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每次聽到國歌都想嘔」?

2018/5/23 — 12:28

【文:小朋友】

最近立法會國歌法公聽會上因有年青學生領袖說出「每次聽到國歌都想嘔」的意見,引起熱烈討論。除了行會成員湯家驊大律師提出很想了解為何年輕人如此憎恨中國的問題,專欄作家屈穎妍女士亦撰文想好好問問那些「聽到國歌都想嘔」的年輕人,他們的憤怒何來?連文革受迫害者都能放下,未受過迫害和打壓的一代,到底這個國家欠了你們什麼?這是一個好問題,很值得成年一代認真聆聽年輕人的心底話,認真和他們討論,哪怕他們的判斷是否正確,以解開上一代和下一代的心結。

當聽到「每次聽到國歌都想嘔」這意見時,腦海中立刻想到兩幕場景。曾看過一套外國電影,名字叫《讀愛》(The Reader),主角是主演「鐵達尼號」的女主角琦溫斯莉。故事中她是一位由於在二次大戰期間擔任一個集中營警衛時的行為而成為一名因戰爭犯罪受審的被告。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她在法庭上為自己的行為自辯。她辯稱自己當時只是作為一個謹守崗位、接受上級命令的人,打從心底不明白自己何罪之有。

廣告

第二幕在腦中浮現的場景是想到一些電視劇常見的情節,哪時候主角會說出「看見某人就想嘔!」呢?不外乎就是面對「虛偽」的人。例如兒女看見父親在人前對太太呵護備至,但人後則施以家暴,兒女年少無力反抗,背地裹就會說:「看見他就想嘔!」;辦公室內上級對老板阿諛奉承,對下屬則處處卸責,員工無權無勢,背地裹就會說:「看見他就想嘔!」。

不單只年輕的一代,已成長及對國家的民主及文明發展有盼望的一代,在現今的政治環境下,都不禁懷疑自己會否有一天會成為鄙視自己國家的一分子。其實我們都懂得反思,我們香港人活得不好嗎?平心而論,經濟水平、生活質素、法治、人權、自由及安全的保障上,相比下都是站在世界的前端。那為什麼你們仍與國家對抗,處處挑剔,究竟國家欠了你們什麼?我們都會問,為什麼?為什麼?

廣告

我想答案是,我們都真的很愛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當大家都是中國人,只不過是投胎的偶然性,我們可以在深圳河以南生活得好,有自由及法治的保障、有宗教及出入境的自由。但面對其他十幾億的同胞,我們可以漠視他們面對的困難和困苦嗎?回歸前大小自發的賑災活動,無一不是全城和應,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不正是最有力的證據嗎?正如二戰時德國的官兵,將對只不過是國籍有別及手無寸鐵的猶太人送進集中營和毒氣室,可以只當作例行公事,當作一個守規守責的公務員應有之義,而忘記了大是大非的滅種罪行嗎?

看見政府有機會再一次走進文革的歷史循環和悲劇,可以因並非親身經歷史而置身事外?我們政府常強調熟讀自身歷史的重要性,不就是要我們和執政者時刻緊記歷的教訓,鑑古知今嗎?看見政府以洗腦及施虐式對新彊民族進行宗教文化清洗(但我們部份宗教領袖此刻的精力可能集中於如何讓教會及個人財富的增值,而對事件不曾作一句表態。小心他朝君體也相同!)、看見政府如何對維權律師、知識分子及記者作打壓、看見政府如何嚴控傳媒及操縱新聞資訊、以及校園內禁止討論普世價值……等等。

作為一個愛國分子可以視而不見、見而不發聲、繼續呼籲大家包容、尊重各處鄉村各處例、要有大局觀及時刻緊記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而不為國家走錯方向而作出提點嗎?但現實是,實在有很多人只沉醉於安穩的經濟生活,口講愛國的人民代表可以擁有雙重國籍,口講愛國而多選擇民主國家作旅遊享受和讓子女接受教育,對自己社會身邊反智的事情反而少理為妙,避而不見。這不失為活在當下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選擇,但我相信他們心靈上亦有不少爭扎,不竟我們都是人,對他人的不幸是有感覺的。我們不是事事反對,但我們反對及提出批評的事,政府可以用文明的理由來說服我們嗎?但經過這麼多次的教訓,我估計答案都會是:「你懂的!反正我都相信了。」

我常提醒自己要知行合一,做人不要虛偽。作為政黨的黨魁,對別人以「支那」侮辱國民、倒轉國旗及區旗侮辱議會及議員搶政助手機可以義正詞嚴作出指責,民族大義上身,但為何對黨友暗中串通立法會調查委員會調查對象,企圖刪改調查方向就馬虎交代,縱容包庇。為何不可以持同一標準對待,讓市民心服口服?

但願我們的政府可以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有功當然可以理直氣壯地宣揚,但理虧為何就不能坦白地承認制度或人為的缺失,認真承責及作出改善?難度每次揭發有貪官污吏,都要歸功於共產黨反腐的決心及英明領導,而不能為黨的監察不力而誠實報道及真心道歉,接受批評及改善意見?真真正正落實人民作主、尊重人民、開啟民智及重視法規,不帶頭做假及虛偽。到那時候,當國歌奏唱時,人民自會從心而發地尊重自己的民族!這是不能用法例及口號式宣傳所能做到的效果。

 

作者自我簡介:曾為一名中學教育工作者,現暫別教席,在人生旅途上作小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