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如何死亡

2018/1/29 — 1:13

《民主如何死亡》的英文版封面。

《民主如何死亡》的英文版封面。

放諸四海皆準的驗證方式,最易引起世界不同角落人民的共鳴。今年我的讀書清單裡,有一本叫《民主如何死亡》,作者是哈佛大學政治教授 Steven Levitsky 及 Daniel Ziblatt。二人在書中提到,在 1973 年智利發生政變,人民選出來的總統阿葉德,被皮諾切特武力推翻政權。當年的 9 月 11 日,阿葉德早上還向全國廣播,希望人民站出來捍衛民主,但過了數小時,他自己就被殺害。隨著他的死亡,智利的民主也難逃劫數。

我們通常以為,民主的死亡方法,是由槍杆打響第一炮。在冷戰期間,大多民主之死,都是軍事政變,例如在阿根庭、巴基斯坦、土耳其、泰國、巴西、多明尼加共和國、加納、希臘、危地馬拉、尼日利亞、秘魯、土耳其和烏拉圭等國。通過軍事力量和強制手段,民主以壯觀的方式解體。

不過民主還有另一種死亡方法,非由軍事強人策動,卻是民選的政治領袖一手造成,沒有那麼戲劇化,但同樣極具破壞力。

廣告

例如在委內瑞拉,查韋斯在當選之前,承諾要建立一個更為「真實」的民主國家,並聲稱要利用該國豐富的石油財富來改善窮人的生活,獲得當地人民支持。他在 1998 年當選總統,制定新的憲法,儘管當中被軍方短暫推翻政權,但政變失敗,卻讓查韋斯更自豪地對外聲稱自己擁有民主的合法性。

直到 2003 年,查韋斯上台才五年,便走向專政。隨著公眾的支持逐漸消退,他擱置了一場反對派佔優勢的公民選舉。在 2004 年,政府將那些曾經在請願書上簽名的人列入黑名單,並削弱最高法院的權力。查韋斯打著民粹的旗幟,在 2006 年再次贏得選舉,使他維持民主的外表,手段卻越來越強硬。他關閉了一個主要的電視台,以無中生有的指控去逮捕或放逐反對他的政客、法官和傳媒人。他取消總統任期限制,使自己能夠無限期繼續執政。

廣告

另一種民主的死法,沒有壯麗的犧牲畫面,街上不見坦克,憲制仍然存在,人民繼續選舉,報章依舊出版,輿論如常批評。但憲制只流於形式,選舉變成空殼,傳媒自我審查,異見則惹官司(或被查稅)。由人民選出來的獨裁者,一面維繫民主的光環,一面蠶食民主內涵。這種衰敗過程通常慢慢消逝,不著痕迹。

書中第一章就列出四條指引,提醒我們,如果政客出現這四個特徵的任何一點,就有可能是專政的預兆:

1. 用言語或行動拒絕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例如以違憲的方式去改變政府運作。

2. 否認對手的合法性:例如以無理的指控去剝奪反對者參政的權利,把競爭對手描述為顛覆政權,指控對方反對現有憲政秩序,聲稱反對一方構成國家危機,毫無理據地暗示對手私通外國。

3. 容忍或鼓勵暴力:例如對支持自己一方的暴力視而不見。

4. 企圖削減包括媒體在內的反對者的公民自由:例如試圖立法限制人民的民權。

Steven Levitsky 及 Daniel Ziblatt 談論的其實是美國政治,按二人所言,特朗普違反以上全部四點。至於香港的讀者,閱讀至此,大概會開始懷疑,此書到底是在討論香港,還是美國。《民主如何死亡》裡,一次也沒有提及「香港」,而在 320 頁的書裡,只提過「中國」一詞兩次。

可悲的是,當別人討論美國民主如何死亡,香港讀者也能找到如此強烈的共鳴。有些標準,屬普遍的真理,有時正是因為這類準則,拉近了我們地球人類的關係。只可惜,這次是一起看著民主之死,而地點是發生在自己的家園。

香港從來沒有真正意義的民主,此時此刻,我們見證的不是民主之死,而是憲政的敗亡。

注:文章寫於 2018 年 1 月 27 日,周庭被 DQ 當天。

———

書籍資料:

《How Democracies Die》(暫時未有中文版)
作者:Steven Levitsky 及 Daniel Ziblatt
出版社:Crown
出版日期:2018 年 1 月 16 日
連結:http://amzn.to/2DUcBAG
———

多謝閱讀此文!

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