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與獨裁的對弈!

2017/7/13 — 22:13

資料圖片: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大會為劉曉波留出一張空凳

資料圖片: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大會為劉曉波留出一張空凳

劉曉波從8964的天安門四君子(註1),到2008年12月10日公布零八憲章(註2),到2010年12月10日獲得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到今天    與世長辭,終於把中共的鐵牢坐穿了。他為其理想坐牢十多年(註3) 。他個人的苦難是因為他相信民主,並且知行合一。他走下去,是因為他確信獨裁是中國的苦難。

他一如莊士所謂的公共知識份子,“非伏其身而弗見也,非閉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發也”。他參與發起零八憲章,想不到因為廣受支持,有一萬三千多人聯署,而被判11年徒刑。

廣告

我和劉曉波先生緣慳一面。他在8964成為四君子之一時,我正在廣東坐牢(註4)。

我的大學同窗吳呂南為我寫了一首詩(註4)。他原以為,每天為屋門前劉曉波照片旁的玫瑰澆點水,或換上鮮花,劉曉波應尚有1年多就刑滿出獄的。

廣告

當習近平71訪港時,人們關心劉曉波;當遼寧艦航母編隊訪港時,人們關心劉曉波;當習近平出席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時,人們關注劉曉波 ─  為什麼不在他的最後生命前釋放了他?

當民主要求“無條件釋放”時,獨裁說這是“我的內政”;當民主要求“人道對待”時,獨裁說“沒有先例”;當民主要求讓“其到西方就醫”時,獨裁說“病人不宜遠行”。好像表示,獨裁永遠行先一步。

我的經歷

我的朋友詩人如斯介紹我:“十年無悔的征程。第一個香港人政治犯在中國大陸坐滿了整整十年;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有幸返家回香港。當年不過是一個戇直的香港大學畢業生,回到「祖國」串連民主運動人士,就被判颠覆國家反革命罪名。坐獄時除了單獨監禁一段時間,還有多次被警告準備執行槍決。”。

我回到香港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英國探望一位老人,王凡西先生。他同樣地被獨裁毀了。他的同志都被獨裁殺了,他的親人都遠離了他。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人可毀,不言敗。」

劉山青拜會王凡西 (註8)  , 1992 英倫

劉山青拜會王凡西 (註8) , 1992 英倫

我在獄中的經驗之一是中共玩弄政治犯的家屬,利用他們的不幸處境,宣傳自己。我認為,中共的專家會診完全是一場鬧劇,目的是拖延時間。似乎獨裁又勝利了。劉霞是孤單的。

劉曉波的高峰是他獲得挪威諾貝爾和平獎。挪威為此付出了代價,六年後中國才買它的三文魚。獨裁說:“挪威方面對損害雙方互信的原因進行了深刻反思”。

當年,香港多名議員和民權人士遠赴挪威出席典禮及在奧斯陸燭光遊行。這是我與劉曉波先生最近距離的接觸,朋友勸說我到奧斯陸出席活動,但因為事情倉卒,無法成行。

中國政治犯事件沒有完結

劉曉波事績廣為世傳,但中國的黑獄中還有很多有名的,冇名的政治犯,例如吳淦,他的爸爸也被牽連入獄;例如王全璋,從2015年8月的「709大抓捕」始,至今音訊全無;例如王炳章,從2002年在越南遭綁架到中國,被判無期徒刑,至今已15年。

印證腐爛極權的幻滅

這是一篇從個人角度寫的悼文,不能客觀及全面,更不會照顧每人的感受。我在今年作客倫敦,在離開前,和吳呂南在倫敦Hornsey Rise他的家門前拍了一照片。

我借用他的兩首詩悼念劉曉波先生。

回程。友誼長存!

 

4月16日 · United Kingdom England 倫敦 ·

 

銹蝕的玫瑰

開落的生命

只有一瓶清水

由二月十三日綻放

嫣紅一層層地恣意

在你,關乎是零八憲章

探索自由平等人權

燦爛的花朵禁錮在中國

鎖不住的心靈

銹蝕的玫瑰

依然瑰麗

 

16.04.2017

玫瑰不言

眉頭不皺

吐盡心瓣猶見脂紅

神經兮兮銹蝕葉綠

相依相扶

就算化成灰燼

也要擁抱在一起

平安和平地歸去

印證腐爛極權的幻滅

07.07.2017

 

 

************

附錄
註1

四君子勸諭

3時左右,封從德表示,約3000至5000名學生圍坐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周圍[67][79],此時正絕食的侯德健、劉曉波、周舵、高新決定勸學生離開,並在廣播中說北京已在流血,足以喚醒人民,讚揚學生不畏死的精神。劉曉波等人發現有學生之前從軍隊搶來的槍支,要求立即砸毀槍械,並命令學生必須堅持非暴力原則,否則解放軍就會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向學生開槍。[80]

根據戒嚴部隊指揮部記錄,3時45分左右,侯德健、劉曉波等人坐著救護車從紀念碑那邊開過來,舉著雙手,要求談判,部隊派出一名團政委與他們接觸。侯德健等人說,願意帶領廣場上的學生撤出,要求解放軍不要開槍,並讓他們組織隊伍撤離,團政委隨即回來向領導匯報。

4時正,清場時間到。廣場上全部關燈。戒嚴部隊發出廣播,內容說:「我們呼籲,全體市民和全體同學,不要再燒垃圾,不要再燒垃圾,不要再加強廣場的混亂。」[81]

等候在馬路邊的侯德健等人拚命大叫:「我們是侯德健!」「我們是來談判的!」「千萬不要開槍!」不到3分鐘,團政委回來告訴侯德健等人,政委說,「總部同意你們的請求。請你們立即帶領學生撤離廣場,往廣場南口撤。時間很有限。我們不會開槍。」聽完答覆後,侯等四人立即趕回去。[82]

註2

《零八憲章》由張祖樺負責起草、劉曉波等人修改並由303位各界人士首批簽署的一份宣言。多名發起人被逮捕。到2011年6月為止,在《零八憲章》上簽名的有一萬三千多人。

簽署者除發起人劉曉波以外,尚有一些中國著名異見人士與維權人士,包括鮑彤、丁子霖、劉軍寧、戴晴、于浩成、浦志強、張祖樺、茅于軾、冉雲飛等。

註3

1991年1月在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被判「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但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被作為「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釋放。

1995年與陳小平共同起草《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治進程——「六四」六周年呼籲書》,並與王之虹、王丹、包遵信、劉念春、江棋生等共14人發起聯署,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監視居住」的形式單獨關押在北京郊區,到1996年2月才被釋放。從1995年的5月中起,一直被關押了八個月。

1996與王希哲發表《雙十宣言》,被以「擾亂社會秩序」被處勞動教養三年, 1999年10月7日,勞教期滿獲釋。

2008年,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再次被捕,2009年12月25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1年。

註4

無悔的征程

http://tsangwongfoundation.org/publication/road/

註5

我怎樣渡過

一個

又一個

無言的晚上

新搬的舊大屋

滿園子的果樹

星天無數 涼風匝地

 

五年來

搬了四次屋

屋子愈搬愈大

人愈來愈沉默

 

再會時

也許不再熟悉了

當時的戀人

嫁了

一塊塊

紅磚

 

不過是歲月

的墊腳石

還記得你

含飴逗孫

的新聞圖片嗎

 

可憐山青父老

五年來僕僕

港穗

探望一個坐牢

香港大學畢業

的兒子

 

又有誰

垂注呢

就像我寫給

山青的三首詩

 

你老人家一定

不會看到的

言者有罪 聞者足戒

 

十年

 

文革的經歷

現在才痛入心澈

究竟還要揭露多少

才會打開言路

 

十一年前

我們是坦率的學生

抗議英女皇訪問香港

而今女皇從中國經港

我只是港英一員小吏

捲入歡送的儀式裏

總不明白

共產黨變幻莫測

的統治哲學

 

留一個

劉山青

評了獄中勞模

究竟對四化無功

又有損海外聲威

 

何苦來由

何苦由來呢

誰會更有信心

相信一國兩制

的天空

 

 今夜星光璨爛

供你老人家散步

隨手摘下

一顆

兩顆

把玩

一個

又一個

難言的晚上

夜夜深

 

05.12.1986

乞靈:小記: 三首有關劉山青的詩,想念山青、寂寂中國、聞山青判刑十年,

註六

2010年,劉曉波獲得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頒發的諾貝爾和平獎[1][4],成為第二位獲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5](有人認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是第一位,但達賴喇嘛獲獎時是無國籍人[6]),是繼德國的卡爾·馮·奧西茨基(1935年)、緬甸的翁山蘇姬(1991年)後第三位在監禁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7]。

劉曉波事件6年後,中國與挪威宣佈關係正常化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6年12月19日

中國與挪威政府週一宣佈兩國關係實現正常化。六年前,由於挪威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牢獄中的中國民主人士劉曉波,中國與挪威交惡。

兩國都沒有解釋這次關係正常化的時間節點有何意義,但有分析認為,挪威希望重啟與中國的貿易談判。2010年諾獎委員會向劉曉波頒獎,談判陷入停頓。

週一,挪威外交大臣布蘭德意外訪華,與總理李克強進行了會晤。

在一則聯合聲明中,雙方表示:「經過多次細緻的對話,雙方在過去幾年達到了一定程度的信任,可以恢復正常關係。」聲明沒有提及劉曉波,也隻字未提人權。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另一份聲明中說:「挪威方面對損害雙方互信的原因進行了深刻反思,並與中方就如何改善雙邊關係進行了認真、嚴肅的磋商。雙方就汲取教訓、恢復互信達成了重要共識。」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答記者問時,把劉曉波獲獎一事稱為「諾貝爾和平獎事件」,說中挪關係因此「嚴重受損」。當時,兩國並未斷絕外交關係,但雙邊貿易談判被擱置,損害了挪威的三文魚產業。

2013年9月,挪威選民罷黜了中左翼政府。新上臺的保守派政府誓稱將改善與中國的關係。自那以來,挪威方面採取了若干象徵性的步驟,包括2014年歸還圓明園文物。同年5月,達賴喇嘛訪問挪威,挪威首相未與其會面。

2010年12月10日,人權活動人士在諾貝爾和平獎晚宴地點奧斯陸大酒店正面外牆投放劉曉波巨幅頭像。這位中國異議知識份子因身陷囹圄而缺席頒獎活動。(美國之音王南拍攝)

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2010年12月10日在挪威奧斯陸舉行。中國異議作家劉曉波身陷牢獄而無法領獎。中國政府警告各國使節不得參加頒獎儀式。美國之音記者在奧斯陸等各地通過互聯網、電視和電臺等多媒體方式為您追蹤報導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消息。

頒獎之夜,國際活動人士在奧斯陸燭光遊行聲援劉曉波

香港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以及一些團體的代表到中聯辦示威,要求中國當局釋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停止軟禁他的妻子劉霞。活動期間,示威者與警方發生肢體衝撞。

星期天,幾十名示威者喊著口號,舉著標語牌,到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外抗議,要求北京善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和他的妻子劉霞,停止打壓異議人士。

*“釋放劉曉波 還劉霞自由”*

警方高音喇叭發出警告

警方高音喇叭發出警告

示威者在香港支聯會副主席、立法會議員李卓人的帶領下,高呼口號,要求當局無條件釋放劉曉波讓他去挪威領獎,還劉霞自由,並譴責當局鎮壓其它民主人士。

抗議者還宣讀了一份聲明,稱北京異見作家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不僅是中國人的光榮,也反映了中華民族爭取民主和人權的苦難歷程。聲明說,中國政府除繼續囚禁劉曉波,更非法軟禁他的妻子劉霞,阻截她與外界的聯繫,導致她無法與律師商議劉曉波案件。示威者要求中國政府尊重人權,平反八九民運,建立民主體制。

*貼聲明受阻 警民肢體衝撞*

隨後,示威者試圖衝破安全鐵柵欄,將聲明和標語牌貼在中聯辦大院的鐵門上,但遇到警方人牆阻擋。期間,雙方發生肢體衝撞,警方通過高音喇叭,要求抗議者保持克制,不要強行衝破防線。

有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參加了星期天的遊行,包括劉慧卿、張文光、李永達和塗謹申。塗謹申議員對美國之音說,中聯辦不派值班人員接收示威者的聲明,警方又不讓示威者將聲明貼在中聯辦的大門上,顯示當局不願接受示威者的合理要求。

註七

王炳章

王炳章(1947年12月30日-)[1],出生於中國河北省石家莊市,基督教徒,美國永久居民,中國民主運動政治家,現在獄中。

1979年,他留學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1982年,他獲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院醫學哲學博士學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公費留學生在北美獲得博士學位的第一人。同年,創辦海外民運刊物《中國之春》。12月1日,蔣經國函電宋美齡:

「關於王炳章『中國之春』舉動,我方早有聯絡,正進一步瞭解情況,並希望端其方向朝民族大義正確途徑發展。」[2]

1983年,王炳章創建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擔任第一、二屆主席。1989年,他參與創建中國自由民主黨,擔任第二屆主席。1998年1月,他潛入中國大陸推動籌組民主活動,二週後被中共逮捕並驅逐出境。1998年2月,他參與創建中國民主正義黨,出任發言人和中國民主運動幹部學校理事會顧問。6月,他出任中國民主黨海外籌備委員會和工作委員會顧問委員。2000年2月,他出任中國民主黨海外總部顧問。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邊境附近,遭綁架至一艘往中國的船上,在中國領土上遭公安逮捕。2003年2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和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的罪名判處王炳章無期徒刑,他目前正在韶關北江監獄服刑。一直以來都被獄方單獨關押,禁止任何人與他交流,目前他已經中風多次。獄方的看管人員也是六個月一換。

2013年,台灣立法委員田秋堇向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質詢此事,國安局公開回覆,從未運用大陸人士王炳章及彭明先生從事情報工作。

註8

王凡西(1907年3月16日-2002年12月30日),筆名雙山,後輩多稱為 「根叔」,中國托派領袖之一,曾任中國國際主義工人黨書記。

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擔任杭州學生會的宣傳部長1925年,進北京大學後加入中國共產黨,親近的同學中有陳其昌、王實味、胡風等。1927年6月,奉派往當時號稱革命中心的武漢工作。因寫下文字罵汪精衛反革命,一度被國民政府拘留。

1927年7月,武漢政府宣布「清共」後,奉黨指派到蘇聯留學。王凡西在蘇聯期間,閱讀到當時由托洛茨基所領導的左派反對派批評史達林的文件,並於1928年參加了左翼反對派,成為莫斯科中山大學托派秘密組織的領導人之一。1929年,回國上海後任黨中央組織部幹事,在周恩來手下工作1930年,因托派身份被發現被開除出共產黨,旋即與陳獨秀一起推動左派反對派的發展。1931年,當選為統一的托派組織「中國共產黨左派反對派」的中央委員,並擔任機關報編輯,時年24歲。

1931年,被國民政府逮捕下獄。1934年,出獄。1935年,參加新成立的托派中央臨委,創辦《鬥爭》及《火花》。1937年,被國民政府特務機關逮捕押去南京。1938年,國軍撤出南京,日軍正式開入之前幾天一切政治犯釋放,經香港回到上海,繼續參加托派工作,後參與創建托派政黨中國國際主義工人黨,任該黨書記。

1949年,王凡西流亡香港,不久被香港政府逮捕並驅逐到澳門。1975年3月移居英國,2002年在英國利茲逝世。在流亡歲月里,他一直和第四國際保持著聯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