與此同時,他在一九五七年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一次(擴大)會議上,和邵力子早期提倡人口控制,曾受過毛澤東讚賞。

因此,馬寅初當時是以為毛澤東和中央接受他的節育觀點,才提出《新人口論》。他提出《新人口論》後,在反右運動期間受到一些抨擊,指他的論點是馬爾薩斯人口論,他有加以反駁,毛澤東當時則沒定調。毛澤東開始反駁馬寅初,是在大躍進,特別是大躍進失敗的廬山會議之後。

由此可見,渾水對於整場論戰的前因後果,根本沒有深入的了解,完全係隨口噏當秘笈。馬寅初最後會被平反,主因是中共以及毛澤東,本來也贊成節育的,但是大躍進的推行,毛澤東盲目樂觀地相信了地方的產量虛報,對中國的經濟發展和人口壓力,出現了錯判。在廬山會議後,馬寅初堅持己見,毛澤東在當時的形勢下不能認錯,只好扣他一頂「馬爾薩斯人口論」的帽子。

原文刊於《線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