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女最需要學的是什麼?

2018/2/12 — 14:05

何潔泓的氣場好像有點改變了,不知怎說,她就是有種溫婉和平和,其實我好像沒有聽過她正正式式的演講,但一向 admire 她,喜歡她的文字,喜歡聽她說話,她說什麼都好啱 feel。其實她沒有特別跟我說過什麼,我卻感到自己和她是帶着同一情懷,我們都是想仆出一條新街的那種港女。無論在監獄內外,Willis 都能在弱勢社群中找到「安放」自己的位置。香港的女兒就是這樣,我們的民主女神落到地獄也依然是這樣有恩慈。因為我們同是「少女的心」群組成員,所以她的入獄令我特別心痛,就像是勾起了我前世和今生被強權屈辱的傷痛,令我更加清楚知道我要爭氣。

如果2017 年8月15日我沒有目睹Willis 在庭上被押走,如果我沒有在法庭內親眼目睹13位東北案的年青人是怎樣被屑視,我不會成了今天的我。我一生人對法庭的尊重毁於一旦,我的心碎激發起我立志在理論和方法論上,比以前更加努力,我要用我的所學,和這些年青人一同行多一步,我更清楚知道在我餘生,我要把性別研究與社會運動連結起來,要鼓勵更多人硏究 the gendered consequences of social movement participation。這是我學術上和人生中重要的一步,也是我作為香港人可以為民主運動做的一件小事。

莉莉說得很好:「我好怕曱甴,如果我要坐監,我要 overcome 這個恐懼,唏!原來也只不過是一隻曱甴。」

廣告

Willis 告訴我在獄中只可以用梨牌手霜搽面,嚇死,不過出糧之後,也可以買到Johnson Baby oil,大家知道咁樣我好唔 ok 㗎!不過,也只不過是這樣,手霜搽上面啫。

忽發奇想,我問四位講者:今時今日, 女人最重要學的是什麼?

廣告

Willis: 「表達自己」
Lily: 「不要倚賴別人」(即獨立自主?哈。)
Ivan: 「探索」
Alex: 「學習不做一個女人做一個人。」

有好多人不想我們做得到,但我們依然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昨天談到的很多,在瘋狂備課狀態中,我只能從邊緣說起。今天先要做的是把海報運返 office! 我很喜歡 Ruby 的作品,全部要keep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