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討厭梁天埼?懶惰的道德政治

2018/5/22 — 10:30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朋友C放暑假,從美國回到港小住數周,適逢梁天埼旺角暴動案審訊,她說:「我同情他的動機,但暴力是錯的。」她又說打從一開始梁誓言「光復香港」,梁「行出嚟個格」已經很乞人憎。

「同情」是個曖昧的詞語。字面看來,其指雙方分享相同情感,但實際意思蘊藏矛盾。我之所以可以「同情」你,是因為我在一個比你優越的位置,有能力也有權力去「認可」你的情感。如果打從一開始我們的位置就不對等,你怎會真正明白我?不被認可的感情,難道不是感情?

不過C倒代表了香港民主自由「開明力量」的主流論述。 2014年12月的時候,我記得在香港社會學年度論壇上,呂大樂曾定義佔領為一場「道德運動」。說佔領是為了政治成果的「政治運動」不是,說那是香港人抗爭極權或重塑後殖民主體身份的「文化運動」也不是,佔領所追求的總是介乎實際達到某憲制安排與象徵性的革命宣示之間。呂指,佔領追求的是道德:人們上街是從「保護學生」開始的,政府以「暴力」驅散「手無寸鐵」的「稚子」,群眾受動員是良心使然。我討厭呂,因為他愛寫偽中立「道德文章」,常懶務實的拋句「喜歡好不喜歡也好,現實就是⋯⋯」然後大意就是年輕人不顧現實,「玩」政治有勇無智,儘管年輕人參與政治是個存亡問題,不存在遊戲人間(除了楊岳橋),儘管呂由頭到尾也只躲在象牙塔𥚃審判話語權比自己弱的人,儘管跟中共協商比香港獨立更像痴人的夢話,儘管他只關心有沒有可能、而從未正視想與不想和應該不應該。不過仍得承認,也許「道德文章」寫多了,呂對「道德政治」的觸覺似乎特別靈敏。

廣告

喜歡好不喜歡也好,現實就是保護學生免受胡椒噴霧是比「我要真普選」本身更具號召力的。

梁天琦以至整個本土派一直為泛民黃絲所唾棄的原因也是「道德政治」。指駡警察、燒垃圾桶、掟磚都是暴力行為,梁沒底線、游蕙貞不尊重日戰的受害者、陳雲侮辱女性。本土派是一群道德有問題的人,廣東話即「格衰」,「好人」是不可能支持他們的,而大部分人都只求做別人眼裡的標準好人,哪怕所實踐的是出賣主人道德之奴隸道德。

廣告

C對梁、游他們道德要求特別高。她很介意被逼住到大灣區,被逼否認、放棄自己的母語,被逼割地一地兩檢,但未至於因此而狠狠批評關鍵一席常缺席代議,未至於去在乎梁耀忠推卻立法會主席一職――欺騙選民、耽於逸樂和逃避責任都不及身體暴力可惡。站在殖民者前,她倒嚴格要求本土派人性要盡美,絕不容許衝動走出馬路做鬼,或一時傷到阻撓者的身體。

「為什麼妳對梁天琦道德要求特別高?梁天琦是人,而人當然會有缺失。」我問。

「因為他是政治領袖。」她不無道理。

惟本土派的世界不存在真正的「政治領袖」。

我起初以為我和C的分歧只在於道德觀,是個「如果暴力可以帶來和平,暴力是否應該?」的經典兩難。我這才發現我倆對政治責任的理解徹底相反。本土派的支持者是極其流動的,先不說他們的光譜很闊,按陳雲的意願我本就不該把他歸為本土派,且說他們的心理:本土派從不打算要真心、完全、長久支持某「領袖」,支持者與「領袖」之間的關係固然也有一定信任,但不是「相信」,即信仰式的全盤接受。具體點說,另一朋友S票投游蕙貞,不是因為覺得這個人是政治新星、理想政客、革新香港,而是因為當刻的她,比其他侯選人更能作出相對接近自己之政治取向的決定。四年之後,覺得游不好或S的政見變了,大可把她換掉。對不起——雖然本土派喜歡「民族」多於無根的「大都會」社會,但他們其實也很「新自由主義」的。「領袖」不過是商品,其使用價值最重要,也不是說既為商品,對梁、游就沒有感情,感情可以有,然而忠誠的終極對像是對香港解殖之執念,而非個人。簡而言之,「我」是政治主體,「領袖」不過是客體。

就如《Game of Thrones》裡的Varys,Who do you serve?I serve the realm——不是Targaryen、不是Lannister,亦不是Stark。

我想,C的政治思考習慣是希望選出一個印度聖雄甘地或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人摩西,由此(接近)完美領袖去帶領香港人實現民主自由(聖經事實是摩西很暴力,殺過人)。選舉之初我們都無法預視所選領袖的每一個政治決定,所以她想懶懶的選一個義人,然後從此「乾手淨腳」。大概看著義人的Moral Compass是美好的,就重重押上去,省心力日後監察。這樣就解釋了何以C對政治領袖的道德要求那麼高、那麼理所當然。將政治直接等同道德信條無疑是怠隋的,而且,她意圖把不斷反省自己政治取態的責任外判他人,讓領袖代勞追求民主自由。

此般「一次性」民主還真富香港特色。

C不明白,如果只跟隨領袖而忘記持續更新自己的選擇與世界觀,即使獲得民主制度,那也只是空心的選舉儀式。

喜歡不喜歡也好,2018年在香港沒有甘地也沒有摩西,甚至沒有梁天埼。還有什麼領袖呢?就只剩下我們了。而懶惰的人是絕對做不成主體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