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民主派不可以令胡官當選?

2017/2/6 — 14:55

胡國興2016年12月召開記者會,發佈政綱

胡國興2016年12月召開記者會,發佈政綱

民主派選委在去年的選舉中大獲全勝,一舉奪得 325+ 的席位,令他們在選委會中的影響力大增。但影響力愈大,責任亦愈大。不少聲音於是開始討論如何「善用」這 325+ 票:一時間,「造王」、「堅持原則」、「選 lesser evil」等等聲音,就在過去數星期激盪不休。

在一片的爭論聲中,似乎沒有什麼人提出另一個可能性,就是民主派選委可以利用手上一票,令胡官當選:在坐視林鄭當選,或是助曾俊華一臂之力之外,我們是否能有這第三個可能性呢?

林鄭已有必勝的把握嗎?

廣告

以下的討論建基於一個前提,就是北京或西環能控制的「鐵票」並不足 601 票。因為倘若北京已掌握 601 或以上的鐵票,任何的博奕均是徒勞,因為我們只能坐視北京或西環欽點它屬意的特首。

但從林鄭最近名符其實地出盡「奶」力宣揚她的必勝,我們就知道北京或西環其實並無必勝的把握。相反,從上屆的「唐梁之爭」中,我們應該可以安全地假設,選委中其實是「天下三分」:北京鐵票、游離的傳統工商建制票(游離工商票)和民主派。

廣告

胡官是一個 real choice 嗎?

若這個在 2012 的形勢在今年仍然大致準確,那麼民主派就有博奕的空間了。因為若「鐵票」不過半,這意味著游離工商票和民主派合起來必然過半。當然,我們不知道實際上到底有多少游離工商票(註一)。但無論如何,要達到 601 票的簡單多數,「民主 325+」其實只需要 276- 的游離工商票「倒戈」就可以成事。從這個角度看,民主派在他們需要的「孫劉聯盟」中,佔的其實是多數。

在這個情況下,民主派就應該思考他們是否應該在這個「孫劉聯盟」中有更大的話事權,而不是只是盲從追隨游離工商票的 ideal choice 曾俊華。

在已宣佈參選的四名主要候選人中,最接近民主派政綱的,應該是胡官。但不知何故,由胡官宣佈參選以來,不論民主派或是建制派,均沒有將他當成真正的選擇 (real choice)。但其實。只要民主派堅持只會投給胡官,游離工商票就必須考慮他們到底是跟隨這個選擇,還是協助林鄭當選。但無論最後他們的選擇如何,胡官已經被提上考慮的議程上了。

曾俊華是我們的 ideal choice 嗎?

當然,有人會問,為什麼我們要協助胡官當選呢?胡官比起曾俊華又有什麼好處呢?

先撇開所有陰謀論,單單比較政綱,胡官已經有幾點值得民主派認真考慮:首先是他是暫時惟一個候選人沒有明確支持「831框架」和明言在政改前不應通過 23 條的候選人,曾俊華則對兩者均含糊其詞,這恐怕是在預留將來一旦當選的退讓空間。

還不要提胡官創新地提出就基本法二十二條立法,將中央駐港機構「干政」的行徑刑事化。

何況,我相信沒有太多異議的是,胡官比起曾俊華,前者對自由民主法治的堅持,和能夠在北京面前挺直腰板的能力,應該無論如何也遠勝後者吧?

當然,胡官的政綱也不是百分百切合民主派的看法。但倘若相對於林鄭而言,曾俊華已是 lesser evil,那麼胡官相對於曾俊華,不更是 lesser evil 中的 lesser evil 嗎?在這個層面上,胡官難道不是我們在今次「選舉」中的 ideal choice 嗎?

若是這樣,為什麼民主派的叫價會一開始便這麼低呢?為什麼我們不是力推我們的 ideal choice 胡官,而是遷就在「孫劉聯盟」中佔少數的游離工商票屬意的 ideal choice曾俊華呢?

而且民主派選委必須謹記的是,直到此刻其實我們也不能排除曾俊華其實才是「習核心」真正欽點的「真命天子」:不用提什麼「習握手」等可能捕風捉影的痕跡,單單看看林鄭選戰失誤的頻繁,就足以令人有合理懷疑,她到底是否只是掩護曾俊華的煙幕。倘若鐵票和游離工商票最後全歸曾俊華,加上民主派的支持,曾俊華可能成為九七以來,有競爭的特首「選舉」中得票最高的特首。

在這個情況下,一切認為「因為曾俊華只是由小圈子選出所以無論幾高票都沒有認受性」的說法其實只是痴人說夢:這種說法不但遠遠高估了市民大眾對政治論述的分析能力,亦無法解釋為何我們要堅拒 2015 年的假普選(註二)和堅持嘲諷梁振英為 689(而他又為何對此深痛惡絕)(註三),甚至低估了「一面投支持票一面反對」的政治倫理困難。

工商票也有他們的 lesser evil 嗎?

當然,問題從不止於胡官是否相對曾俊華的 lesser evil,而是他是否也能被工商界接受。在這一點上,民主派似乎忽略了,工商票本身也有他們的 lesser evil:他們對林鄭或梁粉的痛恨和恐懼,恐怕不在民主派之下。而且,對民主派而言,林鄭是否當選只是一些關乎我們理想和香港前景等一些比較「形而上」的考慮,但對工商界來說,林鄭則是他們爭奪在商界的「版圖」,和香港是否仍能繼續是一個可以接軌國際的穩定營商環境的惡夢。這些在在都是他們切身的利益,他們能夠不考慮嗎?

試想,倘若民主派就發出一個清晰和一致的信息,就是我們只會投給胡官,那麼工商界就必然要考慮,他們到底願意坐視林鄭當選,令「梁粉」/「奶粉」延續過往五年對他們利益的蠶食,還是願意退讓一步,和民主派合作,起碼換來未來五年「休養生息」的空間。

當然,理論上他們仍然可以選擇玉石俱焚,但這應該為游離工商票提供不少支持胡官的誘因了。

結語:只有團結才是力量

共產黨談判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將他們最想要的談判結果說成是他們的底線,似乎一切都不可退讓,逼對手或是全盤接受他們的方案,或是拉倒離場。在歷次關於普選的談判中,香港人應該對這種策略毫不陌生了。

民主派一直沒有學到的,就是這樣的一種狠辣的談判策略。我們一開始就遷就工商界,認同他們的 ideal choice 曾俊華也是我們的 acceptable choice,一開始就退讓至我們的底線。但為什麼不挾著 325+ 票的優勢,反問工商界,我們的 ideal choice 胡官,又是否他們的 acceptable choice 呢?為什麼不嘗試利用我們的 325+ 票優勢,逼工商界上我們的船,而相反,我們去卑躬屈膝地為工商界「抬轎」呢?

當然,要成功令游離工商票站在我們一邊,先決條件是民主派本身必須團結,而這必須由選委們放下那些「造王」或「原則」等糾纏不清的論辯開始。

盼望民主派的選委能認真思考,團結一致,不要辜負去年二十多萬選民的期望。

 

註一:舉例說,如果「鐵票」只有約四百票,這代表游離工商票有 469 票。但若「鐵票」有高達 590 票,則游離工商票會變得只有 279 票。

註二:倘若這個天真的說法是成立的話,我們也大可以在假普選後宣揚「這個特首只是小圈子篩選過後才被選出的特首所以沒有認受性」,但這個說法能讓多少一般市民明白,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同樣道理也適用於一個高票當選的曾俊華身上。

註三:難道這些論者真的認為,當日梁振英取得 689 還是 986 票,在政治輿論上是毫無分別的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