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殤日、國難日,都在七一

2018/7/2 — 14:43

【文:May Tam】

有一個極為悲慘、不忍言說卻無比真確的情境,就是今天香港的沉淪,是共業,是自選的。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選擇沉淪,這城不乏走在前線、勇於犧牲個人利益的公義鬥士;或默默耕耘、不求聞達的香港核心價值守護者。可惜相比之下,顛倒黑白對錯、貽害下一代的趨權逐利者更不可勝數,他們淹埋了公理,搏殺維護公理的人,掌著權勢硬引香港走上唯北方主子馬首是瞻的沉淪之路。

廣告

這群人中許多是戰後五、六十年代嬰兒潮期間在香港出生、成長、受教育,堪稱香港之子。他們是一群因著父母輩從中國大陸逃來香港,得以避過國內極權災難、蔭庇於殖民地某些善治措施而能人生扶搖直上、飛黃騰達的中國裔香港人。

他們分佈在各行各業各領域,今天居於要位指點江山。他們飽讀番書,在香港的自由氣氛下自由攝取學識資訊,不會不知今天主子中共的歷史、其絕地專制下曾造成的世紀人禍,以及這種國難禍根今天沒有糾正之餘,反更鞏固壯大。

廣告

這群香港之子是不會不知的,但卻也樂此不疲地協助這個禍國禍港的專制文化擴展來港,削去香港核心價值,等同滅港。

小時候家貧得只能站在碌架床下層,把上隔床當作書枱做功課的前朝港英高官翹楚,年年考第一最終成為天之驕子大學畢業生,在港英公務員系統內接受磨鍊近四十年,親炙西方管治文明。如今,卻不是守護和擴展這種文明,而是反過來以狡滑小聰明利用這種文明作外殼,欺騙公眾行專制法令之實。應付一地兩檢畫出香港土地實施中國法律令社會起哄時,便在立法會提上支持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製造民意假象。當反對派民選議員一個個被DQ,剩下建制派壟斷議會下,最高長官就利用這個時機予取予攜,利用好工具作假做壞事,巧妙精靈,是土共盟友689和老董都望塵莫及的。

不捍衛香港的自治、自由、基本權利,就是毒害這土地上的所有後代。連自己的母語都不敢公開說清楚,為了配合主子令下的普教中任務,毋視多少兒童在普教中下對學習中文失去興趣、能力不逮,有些甚至厭惡中文,孩子家長都在徬徨無助中。如果五、六十年代這位香港之子接受基礎教育時是普教中,還能年年考第一、再入最高學府,從而踏上仕途攀到今天眾人之上的地位嗎?為甚麼今天掉轉頭來殘害下一代?

幼居石硤尾寮屋區的典型獅子山下窮小子,如何為了掙脫貧窮不惜放棄忠誠、向五斗米折腰、為了一毫子帶白粉,以令父母弟妹有更好的生活,令人感傷,這並不是身處安逸豐衣足食的人有資格站在道德高地作審判的。只是,八十年代開始已經平步青雲三十多年,直至身擁月薪30萬元的高官涉利益衝突屯地、經營劏房、避稅。脫貧之後成為人上人了,轉過頭來製造更多貧窮人,而這些貧窮人是中國人,不是鬼佬,但這香港之子是中共眼中「愛國愛港」的代理人。哀否?

英殖年代接受西方價值的新聞教育和業內鍛鍊,知悉新聞媒體乃民主自由社會的重要功具、言論自由堡壘、為民喉舌、唯真為善、非為當權者操控人民所用。得益於英殖的新聞自由環境加上個人聰敏,晉身業內舉足輕重掌舵人,今天俯伏於黨國機器淫威下建造經營中央電視台香港分台、不遺餘力反佔中、奉主子命辦大遊行被傳媒踢爆參加者涉收錢後辯擊新聞資料不足佐證壞事、再挾自身的新聞及傳播堅實專業經驗創辦激進親建制網媒以文革手段戰鬥香港民主派……都是今天十分典型和普遍的「去香港化」運動,要去掉香港原有的公平公正、廉潔、自由、權力受監察制約等香港賴以成功的核心文化。

這樣的去香港化、赤裸裸出賣群眾利益破壞社會善治基礎來獻媚北方主子以達私利的例子,今天遍布各項各業,包括教育界、宗教界、學術界、演藝界等等俯拾即是。

香港之子不遺餘力去香港化,正是前港督彭定康所預言的香港淪陷不在北京,而在港人:「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彭督這倒說得客氣了,這情況,可否算是港人賣港、港人滅港?

今天賣掉的這個「港」,其正在遭消滅的核心價值文化底蘊,正正是香港人血緣和歷史源頭的中國,亟需以此來更新五千年積習的專制殘暴政權和人格精神的,但這種希望隨著滅港消逝了,而祖國的專制殘暴傳統今天沒有摒棄之餘,更形鞏固更上層樓,其國其人的主流行事德相,正受到世界議論紛紛,國民能夠真正做個「自由樂暢幸福我」亦不知幾何?

上述的香港之子去香港化,亦同時擁護國族這種更上層樓的專制殘暴民族毒根,諂媚主子為毒根澆水施肥之後把毒根移殖到香港,讓整個國族包括香港加深沉淪永續腐敗。這樣的行為,是否也是賣國、滅國?

而這群香港之子今天是中年以上的各界精英,把持江山,卻賣港、滅港、賣國、滅國。這批中老年人,怎教今天香港的年青人不稱呼你們廢中廢老?

昨天剛過了七月一日,這一天因著21年前香港主權移交中共,標誌著在香港這土地上的中國人所學來的更新文明逐漸消隕無存,而成為了港人的「港殤日」;同時也因著這天亦是中國共產黨建黨日,一個獨裁嗜暴的政權從此誕生,製造多次人禍災難,殲滅人民無數之後今天屹立不倒,反過來撲滅作為國族希望之源的香港,並由香港之子配合全力竟功,令這七月一日亦成了「國難日」。

港殤日、國難日,都在七一。哀否?

(作者簡介:自由文字工作者、自由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