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麗罷工捐款大部份留作支援日後其他抗爭 職工盟:獲工友一致同意

2018/1/10 — 18:52

2017年12月27日,長沙灣海麗邨約三十名外判清潔工發起罷工,向舊外判公司追討百萬遣散費(職工盟提供圖片)。

2017年12月27日,長沙灣海麗邨約三十名外判清潔工發起罷工,向舊外判公司追討百萬遣散費(職工盟提供圖片)。

【報道於21:50新增海麗工友回應】

海麗邨清潔工人早前因被拖欠遣散費而發動罷工,期間職工盟啟動勞工權益基金(罷工基金)支援工友,並呼籲公眾捐款。基金最終籌得超過28萬元,扣除工人津貼及罷工開支,餘額約23萬元留作支援日後其他工人抗爭。

有網民質疑,職工盟是將捐款當成政黨的工運經費,甚至批評職工盟借工友不幸「歛財」。職工盟發聲明回應,澄清有關安排於籌款前已獲工友一致同意,基金全數用作支援工人抗爭,絕不會用於職工盟營運開支。有海麗工友亦向《立場》證實,一早知道剩下款項會撥入罷工基金,所有工友都支持職工盟做法。

廣告

職工盟:基金絕不用於職工盟營運開支

職工盟發聲明指,勞工權益基金截止1月9日共獲284,693元捐款,扣除工人津貼及罷工開支的55,554.3元,餘額為229,138.7元,餘額全數用作日後工人抗爭個,「有關安排亦於發起公眾籌款前,獲工友一致同意,事後亦有向工友作清晰交代」。

廣告

職工盟稱,當時是由於擔心罷工可能變成持久戰,與海麗清潔工人們商量後遂啟動基金的籌款工作。由於難以估計罷工需時多久,當時已與罷工清潔工們取得共識,籌得款項以每位工友每天$250作為罷工津貼,若有餘款,則撥捐勞工權益基金留作支援日後其他工人抗爭。

聲明強調,勞工權益基金的章程已清楚訂為支援工人抗爭,基金款項絕對不會用於任何香港職工會聯盟的營運及行政開支,僅用於資助經管理委員會批核的勞工抗爭,而基金賬目亦會每年交核數師審核。

英姐:早知剩下款項撥入基金 所有工友均支持

職工盟指,基金早於12月29日尚未發起公眾籌款時,已批准撥款支援海麗清潔工。該基金起緣自2013年碼頭工潮,當年超過300名碼頭工人罷工40天,職工盟當時發起公眾籌款以支援碼頭工人罷工期間的收入損失,當時發放每天$500元罷工津貼。直至工潮完結,工友提議捐錢成立「抗爭基金」後來正名為「勞工權益基金」,以支援未來的工人抗爭。

因為被民順拖欠遣散費而參與罷工的海麗工友英姐,今日回覆《立場》查詢時表示,工友一早就知道剩下的款項會撥入罷工基金,用來支援未來其他罷工工友,而所有工友都支持這個做法。英姐表示:「人哋支持我,我哋都支持人,人哋亂講嘢你都無計,唔通你掩住人哋把口咩。」

英姐又表示,她們當初罷工,都不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係為咗全香港比人屈嘅工友」,所以別人幫助了海麗工友,她們都會幫助其他人。

FB專頁批職工盟歛財

在社交網站FB上,早前多個專頁都有批評職工盟使用捐款的方式。一個名為「生於亂世」的專頁昨日質疑職工盟利用工人名義籌款,結果大部分善款最終落入職工盟袋中,「有捐款市民不滿款項用途不是用在海麗清潔工人手中,要求退款不果」。

另一專頁「倫敦人妻先生手記」亦指,職工盟「根本不是替工友籌款,而係借工友的不幸去歛財,是非常可恥的」。專頁表明不會再呼籲任何人支持職工盟活動,更不會再叫人捐款。

不過亦有自稱支援罷工的網民為職工盟解畫,網民Esther Tcheung稱:「海麗清潔工罷工初期未有籌款,罷工基金從何而來?係從四年前碼頭罷工基金來的,咁籌完啲錢派唔晒會點用,海麗清潔工喺開會時都同意左係撥入罷工基金,繼續幫人。因為佢地都唔想好似攤大手板乞人幫手咁,佢地窮但係係好有尊嚴的人,知道日後可以用人講,罷工基金佢地有份,佢地都不知幾開心。」

香港眾志羅冠聰亦有撰文回應事件,指出職工盟在籌款前協助清潔工的資源,就是從過去的一次次活動,把市民籌回來的資源,用到持續經營,或者同樣需要協助的群體上。

他指出,支持清潔工可以是同情、送暖,但更應視之為武裝一種罷工維權的精神,默許這些款項在職工盟的恰當運用之下,支持其他類同的行為,「下次有另一條邨的清潔工罷工,卻因為不同原因而獲得非常少媒體關注以及金錢支持,難道基金就應袖手,基於『海麗歸海麗』的門面之隔而不去動用這些資源支持同樣理念的人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