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律不是一門精準的科學

2018/2/8 — 13:54

資料圖片:終審法院,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終審法院,圖片來源:朝雲 攝

還記得初出道之時,有個前輩喝了兩杯之後跟我說:“David, I' m gonna tell you the truth that litigation is a f------ lottery !” 中文即是說: 「David,我告訴你呀,打官司跟走去抽獎根本沒有分別呀!」那個前輩跟著告訴我,作為大狀,最多也只能夠盡力加大中獎機會而已。

出道愈久,我愈明白這段說話。很多時侯,同一單 case 到了不同法官的手,結果可以很不一樣,又一些時侯,原審、上訴跟終審的判決更是一次又一次的不同,這不單是香港的情況,也是英國美國的。

Don' t get me wrong,我不是說法官判案可以隨心所好,想點判就點判。法官判案,要根據一大堆的法例跟案例。但問題是,無論法例跟案例寫得多詳細都好,都沒有可能蓋括每個情況,最終 make decision 的,還是法官或陪審員。

廣告

舉例,就算個 law 寫得很清楚,打交時用輕度暴力,社會服務令,中度的,判監一到六個月,高度的,六個月至七年云云也好,請問一下,什麼是輕度,什麼又是中度?打兩巴是輕還是中? 踢一腳呢?法律要好似武術大典般把所有打交的招式遂個列出來嗎?

不可能了,法律只可能把原則寫出來,最終做決定的,是法官或陪審員本身。同樣的例子,有些官少年時可能經常被同學欺負,因此很討厭武力,因此推撞幾下也判監禁,又有些可能在田野長大,從少覺得打打拳頭交是成長的一部份,因此覺得一點推撞根本不算什麼暴力。

廣告

法律不是一門精準的科學,我們能做到的,頂多是確保執法司法等,不受黑金跟其他影響,在法律原則下判斷而已,但要強求每單 case 都100%在同一標準下審判,恐怕現實上是不可能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