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從「尊重」 何來「認同」?

2017/12/6 — 17:13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資料圖片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資料圖片

報載中聯辦芝麻官和御用法律學者仗著當前紅色王朝的聲威,日前大放厥詞,說得赤裸裸的就是要香港人知情識趣屈膝於共產黨專政下苟活好了。   官場狗腿子和專業馬屁精高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下稱《憲法》),齊聲同氣的表示香港人必須「尊重」和「認同」《憲法》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事實,明言必須認命馴服,實在暗藏殺機。   趁「國家憲法日」的場合,以一部《憲法》重甸甸的政治壓力投放在香港人頭上來,當然別有用心。  不過,筆者明確回應:無從「尊重」,何來「認同」?!

筆者完全同意,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 不過,觀乎這部《憲法》的制訂過程和具體內容,不禁令人質疑《憲法》到底只是強調中國共產黨的掌權意志還是體現中國人民的真正意願。  一般立憲原意就是要遵照民意的取態,為各黨派政團制訂共同遵守的公平治國理政規範,可是《憲法》卻以「居領導地位」的規定說法給予中國共產黨專政特權,令黨法關係以至黨國關係混為一談,罔顧其他黨派政團的廣泛參與和民意基礎。  不少人更指出《憲法》內容充滿結構性的缺陷和矛盾。  學者和人權律師滕彪曾撰文列舉:憲法第1條就規定了中國是「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民主」和「專政」怎麼能夠同時存在?……「四項基本原則」和「言論出版自由」(第33條)如何統一起來? 「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怎麼可能有真正的「結社自由」(第35條)?……和「一切權力歸於人民」、「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第2條)豈不矛盾?……。   (註)

就以所謂「中國共產黨領導」來說,其實只在《憲法》的「序言」中提及,沒有寫進《憲法》的章節文本內。  按1982年《憲法》修訂版,較完整的說法是:「……在長期的革命和建設過程中,已經結成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有各民主黨派和各人民團體參加的,包括……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這個統一戰線將繼續鞏固和發展。……」     這只是說明「愛國統一戰線」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卻並不是「由中國共產黨掌權執政」,以至扭曲為「中國共產黨就是中國政府」的僭權失實演繹。   況且,建國後中國共產黨已透過多次殘酷的政治運動削弱和瓦解了其他黨派政團的力量,所謂「愛國統一戰線」名存實亡,政治協商形式的分權共治原意只不過淪為任由一黨操控把弄的裝飾器皿而已。  這樣的一部《憲法》在中國共產黨一尊的絕對威權壟斷下,完全否定政黨競爭,反對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一般公民基本權利和人權保障的條文如同虛設,那麼,《憲法》規定所謂「中國共產黨領導」還值得人民「尊重」和「認同」嗎? 

廣告

回想當年在構想和設計「一國兩制」的過程中,鄧小平甚至說過:香港人只需要「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主權……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   他滿有信心的表示不怕別人罵共產黨,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  可是,如今中國共產黨中人早已忘記了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話語,甚至背棄了他對「一國兩制」的許諾,以強悍和粗暴手段,不斷威嚇香港人懾服,令人憤慨!

筆者當然不得不接受當下中國共產黨作為中國政府執政黨的政治現實,不過,坦然來說,對於這個黨的領導,筆者說不上存有出於基本待人接物的「尊重」心態,更完全沒有承認和贊同的「認同」感覺!

廣告

 

註:滕彪〈中國憲法的結構性缺陷〉刊於《東網》(17/08/201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