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區政府打響了「香港文革第一炮」

2018/4/3 — 10:36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扣政治帽子、貼政治標籤、打政治棍子,甚至是鼓動一些義和團式的嘍囉搞對人不對事的鬥爭,這些都是中共政治鬥爭慣用的伎倆。這樣的手段不是一再用上嗎?先動員所有黨掌控著的政治資源,讓那一些不管事實,只管緊跟當權大阿哥的追隨者,你一句佢一句,造成「一犬吠影,百犬吠聲」的聲勢與效果。然後如果有人打一拳,他便加一腳。總之就是要把鬥爭對象鬥跨鬥臭,要他承認錯誤,「有錯要認,沒有錯都要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要對「永遠正確的、戰無不勝」的黨「俯首稱臣」。

常常都說要吸收歷史的教訓,對着一些其他國家,特別是日本,中共經常就擺出一副歷史真理在我手的傲慢高姿態,教訓別人尊重歷史。但其實最不尊重歷史,最喜歡用自己主觀意願來詮釋歷史,扭曲歷史,甚至對自己的歷史罪行及過錯避而不談,甚或文過飾非的就是中共。

文革是「十年浩劫」這一個定性已經說了三十多年,但中共有為文革正式道過歉嗎?更有甚者,其政治鬥爭手段仍然脫離不了文革。如果戴耀廷在台灣那個研討會上發表的那番言論真的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最合理的回應方法就是逐點讀提出駁解。現在卻捨棄最理性文明的方法,用上了文革技倆,還憑什麼說服大家這個國家正在不斷進步?還憑什麼要香港人相信,我們這個社會不是在不斷退步?

廣告

大家看在眼裏,只見是再一次的政治返祖,以野蠻取代文明,用權勢壓抑不同意見,以一言堂取代多元。而且,這一次站在前台的主要還是香港人,整件事的火頭是首先由特區政府點起。用國內的政治術語,是「打響了本地文革的第一炮」。

當年聶元梓貼出第一張「批判歷史劇海瑞罷官」的大字報,被形容為「打響了文革的第一炮」。裏面講到該劇的種種「反黨反革命」動機及政治陰謀,要不是那一個「第一炮」,又有幾多人看得出來。子虛烏有而矣!總之「話你係就係,唔係都只可以當係」。

廣告

今天,換了舞台在香港,真的有需要高調譴責一個沒有多少人會留意的境外研討會上發表的談話嗎?而且是戴耀廷早已經闡述過的觀點。在性質上,那些也只是很基本的社會學及政治學理念,可能連理論都談不上,更沒有呼籲群眾起來革命。特區政府那一個高調的譴責代表了什麼?有什麼意圖?究竟是特區政府無知?還是只能扮演為北京當局作打手,打擊在政治上不順從的人士?大家應該是不難明白的。反正有特區政府去扮演的聶元梓角色,而只會緊跟,吠影吠聲的走狗,可以說香港一街都係。

恕我也得用上北京當局經常用的政治語言。從各種跡象看,這一次都是有組織的、有部署的、包含着隱蔽政治議程的政治事件,是北京的權力意志正在操弄支配着那個理論上是要代表香港人的特區政府, 來意圖達致不可告人的目的。

先由特區政府點起火頭,然後由港澳辦以「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規管港獨言論」之名來加強力度;跟着又由「環球時報」這一類官方喉舌放出更明確的訊號;再由那一班宦官式的政治跟班心領神會,爭先恐後在旁邊搧風點火;最後就由一班義和拳式的人物接力走上前臺搞批鬥,要香港大學管理層做嘢。這不是典型的文革式鬥爭還是什麼?

香港保持「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意,就是說香港人繼續與全世界接軌,繼續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究竟大家還要不要一國兩制?究竟特區政府還是不是要代表香港人悍衛一國兩制?香港是要進步還是要繼續不斷倒退?

那個曾經口口聲聲說「有信心有能力」保持香港繼續穩定繁榮,拍心口說過會保障港人生活方式不變,又說要繼續維持香港扮演國際城市角色的那個政權,根本就沒有能力控制自己不受制約的權力衝動。因此,無論曾經說得多麼冠冕堂皇,到頭來還是只會讓本能性的權力慾望,抹殺了曾經掛在自己口邊的文明術語。如果今天是戴耀廷,明天「又會是誰」?明天「又不會是誰」?

如此行為,只能說明要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及更大程度的民主是多麼重要。要捍衛香港的生活方式,便必須有一個更能代表香港人的政府,而不是任由北京當局不斷推翻曾經作出過的承諾,以不斷扭曲重新演繹「港人治港」的拙劣方式,令香港人應該有的特區政府,只能淪為政治打手及爛頭卒的角色。

怎麼才算是觸動了「北京當局的神經」?北京當局還有幾多條不能觸動的神經?也許這一些真的要請教一下劉教授。至於什麼叫做「境外敵對勢力」?什麼叫做「宣揚港獨」?什麼叫做「意圖分裂國家」?這些都是可以隨意加諸任何人身上的政治標籤。

一方面說什麼偉大的民族復興,在大陸及香港,卻仍有不少人只懂得拾當權者的餘沫,這不是返回文革時代的政治掛帥來搞政治鬥爭嗎?問題可能真的是中國人從來都不缺乏宦官閹臣。有一些掛上「大學仕」之名的弄臣,卻從來只是跟着權力指揮棒來搵着數,其行為與操守,與來自三教九流的義和團拳民根本毫無本質上的分別。

最值得香港人警惕的,可能不是一個普通學者在某個研討會上講的一些抽象理念和言論,而是那一些不時恃機要找別人碴子,並借機向封閉權力表忠的那一些人。歷史有太多事例早已說明,最危害社會安定、最能做成社會撕裂對立的,往往就是那些只懂跟着權勢指揮棒來搞風搞雨的政治風向雞。戴耀廷這一隻要被擺上祭壇用來儆猴的雞,可以敵得過人數眾多、聲勢浩大、有特區政府及大阿哥撐腰的那一批政治風向雞嗎?

當看到特首的網頁出現了「大和解」三個字,便要出來大興問罪之師的那一幫所謂「建制派」,究竟是想推動社會和解,還是想加劇社會的對立分化?這還不是已經昭然若揭嗎?也竟然有這樣的一位代表港人治港的特首,早已忘記了自己說過要「致力修補社會撕裂」,但就連這麼理所當然的所謂「大和解」也不敢確認捍衛,只能向擺明不同意大和解的跪低,還要卸膊給一個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人的所謂助理。可另一方面,在她領導下的特區政府,在這一次無風起浪的戴耀廷事件上,卻擺明車馬,要扮演點火動員政治鬥爭的醜陋角色。是不是應該想一想,她是要向所謂建制派道歉,還是應該向所有香港人道歉。

包括那四十一位法會議員在內的所謂建制派,這一次要乘勝追擊,在令到特首公開為「大和解」三隻字認錯之後,現在又要戴耀廷公開認錯了。這一次,單是讓香港人看清楚那一類人是政治寄生蟲,那一些人是政治無脊椎動物,已經教人在唏噓感慨中感到目不暇給了。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