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浸大落選學生會:我哋支持平等自由民主嘅香港獨立,矛盾真係咁大咩?

2018/4/14 — 11:10

浸大落選學生會漣翊:我地只係想支持平等自由民主嘅香港獨立。矛盾真係咁大咩?

* * *

浸大雖有學生參選,卻以斷莊作結,投票人數未過 10% 的門檻而無效。

廣告

參選學生不止面對失敗,還有洶湧指責。落選可能是因派系相爭的反動員。

* * *

廣告

問:點解想參選?

黃雅文(漣翊會長):去年我地反外判商拖欠工人遣散費,發現學校高層呃人。由於普通學生接觸唔到高層,係咪可以做多啲嘢?所以參選學生會。

* * *

問:你地點睇六四?

黃雅文:中共係一個殺人政權,點都要繼續講,唔能夠因為係「隔籬另一國家」而唔講依件事。

* * *

問:你地會唔會去維園晚會?

黃雅文:我地都係土生土長嘅香港人。但我地認真思考香港前途,中國有冇民主同我地關係密切。

支聯會嘅綱領我地都支持,唔會因為我地係香港人而唔去晚會。*

支聯會預設左中國人嘅視角,手法亦比較舊。我地希望將批評嘅聲音帶入去。

(註:支聯會五大綱領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 * *

問:你地點睇中港關係同香港前途?

黃雅文:港獨等方案都可以支持。大前提係平等、自由、民主。

我地願意支持平等、民主、自由嘅香港獨立。

* * *

問:但浸大編委會報道,你地講過只要大部分港人支持一國一制,你地都接受。*

(註:goo.gl/SdmVRs,goo.gl/hpFYVY)

黃雅文:當日對答係出現混亂,我因為聲帶發炎,冇出席嗰日諮詢。

但之後兩場公開諮詢,我地都澄清,民主自決本身包含民主價值,人民有自行決定嘅權利,我地唔接受用民主程序得到反民主嘅結果。

我地亦清楚講明,只要社會係平等自由民主,我地都支持香港獨立。但完全唔見報道。

* * *

問:有冇心理準備要抗爭甚至被捕?

黃雅文:有嘅。我同負責外務嘅同學,都明白喺依個時勢要負刑責。只要群眾知道後果責任,合乎抗爭目標,我地可以同群眾行到最前。

* * *

問:傘運前但凡社會運動,都會見到學聯同各學生會嘅身影,但近年真係少左很多。你地有什麼意見?

黃雅文:非常同意,所以我地先參選。學界應該重整旗鼓,除左大政治之外,仲有高教議題。比如學額回撥、信貸資料庫,學聯一直跟開依啲問題,我地想延續落去,令同學明白自己處境,知道學聯價值。

* * *

問:最近當選嘅理大學生會「理凝」有意重返學聯,你地有咩計劃?

黃雅文:退聯後學生運動冇之前所預料變得更加好,學界嘅力量分散。

我地有意重返學聯,想從學生自身嘅利益開始,由下而上,先鞏固內部,再向大議題出發。

* * *

問:如果當選,你地有咩特色同期望?

黃雅文:我地關心勞工議題。例如有啲同學實習時冇錢收,或者只有最低工資,但搵極都搵唔到相關研究,我地想好好關注。

* * *

問:你地有冇交代政治背景?

黃雅文:我係浸大社關成員,亦成立左工學同行。

16 年立法會選舉,我做過街工新西候選人黃潤達嘅義工,後來去佢區議員辦工室做過三個月 part-time 幹事。DQ 後我捐錢畀社民連,成為左社民連之友,即社民連義工。

另有一個莊員係大專政改關注組、浸大社關、工學同行成員。

仲有一個莊員係社民連會員。

喺第一場公開諮詢,第一個人問嘅就係依個問題。我地好清楚講哂全莊嘅政治聯繫。

* * *

問:我從民主牆過嚟(詳後)。你地兩名莊員因社民連背景受狙擊,你地有咩回應?

黃雅文:喺第四場諮詢,有同學再次問到,我地開誠布公,冇任何隱瞞。

唯一嘅社民連成員亦承諾,如果有幸當選就會凍結會籍。所有款項同計劃都要經評議會過目,唔會有利益輸送。

大部分莊員都冇政黨背景,對佢地好唔公道。

我知有啲本土派同社民連有衝突,但當時只有一名莊員喺現場--佢喺禮賓府中左胡椒噴霧,坐喺度唞緊,只係聽到嘈交,冇牽涉衝突。

我地支莊的確係左。但諮詢嘅時候,我見到同學即使親本土,都 buy 我地政綱,例如實習津貼等勞工保障。

* * *

問:你地有冇回應齋 Sir 用老師身份為你地助選嘅指控?

黃雅文:齋 Sir 識我地,因為未參選前我地一直跟開啲嘢,比如黃偉國老師受打壓、反對普通話畢業要求。

我理解齋 Sir 嘅支持,不過 Mass mail 未必應該咁用,真係唔好。但齋 Sir 為歷屆學生會、其他學生組織都付出好多。

* * *

問:你地點睇敗選嘅結果?

黃雅文:我尊重其他同學呼籲唔好投我地。但唔應該喺票站前騷擾想投票嘅同學,先話我地係社民連,接住就話社民連打人。*

(註:goo.gl/qcWNVZ)

學生會係學生組織對抗校方不公嘅核心。所有本土關注嘅議題我地都有關注,雙方嘅矛盾真係咁大咩?

本土派都支持自由民主平等,我見唔到目標真係差咁遠。

我以為當中嘅矛盾係可以化解,一致嘅目標係可以討論。唔少莊員以前未試過抗爭,都義不容辭拋開過往框框,一齊參與佔領語文中心。

結果依然搞成咁。我心裡面或多或少有啲陰影,唔會再咁易信人。

* * *

後記

筆者於投票最後一日,截止前數分鐘來到浸大。漣翊已篤定落敗,莊員相擁,但敗選後他們留在原地。

當日是浸大學生熊家俊殉身的百日死忌。公眾欲舉辦儀式,須託學生申請。民眾與黃雅文等遊行到民主牆,一起把悼念條幅掛在牆上,正是掛在「漣翊=社民連;一票不投左膠莊」的標語之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