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初選,有否獲得青年新政的授權?

2017/11/24 — 11:06

2017年8月25日,梁頌恆、游蕙禎於終審法院外。

2017年8月25日,梁頌恆、游蕙禎於終審法院外。

為了填補兩宗立法會議員 DQ 案所造成的空缺,政府打算在明年 3 月 11 日舉行補選。不論建制派、泛民和本土派,都似乎有意派人出選。據多份媒體的消息,民主動力正在準備舉行初選,並在上週敲定了「初選方案」,在電話民調和實體票站投票之外,加入泛民組織各代表投票,比例或是「4.5:4.5:1」或是「4:4:2」。

從政治策略角度上來看,今次補選以單議席單票制舉行,為免同路人互不相讓,從而分薄票源,變相益了建制派,民主動力才會舉辦初選。問題回來了,今次補選的性質跟過往不同,乃是源於宣誓案而被法院褫奪議席,被 DQ 的議員或他們所屬的政黨,是今次案件的受害者。從政治倫理上的角度來看,不是應先讓被 DQ 的議員參選,其他人應該讓路不?

有人或者會說,羅冠聰因雙學三子案,在終極上訴成功前,喪失了參選資格,而梁頌恆和游蕙禎方面,則有可能過不了所謂「確認書」的一關 (注:其實是問題關鍵是參選提名表格內的效忠聲明,「確認書」本身無法律效力) 。即便如此,應該派誰人出選,不是應該先讓他們所屬的政黨決定嘛?以香港眾志為例,羅冠聰不能參選,便應由眾志決定派誰出選。他們若決定派周庭出選,其他人應該讓路,齊齊力撐她出選。

廣告

同理,梁游即使過不了「確認書」的一關,應該先由青政決定派誰出選。即使假定只要任何人掛着青政的名義出選,都過不了「確認書」的一關,也應由他們來決定派人不以青政的名義出選。現在的情況卻是,港島區遵照上面提到的政治倫理,九西和新界東不跟,這樣便難免出現一個問題:為何出現這樣的雙重標準呢?

當然,民主動力是青政或眾志授權他們進行協調,便不算雙重標準。然而,他們決定舉行初選時,又有徵得青政的同意嘛?如果都沒有的話,派人出選關民主動力什麼事呢?

廣告

如果初選事先沒獲得青政首肯,選出的人又不是青政屬意人選,青政或跟他理念相近的本民前,又會否派人出選呢?如果派人出選,搞初選不是白忙一場嘛?

更重要的是,假如泛民對待眾志是一個標準,對待青政是另一個標準,假若本土派要派人空降港島區參選,泛民有何資格勸退對方呢?這還未算劉小麗和長毛,假若他們上訴失敗,便有需要將舉行一次補選。假若到時又其他人有意參選,民主動力又會再搞一次初選乎?如果不搞的話,又有何資格叫人讓路給劉小麗和長毛參選呢?

因此,遵守同一個標準上的政治倫理,才能在道義上勸退其他有意參選的人。民主動力搞不搞初選,或者誰人出選新界東和九龍西,應先問過青政或本土派的意願,這樣才能真正地避免互撼的情況出現。否則,倒不如跟從民主黨羅健熙曾經提出的建議,不搞什麼初選,任由有意出選的人參加,再看情況勸其他人棄選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