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意是任性的 — 代議士究竟係咪民意代表?又點代表?

2017/3/26 — 18:22

自決派於選舉場地示威

自決派於選舉場地示威

代議民主,有時係幾攪笑。睇住自決派比選民鬧,真係佩服佢哋的耐力。代議士,究竟係咪民意代表?又點代表?

我認為世上有兩種政治人,一種有如希拉莉,想做的就是民意代表。每次有議題,盡量接近自己選民的立場。這種人就是政客。他沒有特定的原則和立場,隨時準備改變。不是說他不懂原則,他反而可以為自己的變來變去講出許多原因和道理,但他就是準備變,為民意變,為選票變。數十年下來,他的投票經歷,往往是前後矛盾的。希拉莉就是為此被人嘲笑。但真正變來變去的,其實不是政客,而是民意。

另一種政治人,考慮的卻不是如何緊貼民意,而是貫徹價值和道理。這種人往往長時間無人問津,忽然間時代變了,民意都與他們的信念相應。他們就變成十年磨一劍,橫空而出的民意代表。大家都稱道他們從來的始終如一,堅定不移,在政客橫流的紛亂中,以他們為中流砥柱。許多社運人士實在也有這種特質,可以成為帶領時代的政治家。但當民意變化時,他們又是否願意跟隨民意去變?是繼續堅持,還是化身為政客?

廣告

政治家似乎比政客厲害,但再厲害的政治家也要面對民意和選票的考驗。社運人、政治家,他們要做的不是跟隨民意,而是開拓討論,說服公眾。時代並不會自己改變,而是透過本於理念的人去帶動。政客嘛,往往就是時代轉變的free rider。你把同志議題打開了嗎?我就立刻由曖昧變成支持。

但民意當然是非常麻煩的。最難攪的不是民意的對錯,而是民意變化之快。就以特首選舉為例。自決派投白票,投胡官,不過是基於他們競選以來的原則和理念。反23條,反831,反對小圈子選舉,也算是貫徹始終。(反而長毛去參選,我個人是覺得說不過去的。)我實實在在的支持自決派的這些理念,也有在立法會時叫人因此支持自決派的朋友。如果說自決派此時此刻,因為民意變化了,所以去投曾俊華,我必然會覺得被出賣。

廣告

我想早前支持自決派,今次支持曾俊華的朋友,在道理上是沒有辦法怪自決派的。因為正如胡官最後評論泛民選委,說曾俊華沒有承諾過普選時間表,他日曾俊華依足831去推政改,泛民就沒有辦法反對。這是代議民主的一種倫理。你去選代表,代表就根據競選承諾去行動。

但是呢,民意是任性的。你當選時他投你,到你依據競選承諾去行動時,他們照樣可以恨你。下次你再去選,他可以因為你不願意跟他改變主意,所以就拋棄你。然而呢,如果你因為跟民意而把事情攪壞了,那麼最後要承擔後果,被選民拋棄的,一樣是你。就算是毫無原則的政客,也一樣如履薄冰。政治這行飯,難吃呀。

最後有兩種人可以留下。一種就是為求生計,享受權力的政客,為了兩餐,可以跟隨民意變化。另一種,就是貫徹始終的政治家,他們懂得與選民溝通,一直令(足夠的)人支持,令社會都不變地一直同行。但兩者呢,都一樣要有智慧去面對千變萬化的民意。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