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祖國的人

2017/8/4 — 18:40

資料圖片 l Baigal Byamba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Baigal Byamba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文:介乎】

軍官:你知不知道這是叛國行為?
青年:無產階級沒有祖國!

這是一篇劇本的開篇,一篇寫於文化大革命后的解凍反思文學劇本。這個場景是一個高幹子弟為實現捷古華拉革命理想,嘗試逃離中國最終被解放軍捕獲后的審訊文本。這個劇本被台灣拍成了電影《上海社會檔案》,屬於禁片範疇。

廣告

審訊過程還有其他話,當軍官聽到青年這樣回答后,沒有繼續追問就直接問下一個問題,似乎“無產階級沒有祖國”是當時一個人所共知的理論。但當我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感覺突然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把以前不甚了解的一系列哲學問題諸如身份認同,左翼理論一下子打通了一條通道,更奇怪的是似乎第一次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理解了背後的代表的意思,以及為何主角會以這樣一句為自己辯護,我跟這句話似乎就隔了一張窗紙,當這句話一出現,窗紙就破了。

這是一句讓審訊人員無法反駁的致命回答,也是完全符合主角當下心理狀態的一句話。“無產階級沒有祖國”背後的含義是馬克思理論中國際主義,跟“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句《共產黨宣言》的開篇是表達相同的理想。馬克思理論中的國際主義主張世界革命,在全世界點燃無產階級革命,因而要求全世界無產者聯合,共同革掉資本主義的命,建立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世界,此時,階級將完全消失,資產階級用于維繫國家的民族主義也不復存在,那麼此時,全世界均沒有了國家,國界,國籍,人民再不需要依靠一個國家,全世界成為一個共產主義世界,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無產者在全世界通行無阻。為了實現世界革命,馬克思這些早期的左翼人士建立了共產國際,策動全世界各國的無產階級革命,一直延續到現在的第四國際。

廣告

這就是主角用這句話辯護的理論依據,這是一個純潔的馬克思原始理論,在文革這個反修的革命年代,每個人包括這位審訊人員都知道這位青年在說什麼,主角追求的是馬克思理論中的世界革命,也是他的信仰,因此他模仿捷古華拉的革命路徑,奔向了世界。如果你用祖國這個概念來限制他,那麼就是對馬克思祖宗的否定,一不小心就掉進了修正主義陷阱。所以聰明的審訊人員再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在今天,還有誰會像這位青年一樣懷著純潔的革命理想去奮鬥,或者退一步說,現在馬克思的無產階級國際主義,還有誰在信奉?且不說西方各國陷入了右傾民族本土這個泥坑,就算是奉馬克思為神明的社會主義中國,為了維持全國的向心力,不斷鼓吹國族主義,全國人民都圍著中國這個摸不著的概念而神魂顛倒,全國上下別說忘記了無產階級國際主義,連這個名詞都幾乎不知道,對比那位審訊人員,那位青年,當下的中國人連最後的革命理想都丟掉了,徹底成為了信仰空虛的消費主義人群。

我並非鼓吹重返世界革命的歷程,也非主張輸出革命,“無產階級沒有國家”,或者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偉大之處,並不是因為指向全世界的革命,而是其背後的拋棄國族主義的世界公民理想。就正如盧梭用理論解構了文明社會,國際主義同樣的解構了國家,解構了民族,毋寧說十九世紀,就算在當下資訊如此發達的世界中,能夠通過思辨去理解國家民族身份認同這個虛無的概念的人也不多。大多數人都跟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思想一樣,國族比自己還重要。

如果你願意,國籍對於你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工具性的身份辯識,沒有其他任何意義,這就是國籍對於你來說的本質。至於身份以外所有被捆綁的價值,都是國家統治所需,如無法看透這個本質,你由始至終都只能是一個身份的奴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