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派錢的話 你起碼可以自己儲起來

2018/3/1 — 21:56

陳茂波

陳茂波

香港有許多問題需要改善,撇除普選和房屋的兩大難(前者中國政府不讓路,後者高爾夫球場、棕地和軍事用地不讓路)。其實市民每天在金鐘站、太子站、九龍塘站都苦不堪言,行車隧道塞車則是常態,來往香港東西或南北兩端需時甚久(例如天水圍去筲箕灣),東鐵線由12卡減到9卡的危機快將殺至,巴士司機埋怨收入太低,這是第一大問題:運輸。然後當然是我們的急症室,等三小時能看到醫生已是大吉,更普遍的可能是身體痛苦之餘,還要呆等六七小時,更不用談專科等候時間可能以年為單位,這是第二大問題:醫療。再來就是今天的市民連房屋開支也應付不了,遑論為未來儲蓄,大家都擔心老來退休後還要走到街上拾荒,是新世代面對的共同困境,這是第三大問題:退休保障。

如果我們的政府一窮二白,面對難題自然徒嘆奈何。可是我們的盈餘是再創新高,財政儲備是天文數字,但以上各項問題卻不見有解決出路。這是為甚麼財政預算案不會獲市民給出滿意的評分。不是說你不派錢(嚴格來說是還富於民,這些錢本來屬於市民),貪心的刁民就要跟你過意不去,而是大家看到錢並沒有用在刀口之上。政府越來越有錢,但以上問題卻越來越嚴重,成了香港這個國際都會最荒謬的一條風景線。

政府也許說他也有點新猷,例如投資河套區的科技園和電競業等。當然我們希望他們的成績會比以前的科學園和數碼港等更好。但不論它的成敗,它始終不會演變成一些具體方案,去解決以上每一個市民都面對的老大難題。你作為聊備一格的分散投資還可考慮,但那不能是主打方案。

廣告

至於中學文憑試免考試費一年,以及海洋公園資助這兩個笑話已是人所共知。前者只有這一屆的考生受惠,我們難免要問為何要特別寵幸這個年份出生的人?那全無公平可言。至於不少時間充裕之輩則更揚言,打算趁考試免費一試身手,那也許會為考評局及應屆考生製造災難。另外政府資助海洋公園3.1億元,換來1萬張門票送給學生,許多人即使沒有財政司司長的會計學歷,也計算出每票竟然索價公帑3.1萬元,極為浪費金錢。至於1萬門票要分配給哪些幸運兒,也是沒有深思熟慮。之所以會鬧出這些笑話,還是因為我們有理財新哲學──也就是閉門造車,缺乏諮詢。又或者諮詢對象僅限其家人。這是沒有民主和問責的社會之弊。

老實說,如果要像司長所說辦「教育旅遊」,去嘉道理農場已經足矣,教育意義還遠勝海洋公園。(起碼嘉道理農場只設素食亭,教大家認識肉食會推動全球暖化,而在海洋公園則反過來很難找素食,學童可能只是吃傷害健康的麥當勞。它亦會教你愛惜生命,指出龜苓膏就是來自眼前的龜隻,請你深思。)更好的是,它門票只需要15元(小童)或30元(成人),足足比司長的價錢少三個零。

廣告

當預算案太不堪入目,大家又返回最初的提議──都說派錢最好。為甚麼?派錢的話,你起碼可以自己儲起來,生病時可以去外國醫療旅遊,而不是在香港束手待斃。你也可以買點房託或ETF,作為退休儲備,減少未來拾荒所要執拾的紙皮。政府無疑救不了你,然而你有這筆錢,起碼可以自救。現在呢?我們繼續無言。至於運輸則實在一籌莫展,司長唯一的建議是請你買電動車──如果你養得起它。我們只能羨慕已經有117個車站的台北捷運,即將還會有環狀線、萬大樹林線、安坑線和三鶯線等落成。

唯特首林鄭月娥的看法與大眾迥異,就像她維護家有僭建的另一司長「事實就是事實」一樣貼地。這次她盛讚財政司司長制訂的預算案「完全秉承了今屆政府所確立的管治新風格、政府新角色和理財新哲學」。如此一來,未來五或十年港府會怎樣施政,也許亦已寫在牆上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