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牆上的言論審查,漸行漸遠的中港青年

2017/9/9 — 13:12

2017年9月的中大民主牆風波

2017年9月的中大民主牆風波

【文:臨意連,在港就讀的內地學生,曾是一名在台交換生 】

香港中文大學迎新日期間,校內出現數張「港獨」相關海報和橫幅,激起內地學生不滿。繼內地生撕毀民主墻「港獨」橫幅引發爭議後,又有內地生於民主牆張貼大量「CUSU IS NOT CU!」(中大學生會不是中大)及「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的標語,隨後亦出現大量簡體「表情包」等內容。9月7日,更發生兩派陣營對嗆的局面。

除中大外,各大專院校學生會也在民主墻上張貼「聲援中大」、「香港獨立」等標語,各校內地生都有用撕毁、覆蓋等方式對待這些標語。他們的直接訴求,並非對「港獨」意見的反對,更應是對「港獨」言論的審查乃至禁絕。

廣告

從翻墻到上墻的肉身小粉紅們

不要驚訝,這次的表情包大戰真的是在港內地生所為,雖然在匿名的網路世界裡,這些低解析度的圖象搭配空洞、粗俗又極具挑釁意味的文字,易被認為是中二生所傳佈。經過民主墻時,剛好有內地生在張貼表情包,也有人在一旁叫好。他們張貼的內容同小粉紅翻墻出征時如出一轍,除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還有「隔壁解放軍教你誰才是你爸爸」、「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關愛智障的眼神」等。從大字報上標記的學生編號可推測多數是新生所為 — 這或許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貼大字報,即便大字報是由他們的祖國在文革時期創造的。 

廣告

十九大之際網路封鎖加劇,祖國內地的小粉紅有苦難言,海外的小粉紅卻戰果連連,從早前的馬里蘭大學畢業演講事件,到近期澳洲紐卡索大學講師地圖事件,再到今次的民主墻,都有肉身粉紅們披荊斬棘。從線上到墻上,戲謔與激憤是為了什麼?宣誓、尋求認同、抑或打壓異己?而結果如他們所願嗎?

言論審查制度的內化

談及小粉紅,許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大國沙文主義」,還有他們對強權的臣服與追隨。民主墻上發生的事情更加證實小粉紅的另一大特質 — 他們每個人都成為了言論審查機器。相較於互聯網來說,民主墻的權力邊界較為模糊。於民主墻上撕下、覆蓋他人言論並非只能由管理員行使,其他人亦可越權行之。他們從小就學會閉嘴,不對參與社會變革抱有任何希望;他們也充滿了讓他人閉嘴的渴望,他們不辯論議題,只阻止別人談論,「閉嘴」就是他們的意識形態。

尊重學生會的發聲是學生的義務

他們指責學生會未經授權和調查便擅自代表全校學生,然而,學生會的權力是經學生通過既定規程授予,其發表言論即是在貫徹代議民主,是代表全校學生發出整體訴求。學生會言行不代表單一個體,同時個體也不必認同其所為 — 正如黨員未必要同意黨在某件事情上做出的決議,但是他必須尊重該決議的執行。

2016年底的台灣也有幾位聲稱被代表的人。有陸生針對其他陸生「我是陸生,我挺平權」的挺同婚標語,怒斥「你們憑什麼代表陸生」,認為自己「在大陸被代表那麼久,來了台灣還要被代表」,這顯然也是對前者的斷章取義。前者並未想要代表全部陸生群體,只是以陸生身份發表「挺平權」的立場。不容他人相反意見者,才是想要代表所有人吧。同樣地,港中大學生會若是張貼「反對港獨,支持一國兩制」的標語,這些內地生還會指摘其擅自代表學生嗎?顯然不會,因為他們真正控訴的是不同於自己的聲音。

學生有權話「港獨」,誰在背叛基本法?

即便標語不該存在,也應由權責機構處理 — 警察、學校和學生會等。女學生擅自撕下的行為已屬於越權「執法」,而未獲授權的「執法」行為反而違規。何況,發表「港獨」言論無法實質影響現行制度的存續,因此不抵觸基本法有關「一國兩制」的規定。

基本法規定了「一國」,也規定了「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意味著可以發表任何訴求,訴求的內容可以是反對現行憲法、法律的,如此法律才得以改進。在台灣發表廢除死刑的言論並不會因抵觸現行擁死法條而被檢控;同樣,台灣大法官釋憲認定同性婚姻應受法律保障後,仍有大批民眾發起反同婚遊行,這是在表達對憲法的不認同,但被政府和社會各界充分尊重。如今基本法僅規定一國兩制,還未規定「不得發表抵觸一國兩制的言論」,因此發表「港獨」言論是可行的,限制「港獨」言論反而是對基本法精神的背叛。

為何中港青年的距離越來越遠

2015年「占中」事件落幕一刻,港人的民主夢徹底破碎,中央也開始採取強硬態度。沒有普選的香港,前路更加撲朔迷離,「港獨」這個有違基本法、沒有可行性的方案,才開始在校園內外蔓延。國民教育科、跨境執法、議員罷免……這些年香港發生的林林總總,也催化港青拋棄中國人認同。

如果說兩岸青年的距離是還不夠近,那中港青年的距離就更遠了 — 語言上、認同上、價值上,都完全迥異。拿在台陸生和在港內地生作比,不難發現在台陸生能夠快速融入台灣社會,也更能夠理解和包容各種本土聲音,所以也就未有陸生扯下台獨旗幟的事件。

香港校園中,內地生有內地生的組織,許多內地生以外來者而非參與者的身分活在香港,並不願融入香港人的圈子和香港社會,卻想要畢業後立即在港工作。在港的內地生,過的是內地的生活圈,看的是內地的微博微信,用的是內地的思考方式,他們把內地搬來了香港,如今他們還想要把香港搬到內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