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講句人話、做個正常一點的人 都那麼沉重?

2018/5/4 — 20:43

上任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多次出席立法會會議,接受議員質詢。

上任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多次出席立法會會議,接受議員質詢。

為何講句人話,做個正常一點的人,都顯得這麼沉重?

點解講句人話,講句憑普通常識都可以判斷到的事實都咁困難?除了是咄咄迫人的北京政權之外,也是因為近年這些官員自己爭先恐後要政治正確,自己打破了曾經一度令香港的公共行政成為學習對象的AO神話。

結果便是這樣,裏外不是人。

廣告

作為特區的官員,他們當然有雙重效忠這個矛盾。但如果不忘初心,便應該知道首先便是要為香港人服務。「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就是要保證治港的港人是要服務香港人。點解當年要特別強調「港人治港」,就是顯示要避免「京官治港」,這是最基本的事實,也是「港人治港」這個意念背後最簡單的邏輯。任憑今天北京當局如何捩橫折曲,說「全面管治權」,也不能抹煞這個事實。當時要作出這樣的保證,就是要告訴香港人,香港內部事務港人自己處理,依據基本法授權特區政府的事務,北京不會干預。所謂不會干預,是不會直接干預,也沒有人認為是等於可以間接干預。雖然大家都明白,北京的意向,一定有很大的影響力。

特區政府的官員就應該要盡一切努力,保障一國兩制得以落實,要捍衛一國兩制,要代表香港人發聲。發聲之後有沒有效,這是另一個問題,這是北京的問題,這是共產黨是否守信的問題。

廣告

有些事不是靠權大,靠大聲便可以證明是正確的。你硬說香港人的母語是普通話,或者迂迴一點,說廣東話不能算是香港人的母語,對緩和中港矛盾,對降低香港人對北京的戒心有什麼作用嗎?除了讓京官及那些所謂國內學者過過癮,還可以令香港人接受廣東話不是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這樣的謬論嗎?這除了是在動機上想擦鞋擦到上心口之外,還是一個十分明顕的判斷力低下問題。這一次除了是暴露自己的政治投機之外,也令香港人有足夠的理由去懷疑這種官員的能力!

香港有一個已經證明很有靱力的公民社會。傳媒無論怎樣自我審查,也不能壟斷所有聲音。這些年頭下來,商業營運的文字媒體逐一被買起,有不少也真的進行自我審查。結果是怎樣?便是催生了一大堆網上媒體。只要對自己老實一點便會知道,在較為年輕的一代,文字媒體還剩下多少影響力。有幾何見到年輕人從荷包拿八元出來買一份報紙。不但影響力江河日下,有些甚至成為反面教材,大家都知道反向閱讀這個道理。而且,轉看這些網上媒體的,已經不只是年輕人。

政府官員還能怪媒界偏頗嗎?香港唯一的那個拿着大氣電波牌照的電視台,已經開始錄得虧損,收視及影響力也大不如前了。

有媒體會存心忽視,不去報道官員的說法嗎?顯然不是。作為特區政府的官員及當權派,擁有公權力及影響力,他們講的,無論有多廢,各個媒體都總會報道。至於如何評論,又是另一回事了。但無可否認,除了一兩個之外,媒介對官員都不會特別不客氣。但官員如果講廢話講蠢話,也不要當市民是鵪鶉。

近幾年,香港電台作為公營電台,已經向現實作出妥協,分配了更多時間讓官員解釋他們的政策,也盡量平衡。不過,香港電台的公信力就是來自它作為一個公營廣播電台而不致淪為官方喉舌。難道它可以好像中央台一樣,每次官員講話都只能叫好,不能批評,也不容許其他人作出評論?

官員如果只顧政治正確,完全背離事實,違反常識,受到批評,怪得了誰?

體制上的缺陷已經令政府缺乏權威及管治的正當性。特區政府及其官員如果還要站在香港人的對立面,往往只考慮北京的官意,只期望討北京的歡心,不嘗試從港人的角度考慮,甚至是這一次一樣,連什麼是香港人的母語這麼簡單的問題,也要拖拖拉拉,只意圖討好北京,而又連具有普通常識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是如何荒謬無理,那只會進一步削弱特區政府已經十分不濟的管治權威。

這一位教育局長不是沒有機會。傳媒兩天前已經問他,如果他兩天前已經說出這個晚上才講的一番話,過去兩天對他的強烈批評就不會出現。現在才講,已經顯得是灰頭土臉。而且,在多方負面評論之後,他才死死地氣,講出一個正常人早就應該講的話,就算可以一時止血,但已經是暴露了醜態,而且也藏不了拙。長遠的後果,是以後都令人看不起,是失去了更多人對他的信任。還有四年多,這個局長還可以如何做下去?

林鄭月娥又如何?她當然可以繼續拒絕回答一些她以為無聊的問題,繼續拒絕表態,繼續和稀泥,還可以繼續用京官的口吻和姿態發話。老實說,以前有幾多人會想到香港的官員會呼籲香港人要「旗幟鮮明」反對或者支持什麼,幾時有從文官制度過渡來的官員,會像共幹一樣,動輒指有人犯法或違反憲法,卻又指不出犯了什麼法或違了甚麼憲。無可否認,她是一個能力很高,適應能力很強的官員。

過去幾十年,沒有見過一個香港官員可以把京官那些鬥爭語言及充滿政治暗示的說話方式學習得這麼快,又講得這麼流利,除了「一錘定音」、除了「大氣」、除了「說三道四」、除了今天剛講過的「旗幟鮮明」之外,可能以後還會有更多。不過,如果與六年前她出任梁振英政府的政務司長時比較,隨著她那一口北京官腔的洗練,很多香港人對她的期望已經跌到很低很低了。

原因也是一樣,太刻意講京官腔,太在意對北京政治正確!換來的是北京的全力支持,讓她成為了特首。但有幾多香港人會認為她是一個代表香港人去捍衛一國兩制的特首?可能有更多人只會認為,她是如假包換北京在香港的代理人。

今天可能還未到蓋棺定論的時刻,但歷史總會有一個評價。當年,被共產黨指控得罪大滔天的林昭,後來不也是獲得平反嗎?反之,當年被捧上天神一般的偉大舵手,甚至有一兩位還在世的前中共領導人,今天還不是受到或明或晦的批判及否定嗎?我仍然相信歷史是可以比政治現實公正一點的。立此存照,大家無需太氣憤,等着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