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救劉曉波夫婦 全球抵制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

2017/7/12 — 19:10

資料圖片:劉曉波,圖片來源:謝金燕

資料圖片:劉曉波,圖片來源:謝金燕

【文:陳同甫】

相信此刻唯有這樣做,才有丁點希望震懾中共,阻止中共殺人。

此文開筆時間為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凌晨二時四十五分,不知此刻因倡議中國政體走向自由民主、聯邦憲政及轉型正義的劉曉波先生病情如何,這位異見公共知識分子一旦離世,中國共產黨執政史上「無血殺人」的潛隱制度,又添一亡魂,而他妻子劉霞很大可能是未來眾多此類亡魂之一。對這種殺人法缺乏認知或無感,而致它慢慢蔓延至全球就絕非奇事,因為當下的世界高度互連。

廣告

有理由相信今次劉曉波是「被病危」、肝癌「被末期」,一旦死亡也是「被死亡」。這是中國式的生老病死,這個「中國」是被中共騎劫了的「中國」。

劉曉波夫婦最後「被死亡」的下場不足為奇

廣告

上述的殺人推斷基於以下理據分析:

中共嚴密阻止海內外傳媒自由採訪劉曉波肝癌病況消息,連香港明顯染紅的某大電視台在六月二十六日劉曉波肝癌消息公開後,派記者前赴劉入住的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採訪,亦遭院方阻止,眾多傳媒無法聯絡劉妻劉霞及其家人。劉之家人及好友到醫院探望,或遭阻撓或監控。在此情況下,加上中共執政六十八年來發放無數謊言,可推斷諸如這類的官方消息有多可信——「醫院組成八位中國大陸知名腫瘤專家參加救治」、「不是停藥是調整藥物」、「劉曉波正接受最好的治療」、「家屬對當局治理方案感滿意」、「現時病情不宜轉到其他地方(海外)接受治療」……

更不要說多項官方消息遭到外界質疑、否認和抗議。最亮眼的例子是,德國駐華使領館於前日(七月十日)發表聲明,不滿有人違反德國醫療專家赴華協助治病的中德書面簽字承諾,偷錄了治病過程,片段外泄往中國官媒,再選擇性地流出片段,德方質疑現時治病過程是由中國安全部門(包括國安部)主導,而非醫療專業人員(聲明見)。香港媒體隨後比較兩段同一情節的外泄錄像,發現德國專家在與中國專家開會時的發言,被斷章取義,只播出德國專家說中國醫療團隊做得很好,感到德國方面不會有更好的醫治,然後片段終止。但其後再流出的加長版片段,卻顯示德國專家隨即指出,此乃人道事件,劉曉波意願出國,不再是醫療問題,德國隨時願意接收。(參見ViuTV七月十一日晚六點新聞:時段為10:12-12:24

如果中共否認他正在慢性殺人,唯一令人信服的做法是立即讓外國傳媒自由採訪現時劉曉波的病情,包括訪問中國治療團隊、德美醫療團隊、劉霞及劉曉波家人和朋友,同時准許外媒二十四小時聯絡到這些受訪人士而不被監
控。

以剝奪妥善治病權利來殺滅異見者由來已久

回顧中共執政史,其透過剝奪妥善治病權利來殺滅異見人士的例子不可勝數。時間倉卒,未及一一翻閱原始記錄或敍述,唯有急就章引述一位香港的資深中國新聞記者Verna Yu就劉曉波事件援引的多個個案,包括:

*已故中國資深記者戴煌在其著作《九死一生:我的右派歷程》(此書於香港公共圖書館可借閱,索書號:782 4331)敍述他因批評毛澤東而被打成反黨分子,在二十年的勞改營刑罰中,飽歷饑餓、傷患、疾病和被拒醫病的歷程,勞改營中的其他記者、學者和藝術家亦遭殘酷。

*曾任中共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因反對毛澤東而在文革時被打成「革命叛徒」,遭批鬥致死,期間患糖尿病和肺炎不獲醫治。筆者補充,事實上,許多文革史書都有記載,劉少奇病危瀕死時,醫護人員請示毛澤東求送劉少奇
往治療,不獲批准。

*中共前開國元帥及國務院副總理賀龍,在兩年半的軟禁歲月中,不獲糧水、被迫無被無枕臥地、不獲供藥醫治長期病患糖尿病、醫生被下令不許給他最好藥物,最後因被注視萄葡糖導致糖尿病併發症而身亡,時為一九六九年。

詳見

開放給外媒自由採訪以證沒有「無血殺人」

若中共今天要證實上述殺人方案沒發生在劉曉波身上,唯一令人信服者是現在立刻讓外媒自由採訪劉病情。

根據中共管治文化和思維,估計劉氏夫婦必然不獲出國,如果劉曉波離世,劉霞遭軟禁不會解除,直至最後「被死亡」。劉曉波不是一般異見人士,他主導起草的《零八憲章》倡議中國政治改革包括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

(參看《零八憲章》全文)等基本理念,若徹實執行是能令中共失去執政地位,即倒台,被革其命。因此劉氏夫婦在國內永不會獲自由,一旦釋放,二人的政治能量在中國大陸不可小覷,真的具有顛覆中共政權的力度而成其心腹大患,再不提此憲章在國內外簽名支持者多眾。

劉氏夫婦亦將永不能出國,因為劉曉波因倡議能革中共命的《零八憲章》而獲得全球榮譽崇高的諾貝爾和平獎,在世界舞台上摑了中共大國一巴掌,要面子如命的中國領導人在此時其經濟國力非凡時期、大展雄圖透過「一帶一路」計劃雄霸全球時期、西方不論是官方政策和私人企業都大規模臣服於中國經濟威力的盛世時期,把一個舉世認同和讚譽的反叛分子放逐海外,一旦重病痊癒存活安康,他在外的一言一語將具有制約中共的巨大政治力量,搞不好隨時呼籲西方國家抵制一帶一路來迫使中共尊重人權,停止打壓維權人士,中共痛失面子之餘,其統治亦遭添煩添亂。

以此推論,劉氏夫婦的下場無疑是「非自然死亡」。

只有神蹟和人的抵制才有轉機

唯今之計,除了切切祈求神蹟出現,讓劉氏夫婦回復身心健康和真自由之外,人的能力可以做的,就是全求華人起來呼籲全球各國,若中共再不放人,再不停止迫害一名為國家福祉建言卻遭以言入罪的無辜義人,或此人因中共迫害而最後死亡的話,全球就要起來抵制中國的一帶一路霸業,如此刻下經濟危機四伏的中共將成熱鍋上的螞蟻。

當然,全球各國大多懾服於現實的經濟利益,而願為義挑釁大國的機會很低,但可預料的是:「今天劉曉波,明天你我。」「你我」包括香港人、台灣人以至全球人民。

從中共史可以看到,其陰險暴虐、極權獨裁的程度是沒有底線極限,今天仍有許多人幻想在殘暴權力面前順從他才有生路,其實諸多例子已表明,最順從的人,與中共最甜密舞探戈、協助他其打壓異己的人,最後均沒有好下場。遠者有毛治年代由當時得令的順服者,最後反過來遭到殺身之禍的如彭德懷、劉少奇、林彪。近者在香港有多年來黨性最強,為主最賣力的葉劉淑儀,於今年初的特首選舉因得不到中共祝福,連入閘成為候選人都不能如願;「689」前特首梁振英在今年七一香港政權轉移二十周年,上飛機迎接訪港的習近平夫婦時被趕下機;家族生意曾在頻危時得過中共恩惠的首屆特首董建華,一直是中共治港的代理人和發言人,其家族船務東方海外最近出售予紅色資本中遠海運,據報是受到中共極大政治壓力下做出的違願決定。

西方醒覺中共本性時怕為時已晚

熟讀中共史者會認同其本性似賤男玩女人,妳越順從,他越覺cheap;越難到手,他越覺過癮。順從者,一般都被利用來打壓異見者,利用完之後就被永遠吞噬;中共並且對外人忍手,對已順從的自己人更為殘暴。

西方或海外國家不認知此現象,只懾於眼前利益參與中共的遊戲,不敢為非關己事的公義高聲張叫,如此下來,待到中共成為了全球的經濟巨怪而無可制約,到了連同政治軍事上都駕馭西方的時候,向這個擅於反口說謊的政權反抗已是太遲。

中共願意放行被凌虐的異見者必建基於利益——一九九三年釋放魏京生赴美是為爭取二零零零年奧運會主辦權;一九九八年釋放患病的王丹讓其到美國保外就醫,是在前美國總統克林頓一家重要訪華之行的前數月。

視抵制一帶一路與中國製造為全球人類的活命鑰匙,應不算太誇張的。

 

(全文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