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習帝看中曾俊華?

2017/1/9 — 10:58

許多人問我,當香港的評論人過去數月對這次特首假選舉花落誰家一事的看法變來變去之時,我卻早就幾乎斷定曾俊華就是贏家呢?

在此讓我先對曾俊華稍作利申:雖然曾俊華看來為人遠比梁振英或林鄭月娥或葉劉淑儀正派,但我並非他的粉絲,主要原因是,此人向來不知民間疾苦,而且對中國醬缸文化有著類於竹升仔般無邪式之仰望(相對於689之權銀式仰望)。

我在兩月前《曾俊華的掙扎》一文中已經交代了為什麼我相信「曾俊華早已獲中央放行和盛情鼓勵出選」,以下我會扼要講述為什麼我也相信習帝極有可能早已鐵定自己一人一票選曾俊華為香港下任特首。

廣告

(1)2015年6月底習帝昨在北京亞投行簽署儀式後的會議進場時曾俊華與握手,絕對不是尋常的握手,因為是習帝自己非常刻意地,如「眾裡尋他」地走向曾俊華與之握手,這跟梁振英沒皮沒臉地跑去秘魯不請自來給習帝接機,令習帝不好意思不跟他握手是非常不同,習在上述北京亞投行簽署的活動並無非要與曾俊華握手不可的理由,而且非常重要的是,有「變臉之王」之稱的習帝與曾俊華握手時,一臉和顏悅色,而習帝與梁振英握手時除了在極早期時臉色較好看之外,後來很快已顯得勉為其難。大家不要忘記,就在習曾握手的半個月前,香港的政改方案就在非常羞辱、胡鬧的情況下,以8票贊成28票反對之巨差被否決,習帝對此想必搖頭不已!而才在此半年之前,香港剛發生天搖地動的雨傘運動。所以,習帝這次刻意與曾俊華握手,即使不是已決定換馬,也起碼是要梁振英知道:聖上是可以換馬的!

但梁振英在這次習曾握手之後,竟然仍不識死,毫無改進,於是就出現了2016年9月杭州G20峰會的第二次握手。這一次,習帝在宴席臨近尾聲時,途徑曾俊華的座位非常觸目地停下來主動與曾攀談並握手,而且一臉深有期待之情。這些,習帝不但本是完全沒有必要做,甚至是,在距離特首假選舉僅有半年的這個敏感時刻,作為最高領導人按理是會避免向外界發出誤導性的訊息。可見,習帝毫不避嫌,顯然已經心有所屬,並與曾俊華深有默契,甚至可能還與曾分享過他外甥有分演出的那套《讓子彈飛》,讓曾更安心地觀賞一眾陪跑如何「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曾在峰會後,發布他跟舊日同窗兼習帝身邊紅人劉鶴的合照,亦具啟示意味。

廣告

(2)在曾俊華於16年9月與習帝第二次握手之前,梁振英集團已敗象紛呈。其中一個重要敗象是假新聞出籠,如16年5月時「報導」說甚麽張德江不滿意曾俊華匯報,雖然這新聞當時困擾了不少評論人,但從我過去近40年對新聞培養的觸覺,一看就知這是假新聞,但這假新聞其實有重要啟示,就是有人明顯感覺到曾俊華的致命威脅(沒有勝算的胡官或葉劉俱免於此等假新聞所擾,原因在此),才狗急跳牆,炮製這些假新聞來穩定軍心,以減低同路人跳船的速度,果然,也大概在這個時候,傳出了梁振英上次參選的助選主力一一求去,連自己人也看到大勢已去,處境當然是極壞了,如習帝於杭州G20峰會上所引用的:「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敗則傾;以權相交,權失則棄。」其後,類似假新聞越出越多,到近期的甚麽不鼓勵曾俊華參選、紅燈綠燈等等,哪裡像真新聞?都是為了挽殘局於將倒,和令人不敢支持曾俊華。所以,所有這些大量的衝著曾俊華而來的假新聞,都可以理解為梁振英甚至其陣營已處瀕死狀態。

(3)按照曾俊華的出身及其低調,並且看來無強烈爭名逐利之心,兼且較為自重的風格(詳見《曾俊華的掙扎》),若非有十拿九穩,相信不會自作多情,自尋煩惱,躍進毫無把握的假特首選舉泥漿摔角之中。

(4)在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並馬上以行動表明敢於觸犯中國政府的天條後,更擺出聯俄制中之格局,令中國處於一個等候特朗普發落的大劣勢, 習帝當然在策略上不想香港再現騷動或鐵腕統治,否則隨時惹來特朗普介入或聲援,授特朗普以柄去教訓中國。香港再出事,必給已被經濟問題和霧霾圍困的習帝添煩添亂。所以,下任香港特首絕不宜是好勇鬥狠之輩,如林鄭月娥或葉劉淑儀。而且,習帝也會相信,萬一特朗普真的就香港問題跟中國撒野,曾俊華由於在美國成長和就學,熟悉與美國人的溝通方法,當較其他人選更能應付。

(5)中國近70年來的統治,長期壓抑女權,女人做最高領導絕非主流做法。在過去幾屆的特首假選舉中,亦從無女性能入閘為候選人。我相信,基於這些及別的原因,中國的最高領導人,本身就抗拒去領導一個女性的特別行政區最高領導人,而這情況在習帝身上尤甚,原因是,據習帝首任妻子柯玲玲的揭露,當年是柯玲玲堅持要移居英國習醫而習帝不肯跟隨才離婚,並揭露在他們分開的首三年(時為1982年),每週都接到那時才是科級幹部的習帝的來電,但從無一次接聽,如柯回憶說:「科級幹部那個年代從中國打電話到英國是不方便的,中國還沒有普及電話,條件不比現在,但是我一個電話都沒有接聽過,這讓他非常傷心。我知道他也曾經試圖挽回這段婚姻,我當時是鐵了心了。」以我對習帝的長期觀察及對其博士論文剽竊的研究,習帝是一個對自我很敏感的人,我絕對不敢低估這個苦苦挽救婚姻無果的漫長歷程對習帝所帶來的心靈創傷,這亦可能是習帝其後要加倍發奮爬上去,要證明自己非池中物的原動力之一。而在最極端的情況下,習帝在這次愛情重傷後,根本就會對女強人生抗拒心,倘能選擇,不會選擇一個女強人(尤其是一個先進城市的女強人)做自己的直系下屬。相反,曾俊華不但是男人,更是隨和不自誇的人,不會令習帝感到壓力。若我這分析屬實,則所有女性候選人,即使在宅外掛上大紅燈籠,習帝也會裝作看不見的。

(6)有人擔心曾俊華過於「笨拙」,但你看看那個比曾俊華「笨拙」十倍的崔世安,深得習帝歡心,每次見面,習帝都眉開眼笑,相反,對於那個萬般諂媚和賣相精明的梁振英,習帝與之見面時,從最初時片刻蜜月期過後,即顯得勉為其難,再到後期面露厭惡輕賤之色。可見,「笨拙」未必是缺點。而習帝身邊幾個紅人,俱屬舉止較樸實,而非如梁振英或馮偉光或張志剛等巧言令色油腔滑調之徒。而曾俊華另一缺點----過去10年胡亂低估盈餘和不恤民困,在天天為中國入不敷支而發愁的習帝看來,簡直就是優點。

(7)也有人擔心,習帝會否臨時換馬呢?我認為機會極微。因為上一次假選舉,北京已因梁振英不擇手段而「被迫」臨時換馬,立下極惡劣的先例,令中央誠信掃地!令無數香港巨富狂呼被狎!而此惡例之最大得益人—梁振英—不但沒有利用這機會,讓各方刮目相看,同意中央換馬有理,還中央一個清白,更在中央的的傷口上撒鹽,做出比董建華過街老鼠十倍的驚天惡行!所以,習帝必深知,換馬之舉,可一不可再,匪亦有道,否則將置中央誠信和顏面於何地!幾年一次的猴子爛戲還怎可以唱得下去!相信習帝會借這次假選舉,重振錯亂之君臣綱常,讓各方恢復對中央言出必行的信仰。

但習帝挑了曾俊華,是否就表示曾一定勝出呢?當然不是。因為梁振英自己,還有數以百計靠梁搵食的嘍囉,必會用盡方法令曾棄選或參選後中途出事,這是生死存亡之爭! To run or not to run, 豈易為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