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浸大文學院副院長撰文 促校方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8/1/23 — 15:00

浸大學生會因不滿校方將普通話能力列作畢業要求,早前發起佔領校內語文中心行動,期間有學生因辱罵教師而惹來批評。不過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昨日撰文,以「資深浸大老師」的身份呼籲校方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他又認為涉事同學應為當天衝擊行為道歉,讓大家重新聚焦普通話畢業要求存廢的問題。

羅秉祥為浸大宗教哲學系教授,在浸大任教已有28年之久。他昨日在FB發表一篇《本人,一個資深浸大老師,呼籲浸會大學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文章,回應今次的浸大普通話爭議。

他認為同學對普通話有偏見,源自他們對中國中央政府的討厭,他雖然不同意但能體諒理解。對於豁免試高達七成人不及格,他認為不是學生學習態度差劣、不思長進,而是根本對此考核沒有學習動機,「當這些同學滿腔負面情緒,還要求他們考核過關,只會引起反彈」。

廣告

對於早前的衝擊事件,羅秉祥認為屬校園欺凌,嚴重影響社會對浸大同學的印象。他要求涉事同學道歉,讓大家討論焦點離開當天衝擊事件,「焦點不在語文中心這個執行單位的功過及如何優化這個豁免試,而聚焦在大學普通話畢業要求這個政策的存廢」。

浸會大學現時將普通話能力列為學生畢業的要求之一,去年大學另推出普通話豁免試,讓學生多一個途徑達至普通話能力的畢業要求,惟近七成的考生都不合格。上周三,學生因為對普通話畢業要求及豁免試評核感到不滿,發起佔領語文中心的行動。

廣告

羅秉祥全文如下:

本人,一個資深浸大老師,呼籲浸會大學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

1. 目前不少同學對普通話厭惡,我雖不同意,但能體諒理解。同學對普通話有偏見,源自他們對中國中央政府的討厭。但普通話與共產黨沒有必然關係;沒有共產黨之前,中華民國已經有國語。學普通話,不一定為了回中國升學或就業,可以是為了經常到台灣旅遊,甚至為了將來移民台灣,移民新加坡,用處不少。

2. 我不能強迫同學接受我這個見解,我也承認這些同學對普通話的負面情緒反應,不是一年半載可以改變 。他們討厭普通話的態度,我不認同,但呼籲大家給他們充分空間去反思。

3. 豁免試七成人不及格,的確有點驚人,是應該檢討一下,以增加公信力,免致各種陰謀論繼續流行;但這還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4. 我相信不少同學上次豁免試不及格,不是他們學習態度差劣,不是他們不思長進、懶惰,而是根本對這個考核沒有學習動機。當這些同學滿腔負面情緒,還要求他們考核過關,只會引起反彈。

5. 豁免試不及格,大批同學帶著怨憤被逼去上普通話課,我難以想像這門課如何能順利進行,對老師及學生都是折磨。

6. 教育不能脫離環境。我覺得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雖然用心良苦,但可以改變;這個政策沒有錯,但不合時宜。在這幾年間,香港政治氣候大變,導致強制普通話過關的畢業要求不受歡迎。既然香港一半大學都沒有這個普通話畢業要求,浸大取消這個硬性要求,也說得過去。

7. 上週三一群同學衝擊語文中心辦公室,這是一個校園欺凌事件。幾個高大男同學兇惡粗暴痛罵兩位有禮貌的女老師,包括一位與普通話無涉的外籍英語老師。同學步步緊逼,說粗口只是冰山一角;看錄影帶一清二楚。我們對校園欺凌行為必須零容忍 。浸大同學大都溫文有禮,這個事件嚴重影響社會對浸大同學的印象。

8. 涉事同學最好儘快主動為當天的衝擊行為道歉,讓大家討論焦點離開當天衝擊事件,並同時呼籲大家重新聚焦。焦點不在語文中心這個執行單位的功過及如何優化這個豁免試,而聚焦在大學普通話畢業要求這個政策的存廢。 大家退一步,海闊天空。

9. 希望浸大校方儘快果斷地取消這個硬性規定,使校園重新成為一個愉快學習的地方;語文中心同仁也因此無需受累。師生一起聚焦,提升大學水準,這是一個三贏方案。

(利申:本人為浸會大學宗哲系教授,文學院副院長;在浸大任教已28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