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為黨而生 這裡已非正常社會

2016/8/3 — 12:11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

梁天琦不能參選,有些人興高采烈,有些人怒火中燒。

同一件事,反映兩個極端,香港的撕裂,人所共見。這次判決,也是一次推波助瀾。

我當然也和很多人一樣感到非常悲痛,一則是制度的腐敗,二則是天琦的重擔。我同意擇言所言,寫來也是廢的。一些想法,只是自虐:

廣告

一、選委會終否決了梁天琦的參選資格。它費神日久,找不到任何確鑿證據,證明梁天琦在簽署承諾書後仍會繼續推動港獨,故一直未能定斷。但它最後仍在有疑點下做出裁決,令香港告別寧縱無枉、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時代。

廣告

二、而作出這裁決的,更不過是單一個人的「我認為」,那個人是何麗嫦。荒謬程度,前所未見。人治特色,大放異彩。

三、選委會的「港獨」證據可以來自各個方面,例如提出「自主」、「自決」也可能被指「港獨」。但這些本來都是正面的人生態度,哪有人會想自己的命運「他主」、「他決」呢?只有奴才才會這樣。可惜香港這樣下去,漸漸培養出一種怎樣的文化?

四、六四集會者常反對「一黨專政」,然而沒有黨,又哪有一國兩制?故此亦大可被指違反《基本法》,他日被剝奪各種權利。以文入罪,將無窮無盡,言論自由空間收窄。香港瀰漫的白色恐怖,日益嚴重。當然假如你剛好屬建制派,言論永遠正確,倒是樂得逍遙自在,無須擔心你的嘴巴和思想自由,你甚至並不希罕,可是你那些追求民主的下一代又如何呢?

五、當局稱港獨違反一國兩制。但誠然,公然違反一國兩制的,其實一直是中共對香港事務的各種干預,梁天琦等在這方面算老幾?但沒有人會反過來指責中共,何麗嫦更不會。因為法為黨而生。老實說,如果香港真的實施了「高度自治」,又怎會有像今天的港獨訴求?

六、我從來不認為應排拒主張港獨人士入閘。正如英國不會禁止主張蘇格蘭獨立的人士參政,西班牙不會禁絕主張加泰隆尼亞獨立的人士進入議會。這除了是公平競技,也是實際。因為你越是禁絕,獨立的呼聲只會更為高漲。

七、當局擔心梁天琦等人會令港獨聲勢更為浩大。但目前港獨支持率不高,那根本不可能實現。但你問假如有一天真有逾半人支持,變得更切實可行呢?假如真有這麼多人支持,首先要檢討的,大概仍是施政的一方。是你自己做得不好,與人無尤。你為何要做得這樣差勁,造成逾半人民不惜與你作對的局面呢?

八、很多人不明白為何要爭取更大程度的民主,乖乖聽從中共的安排不就最好?現在的問題特首缺乏選票制衡,並且用人唯親,權力甚大。所有的政策都是聽他的,所有方案都是由功能組別兼建制主導的議會投票贊成的。我不是說他們的政策一定並非良策,可是意見不同人士完全沒有公平參與的機會,屢屢受到壓迫。這是爭取民主的要義。爭取民主的人從來沒有要求封殺民建聯等派別,只求有個公平的競技,而非像某些建制要封殺他人。這是高下和公道之別。

九、總有人愛說,你不滿意大可移民。好的,就算假設你真的有150萬元,可投資移民台灣開家珍珠奶茶店,但台灣一樣受中共的武力威脅。真的逃得掉嗎?這樣的話還是不要說了。況且人民有選擇居於原居地的自由,不應被無故剝奪。

十、未來並不是屬於現時的在位者的。九成長輩擁抱中共建制,但九成年輕世代反對中共建制,而且是一代比一代反對和深惡痛絕 — 為何分歧這樣深,老實說我不能肯定。如果沒有新移民,民建聯的選票早就萎縮了許多。但假如這個此消彼長持續,你說未來的現象會是怎樣?一屆選舉裡的一個議席,也許不是很重要;這場自決與建制的較勁,未來還是充滿著未知變數。當然未來建制可以委託何麗嫦甚至她的進階版,把所有反對聲音都趕盡殺絕,那亦是它的變招,嗚呼哀哉。這裡,早就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

十一、我非常同情梁天琦等人。面對不公的政策和政制,是他們為香港的未來爭取公平,但卻亦令自己身陷險境。為何是由他們挑起了這個重擔?他們是別無選擇,那也是他們的委身。我絕對知道香港有很多不公,需要大幅糾正,但我沒有他們的氣魄和勇氣。我們有負他們。當然意見相反的人認為何麗嫦才是他們心中的偶像和英雄,我不忽視這一派意見,那只有交給歷史和後人來判別。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